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如何是好(下)

  盗墓贼一手抓着岩石,一手摸着后背,龇着牙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一笑,背上就疼得要命,可能是刚才绳子断的时候给撞得有点伤筋了,你给我看看,怎么疼得这么厉害,力气都用不上。”刚才绳子断裂之后的那一下撞击着实不轻,我早就感觉到浑身疼痛,不过刚才情况危急,没时间考虑这些,现在气氛一缓和下来,这些伤口就开始发作,盗墓贼在绳子的最下端,撞得比李建党和小哥厉害得多,该不会是什么地方骨折了?

      李建党让他别动,撩开他的衣服,只见后背第三条肋骨的地方一片淤青,竟然有一点凹陷,李建党顺手按了一下,他突然就像杀猪一样地叫了起来,背一弓,几乎没把李建党撞下去。

      李建党心说不好,这伤看样子不简单,碰一下就疼成这样,难道真的骨折了?

      盗墓贼脸都扭了起来,艰难地回过头,问李建党怎么样?李建党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怎么对他说才好,只好说道:“光这样看也看不出来,不过你疼成这样,我们不能爬了,搞不好骨头已经断了,再做剧烈运动,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找个平坦的地方仔细检查一下。”

      盗墓贼一心想早点上去,此时已经挣扎着起来,咬着牙说:“仔细检查就免了,咱们的火把和手电都没办法坚持太长时间,不能停在这个地方,到了上面再说吧。”

      小哥看了看他的背后,摇了摇头说道:“别介,四爷,小李哥说得对,你这背上都变形了,一定得看看,要是真骨折了,得马上处理才行,不然骨头很容易刺进胸腔里去,那时候就完蛋了,这方面我还懂点,咱们现在也离顶上不远了,没什么不好耽搁的。”盗墓贼还想和他犟两句,可能实在太疼了,话到嘴边变成了呻吟,李建党看到边上那些矮小的岩洞,里面似乎比较平坦,给小哥打了个脸色,两个人不由分说,将其架起来,扶进边上一个相对最好的岩洞里。李建党拿回火把,插在洞口,防止蛊虫进来。

      这个洞大概有七八米深,一米高不到,因为长年照不到阳光,空气又非常潮湿,岩壁上有一层给霉菌腐蚀的斑点,似乎有一些人类活动过的迹象,不过并不明显。进到五六米的地方,就可以看到洞穴的底部,是一块粗糙的岩面。其他再无东西。

      李建党查看了一下,看没有什么危险,才把枪收起来。小哥用手枪做了一个固定器,用绳子绑在盗墓贼的背上,盗墓贼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李建党心说这智囊做的就是不一样,什么都会,看来以后要是再盗墓,也要找个这样的人才。关键时候能救命啊!

      小哥弄妥之后,李建党问他情况怎么样,他压低声音对我说道:“骨头应该没断,不过肯定开裂了,我给他暂时固定了一下,应该不会那么疼了,不过小李哥,你最好劝劝你这位一起来的,他这样子,绝对不能再往上爬了。”

      李建党看了小哥一眼,知道他是话中有话,意思大概是劝李建党下去。一路上他暗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话说回来,这样的冒险对于他来说真的非常的勉强,李建党看得出他早就萌生了退意,可惜碍于盗墓贼的坚持,没办法提出来,现在给他找到一个借口,自然会借题发挥。不过这样一来,关于盗墓贼的伤势,李建党就不知道该不该信他的话了。

  *2更8新{M最f快◎B上H酷E匠V网

      小哥看李建党怀疑,马上又说:“小李哥,虽然我不是跟你们一路的,不过大家都是江湖上混的,有些事情我不会打马虎眼,你自己有个数,说实在话,你看看我们现在的样子,如果坚持上去,恐怕这一次真的会死在这里。”

      李建党看了一眼盗墓贼他正忍受着疼痛,并没有注意二人说话,于是拍了拍小哥的肩膀,轻声对他说:“这事还要看看情况,你也去休息,现在讲这个不是时候,就算要下去,也得休息够了才行。”

      小哥嘟囔了一声,靠到一边,揉起自己的大腿,不吱声了。李建党检查了一下剩下的东西,也坐下来,揉了揉太阳穴,开始考虑小哥说的话。

      本来李建党对李日本人所说的事没有多少兴趣,早先要自己放弃,李建党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千辛万苦爬到这里,到这个时候才放弃,心里倒也有点不舍,有点临阵退缩的感觉,但是李建党心里知道,小哥说的话是有道理的,现在三人一个人骨折,一个人身体状况非常不稳定,而李建党自己也到了体力的极限,如果还要莽撞地爬上去,实在是不明智的行为。

      不过这样一来,盗墓贼那一关就很难过,毕竟和他才是一路的,现在联合外人来对付他,这朋友可能就做不下去了,而且小哥这人看上去挺窝囊的,可是到底是老江湖,这说不定就是他分化二人的一招,要是顺着他的思路走,可能会进到他的圈套里,这真是个两难的决定。

      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不想了,走一步是一步。李建党转头去看他们时,小哥已经睡着了,他累得够戗,现在呼噜都打了起来,盗墓贼也眯了过去,不过睡得不深,大概是背上伤口的问题。这个小洞虽然潮湿阴冷,但是比起吊在外面要舒适很多,李建党一看他们睡得这么香,无尽的倦意袭来,虽然心里逼着自己不能睡,但是还是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极其香甜,醒来的时候,浑身酥软,一种舒适的刺痛传遍全身,这时候火把已经非常微弱,显然李建党睡了比较久的时间,探出头去一看,外面的蛊虫已经不见了,只有零星几只还趴在那里。李建党松了口气,打起手电向上照了照,从这里看上去,三人离青铜大花的顶部大概只有三到四个小时的路程,上面的东西,几乎说是垂手可得,现在下去,真的有点可惜。

      盗墓贼还没有醒过来,不过神态安详,似乎好了很多,李建党转头去看小哥,想叫醒他,商量下一步怎么办,一看,却发现刚才他躺着的那个地方空了,他并不在那里。

      “嗯?”李建党下意识地愣了一下,用手电往山洞深处一照,也不见他的踪影,心说人哪里去了?这个时候,李建党忽然看到原本给盗墓贼固定伤口的手枪没了,马上起了一身冷汗,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一摸自己的腰间,果然,自己的手枪也没了!

      “王八蛋!”李建党大骂一声,真是没想到,看上去这么没种的一个人,竟然会在睡觉的时候偷走自己的枪偷跑掉!可是,为什么他不把手电也一起拿走,没有照明工具,他怎么行动啊?李建党这时候急火攻心,也没有仔细考虑,抄起火把就想出去追他,这家伙脚程慢,如果走了不久,绝对追得上。

      刚一踩出洞穴,李建党还没来得及分辨他是向上去了还是向下去了,眼前就突然一晃,一团黑影子从上面荡了下来,一脚踢在李建党的胸口,顿时只觉得一股气上来,结实地倒摔回了洞里。倒地之后,李建党咬牙想站起来,可是下巴又给打了一下,这一下打得非常的狠,几乎给打晕过去,迷糊间,看到一个叼着香烟的胖子正猫进洞里,手里拿着一杆短步枪,小哥一脸铁青地跟在他的后面。

      李建党炸目只看了一眼,就认出那胖子就是两个日本人中的一个,姓王的那个,他拿枪对着李建党,让李建党靠边去,转头对小哥用很纯正的中国话说道:“张先生,这个人就是吃过禁果的那个吗?没看的出来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