• 35、苟且偷生(上)

  小哥用下巴指了指一脸不知所以然的李建党,一脸轻蔑之色,李建党心里暗骂,你个吃里扒外的,老子一路过来对你也算照顾有加,想不到竟然这样对我,早知道这样,当初就把你给做掉,免留后患。

      日本人王添从背包里拿出了固体燃料风灯,点燃放在地上,这东西是登高海拔雪山时候用的装备,既可以照明,又可以取暖,一下子整个山洞便亮了起来。接着他又掏出几块压缩饼干丢给李建党,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手里的短步枪枪口始终对着李建党。

      李建党接过他丢过来的饼干,觉得莫名其妙,心说这是唱的哪出啊?当下把饼干丢回给他,说道:“今天虎落平阳要杀要剐老子都不怕,这一路老子也死好几回了,咋着,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小哥咧嘴笑了一下,转向日本人,说道:“我说吧,青头就是青头,还搞不清楚状况。”

      日本人摇了摇头,又把饼干丢给李建党,说道:“年轻人有朝气,可是你不懂我们日本人的习惯,我们不会随便杀人,你地明白。我们讲究精诚团结合作,人是一个弱小的动物,那么我们一群人就是强大的,所以,你放心好了,给你吃的你就吃,我这是脾气好,你要是遇见不好的人,他们会打你的,你明白我的话?”

      这日本人和那村长相比起来,气质完全不同,那死村长一眼看上去,就是那种梦里带刀,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这日本人倒是一团和气,看上去让人放松不少,只不过他刚才踹自己的那一脚,很有力道,估计是练过。应该是日本武士道的功夫,不过到底是不是李建党也不清楚!

      日本人瞥了一眼,似乎是读出了李建党眉宇间的疑惑,狠狠吸了一口烟,继续说道:“我和村长他们不一样的,我是个生意人。生意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我虽然是个日本人可是生意不分种族。是没有国籍的。”

      小哥说道:“王老板,你不如和他们直说了吧,这俩小子脑子都拐不过弯来,姓李的小子还比较好说话,等那睡觉的小子醒过来,恐怕还要折腾一番。”

      日本人笑了一声,又对李建党说道:“好吧,当着真人不说假话,我就说得直白点。我呢,是个做生意的,不喜欢动刀动枪的。现在这种情况,你们自己也看见了,就算不落在我手里,你们也很难出得去,那个自以为是的村长已经死了,要对付你们也没什么意思,你考虑考虑,要不要和我合作。我保管你们不吃亏,还有得赚。”

      李建党一听这不是当初自己对小哥说的话吗?他娘的隔几个钟头又转回这里来了,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看正版j章}节a上=w酷C匠h网c

      看李建党没任何表示,他又递了支烟过来,说道:“你就算不答应也没关系,我会给你们点装备,让你们自己下去,不过你一个人带着一个病号,这路怎么走,你自己想过没有?”

      他说的倒是实在话,李建党竟然听得有点心动,可转念一想,他有装备有武器,干吗还要找自己合作?这不等于铺好摊子让人家来赚钱吗?一定有阴谋,他们这些跑江湖的心机太深了,你看小哥一路跟着过来都是一副献媚的嘴脸,一找到机会马上就给他反客为主了,自己是一点都没防备,与他们相比起来,自己真的太嫩了,他们找自己合作,必然有什么针对性的目的。

      李建党的思绪一刹那闪过,心里已经有了计划,他们的这个条件必须要先答应下来,就像当初小哥跟着李建党和盗墓贼一样,以后再想办法逃脱。况且正如他所说,要想把盗墓贼平安地带下去,至少还需要一个人的帮助,现在自己一个人,实在太勉强。这两个人明显轻视李建党,这与李建党当时犯的错误一样,李建党肯定可以找到一个机会反客为主,至少弄到一把枪。

      想到这里,李建党的脸色缓和了下来,装出犹豫的样子,问他:“好,就算你说的有道理,我可以和你们合作,但是你必须先让我知道,你们到底需要我干什么?”

      日本人王老板松了口气,给小哥打了个眼色,后者拍了拍李建党,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小李哥既然你点头了,咱们就还是自己人,在下也就不瞒你什么,自然会把知道的告诉你们,不过这可是说来话长,我们边吃边讲如何?”

      李建党瘪了瘪嘴,看他靠过来,真想一把掐死他,不过眼角一扫,就看到王老板手里的枪口,仍旧指着自己的方向,心里压住内火,勉强一笑,说道:“请说。”

      小哥看了看外面的铜花,说道:“说起这个东西,可是了不得,根据憨娃子的笔记上的记载,最初发现这本笔记,还是在宋朝时期。”

      憨娃子死了以后,在很短的时间里,小哥已经将笔记中关于这个墓穴的章节,仔细研究过一遍,笔记很简易,写得非常随意,有时候用的是鬼文,有时候用汉文,还有一小部分是用一种谁也不认识的文字写的,而关于这里的这一段,大部分是用鬼文所写,现在大陆,能读得懂鬼文的已经不超过二十个人,小哥正是其中之一。

      鬼文记录的事情,一共有三件:

      第一件事情是北魏高祖孝文皇帝十三年,大致是太白山一带一处官矿的矿监上报,有寻矿人发现一根青铜古柱,其根部似乎一直挖入山底,未见到底的迹象,不知道入地其深。

      这事情在当地闹得沸沸扬扬的,一说这柱子是有灵性的,你越挖它就越往下长,永远也挖不到头,又说这是盘古开天的时候用的斧头柄子,再挖就能把斧头给挖出来。甚至有风水师傅说,那是玉皇大帝打下的钉子,用来将此地的龙脉钉住,不然这条地龙就要飞到天上去了。这根铜柱,入地有八百里,不能再挖,一挖全中国就要倒霉了。

      不久,一骑哑巴军就接到密令,开赴太白山确认传说的真伪,可是这一队哑巴军却离奇失踪了(估计可能给守陵的厍人杀光了)。四个月后,另一营的哑巴军又接到密令,这一次他们找到了青铜独眼蛇盘花,领着三千死囚,让他们接管这个太白山,封山扎营,继续挖掘。第二件事情是北魏高祖孝文皇帝十八年春,说这一挖就挖了四年零三个月。三千死囚向上一直挖通了几人现在所在的溶洞,向下一直挖到山底,没有挖出铜花的根部,却挖出了一只龙纹石头盒子,内是空心。藏有一物,却没有缝隙,怎么打也打不开,他们不敢妄动,将这盒子送进宫里。

      第三件事情很简短,是在北魏高祖孝文皇帝十八年的年末,笔记上记道,皇帝赐赏,加封二等爵位,每人赏百两金,犒赏全营,众人酒醉,笔记的主人和几个熟络的兵卒喝得神志不清,打赌去爬那青铜独眼蛇盘花。

  笔记到这里已经断了,下面全部都是不知名的文字,不知道是否有特别的用意,小哥也无法看懂,只能干抓头胡乱猜测,说的基本驴唇不对马嘴。

      小哥告诉大家其实憨娃子能看懂这东西,但是问他下面写的是什么,他决计不说,神秘得要命,这一点,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笔记最后,有一段汉字记录着攀爬过程,几人现在的这个位置再往上,会有绕着岩壁的栈道,是当初他们为了最后让皇帝来看的时候准备的,可惜修到近顶的时候就修不上去,而且修栈道的时候,经常有人突然神智不清,说胡话,扯着其他人跳下去,结果就修不下去了,一切也就停在了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