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党正在惊讶当中,他这样问脑子里没什么概念,摇了摇头道:“好像没吃过,怎么说?小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你想到啥了?”小哥装模作样的沾了点李建党的血,闻了闻,对李建党说道:“听你刚才说的情况,我倒想起一件事,我早先时候听一个老先生说过,有一种东西,人吃了之后,血能驱邪的,邪虫不近,是一种非常罕见的中果子,名字叫药,是一种死树上长得,一般一棵树上就一个,你想想,有没有吃过类似的东西?”

      李建党啊了一声,果子?一棵树上还就一个?这真困难了,这些年大江南北到处跑,饿了在树上摘果子充饥很正常啊,在者说吃东西的时候大部分都很仓促,也没有生过什么病,吃了什么东西,一向也不太在意,现在突然问起来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

  盗墓贼在一旁啧啧啧的吧嗒嘴“你别说,小哥说的东西我也略有耳闻,这种书叫冥树,一般长在极阴之地,八百年估计能长出一人高来,想要开花结果怎么也的两三千年,至于花开什么样不清楚,果子到是有个名字叫禁果,一般这种书开花结果之时都有山魈蟒蛇盘据,一般不是修仙练道之人很是不容易找到,我记得我们摸金校尉曾有人得到过此物,是在一个仙人墓里,当时墓中无棺材,主墓室只有一弯清泉,清泉边长着一刻百年枯死的老树,而老树上结着一果子,通体乌黑,老树下盘着一条成年人那么粗的大蛇,此蛇生的怪异,头有独角,能讲人语,身下有足,像极了传说中翻江倒海的蛟龙,而蛇边不远处还浮卧着一只狐狸,此狐生的也是怪异,额头不知怎么的竟然生竖目,能站立吐人言,活脱脱像极了人披着狐狸皮,你还别说,这两个妖物不足为奇还有更加邪的,一只长着六只耳朵,八只手的大马猴子,此刻正跃跃欲试想摘此果,那树旁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老鼠,老鼠的个头都和猫一样大,你们北京人估计没见过山耗子,可这些老鼠比山耗子还大,一个个全是红毛血眼,不知道是不是耗子精,而老鼠外面蹲了三只大猫,说了你们别害怕,此猫长着人脸,眼睛生双目,远看以为是个孩子蹲在那里,这猫长着一面三只耳朵,两面加起来六只耳朵,六耳左右煽动,貌似能听千里之音,这猫后面则是站着两只雪狼,为啥说是雪狼,因为这两只狼通体雪白,背生肉翼,獠牙如指头长短,也是六耳,这雪狼与那狐狸类似额头生竖目,三只眼睛,怪异异常。”

  小哥也啧啧啧吧嗒嘴,从包里掏出烟点上深吸了口“那后来呢?后来那个摸金校尉咋得到的果子?”

  看C@正版K\章节Y上Cb酷z☆匠:U网。

  盗墓贼从小哥手里抢过烟点上吸了两口“此事为我师傅所传,具体细节无从查证,不过后来听我师傅讲,那个摸金校尉断了只手,左脸没了血肉,他为了这个果子触发了墓里的自毁机关,我估摸着是这些妖孽打了起来,那个摸金校尉最后得了渔翁之利,可是这果子却是没有完全熟透,他吃了以后,非但没有成仙反而入了魔,同门师兄弟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他疯疯癫癫,于是做了只金棺给其沉到海底,而我是认为,不是那个摸金校尉疯了,可能是那个摸金校尉已经死了,是那个果子救了他,他吃下果子果子的魔性占据了他的思维,成了魔,那原本的他就不是他了,谁知道原本的他是不是早就死在了墓里!”

  李建党听到这里摆了摆手“我可没吃过,算了别瞎掰了,想想接下来该咋办吧!”

      盗墓贼嘲笑李建党:“老子只听说过黑狗血、公鸡血能驱邪,想不到啊,咱们家小李哥也有这本事,这事情你可别说出去,不然人人都找你借血,几天就给你挤成人干了。”说完大笑起来。

      李建党骂道:“你他妈的能不能积点口德?什么狗鸡!我告诉你,人血自古都是最能驱邪的东西,特别是死囚的血,刑场上面还有人托法医蘸白布挂在门梁上呢,不懂别乱说。”

      盗墓贼看李建党急了,得意地大笑起来,笑了两声突然哎哟起来,摸着后背,咧了咧嘴巴,大概是早先那里受了伤,现在给笑得牵疼起来了。

      李建党心说活该,不去理他,对小哥道:“你要不再给我形容得具体一点,什么样的是不是盗墓贼说的那样?满足条件的东西太多了,这东西有啥明显特征没有?”

      盗墓贼想了想,不好意思道:“我自己没亲眼见过,只听过别人形容,时间也挺久了,特意去想,真想不起来。”

      李建党听了不由失望,叹了口气。果子,妈的老子大江南北吃的果子多了去了,谁记得黑色的果子,白色的果子的!

      小哥一笑,说道:“小李哥,你也别太在意,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刚才要不是你,我们就完蛋了。我看着,这是命数,冥冥中自有注定,你想啊,以后您倒斗的时候,有了这资本,什么斗都不在话下啊。”

      李建党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这一路走成这样,说明自己这人命寒,以后还倒斗,估计是找死。李建党抬头看了看上面,对他们说:“话说回来,现在没经过化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是我的血在起作用,要不是倒也麻烦,趁着这个机会,咱们最好快点上去,过了这一段再说。”小哥本想再休息,可看到潜伏在四周蠢蠢欲动的蛊虫,还是同意了李建党的想法。三人再次动身爬了几步,盗墓贼突然抓住李建党的手,让停下来,哑声道:“瘪犊子玩意,等会老子,妈的老子要不行了!”

      李建党猛的回头一看,发现他脸色惨白,一头冷汗,表情大大的不妥当,心里咯噔了一下,问他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