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逃过一劫(上)

  信号弹坠落下来,划过这一段区域,这些脸动了起来,纷纷避开灼热的光球,看上去,就像一只又一只长着人脸的甲虫。这些应该就是小哥口中所说的螭蛊的正身,古人将它们养在特殊的面具里,竟然繁衍了下来,刚才李建党还半信半疑,想不到这么快就碰上了,还是这么一大群。

      脸依附在沟壑横生的青铜树上,给流动的光线一照射,呈现出不同的表情,或痛苦,或忧郁,或狰狞,或阴笑,李建党从来没见过如此诡异的景象,看得是寒毛直竖。

      小哥像是说书一样说起来慷慨,一见到真东西也不行了,颤抖着道:“两……两位小爷,这些都是活的,那些螭蛊在面具底下附着呢,怎么办,我们怎么过去?”

      “别慌,”盗墓贼说道,“你看它们对信号弹的反应,这些东西肯定怕光怕热,我们把火把点起来,慢慢走上去,们不敢碰我们。”李建党摇了摇头:“别绝对化,信号弹的温度和亮度非常高,它们当然怕,火把就不一样,你别忘了刚才那些猴子,碰到信号弹都逃了,但是你用火把吓它们,它们只不过是后退一下而已,现在估计你打着火把上去,不但通不过,还会给包围起来,到时候要脱身就难了。”“那你说怎么办?”盗墓贼问疑惑,“你是不是有啥主意了?”李建党说道:“现成的主意我没有,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不知道成不成。”

      盗墓贼不耐烦道:“我知道你鬼主意多,那你快说。”李建党指了指几十米开外的岩壁,说道:“直接这么上去太危险了,如果真的像小哥说的,这些活面具肯定有什么法子能爬到我们脸上来。硬闯肯定会有牺牲,我们不如绕过去,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荡到对面的岩壁上去,上面这么多窟窿,也不难爬,我们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盗墓贼看了看李建党指的方向,叫道:“靠这么远?荡过去?”李建党点点头,比画了一下:“李建党脑子就这么一个想法,如今不是还有绳子吗?你拿出来看看够不够长,如果这招不行,眼下看只有下去,下次带只喷火器过来。”

      盗墓贼拿下盘在腰间的绳子,这是从村长身上扒下来的装备之一。李建党见过这种绳子,貌似是一级强化登山绳。

      李建党因为一直做地质考察工作,对于登山绳也是了如指掌,曾经采购过装备,查了大量的资料。所以知道这种绳子,如果直径在十毫米以上,几乎可以承受三吨的冲击力(就是突然坠下)。支持三个人的重量,绰绰有余……

      强度足够,只是不知道长度够不够,盗墓贼将它垂下树去,目测了一下,不由叫了一声糟糕,绳子总长只有十几米,要到达对面,还差很长一截。

      “怎么办?”他问李建党,“就算把我们的皮带接起来也不够。”李建党捏了捏绳子,发现这是十六厘米的双股绳,不由灵机一动,说道:“没事。咱们把这绳子的两股拆了,连成一条,就够了。”“小李哥,行不行啊?这绳子这么细,不会断吧?”小哥有点怀疑安全问道,“你看,这简直比米面还细,您可别乱来啊。”

  (看、正版章U节aJ上◎#酷*匠t、网!

      李建党看了一眼小哥“不会,学你了赌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敢不敢?”小哥没说话应该是默认了。

      李建党将绳子外面的单织外网层撸起来,抽出一条非常细的尼龙绳,自己也咽了口唾沫,真他娘的太细了,按照常识来说,这么细的绳子肯定没办法承受三人的重量,不过国外的资料上确实是这么说的,八毫米直径的这种加强尼龙纤维,已经可以用来做登山的副绳,只要不发生大强度的坠落,是不会轻易断的。当然,使用这种绳子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一般都是两条一起用,眼下只有一条,还要请上帝多保佑。

      还是相信命运吧,李建党想总不会这么倒霉。之后心里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李建党将接好的绳子递给盗墓贼,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只水壶,用一种水手结绑好,用来当作重物体,用力甩向对面,失败了好几次后,终于绕住了对面的一根石笋,一拉,绳子绷紧,固定得非常结实。“行了,”盗墓贼说道,“他妈的总算搞定了,小李,这绳子不去说它,对面这些石头靠不靠得住?”

      “我不知道。”李建党抓了抓头,一边想着如果石头靠不住会怎么样,大概会给荡回到青铜树这一边,运气好一点撞到树干上,撞个半死,运气不好就直接给树上的枝桠插成筛子。

      绳子的这一边也给绑在一根青铜枝桠上,盗墓贼打了个比较特殊的结,好让三人过去的时候,可以在对面将这个结解开。这个结非常复杂,看得我眼花缭乱,李建党问他哪里学来的这种本事,他说是祖传的。一切准备就绪,李建党最后扯了扯绳子,确认两边都已经结实了,就招呼他们开爬,结果他们两个人都没动,李建党看了他们一眼,发现他们正用一种打死也不第一个爬的眼神看着自己,显然第一个上这么细的绳子,需要非常大的勇气。李建党又叫了两声,两个人都摇了摇头,李建党只好暗骂一声,硬着头皮自己先上去。

      上去之前,李建党将身上的匣子炮和背包分别转交给死也不去的俩土鳖,尽量减少自己的重量,这些东西可以绑在绳子的那一头,等一下盗墓贼隔空解绳子的时候,将它们一起荡到下头,再拉上来就行了,盗墓贼对对面的那些山洞也不太放心,就将手枪又塞回里李建党,如果碰到什么突发情况,也好挡一挡。

      李建党感叹一声,大有烈士赴死的感觉,拍了拍二人的肩膀,就转头向绳子爬去。

      脚离开绳子的一刹那,李建党的神经几乎和这根绳子绷得一样紧,眼一闭牙一咬,就准备听绳子断掉的那一声脆响,结果这绳子竟然支持住了,只是发出了一声让人非常不舒服的“咯吱”声,那是两边的结突然收紧发出的声音。

      李建党心里念着别往下看,可是眼睛还是不由自主地向下瞟了一眼,我的天!李建党呻吟了一声,马上转过头,闭上眼睛,念阿弥陀佛。盗墓贼叫道:“瘪犊子玩意,你磨蹭什么?快爬啊,你待在上面更危险。”

      李建党心里问候了盗墓贼的祖宗一声,深吸了一口气,移动手脚,开始向对面爬去。这种绳子有一定的弹性,每走一步,都会发生非常剧烈的抖动,这一路爬得万分惊险,加上绳子实在太细,非常抠手,不一会儿,就感觉到有点力不从心。爬到后来,李建党只觉得的脑子一片空白,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踩到了实地,李建党的脚马上一软,抱住那石笋就摊成一团,在那里大喘。

      火把在李建党这里。李建党点起来插到一边,看了看盗墓贼他们,看见小哥正哆哆嗦嗦地爬到绳子上去,盗墓贼拉住他,让他先别爬。叫李建党先看看这边的情况如何,如果不适合攀爬,或者有别的危险,可以省点力气。

      李建党看了看四周几个岩洞,都只有半人高,是人工开凿出来的,不过经过千年雨水渗透,上面也出现了不少刚成型的钟乳,里面很潮湿。这些岩洞开在这里,可能和当年铸造这根庞然大树的工程有关系。

      往上看去,这些岩洞之间的距离只有三四尺,虽然爬起来不会太连贯,但是也不至于很困难。岩洞里面空无一物,没有什么危险,刚才在树上看到洞里有什么东西,大概是光影变化造成的错觉,在这样幽暗的地方,神经难免会有点过敏。

      李建党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再次确认,然后抬手给盗墓贼打招呼。盗墓贼拍了拍小哥让他先走,后者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脸,爬上了绳子,向李建党这边移动过来。

      看小哥爬绳子简直是对神经的考验,其间过程就不说了,十分钟后,李建党总算把一摊烂泥一样的小哥拉到了自己这一边。最后就是盗墓贼。他深吸了口气,将手电绑在自己手上,又把那边的结检查了一遍,才小心翼翼地爬上了绳子,他爬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绳子的中段,这个时候,李建党这边缚绳子的石笋突然发出了一声怪声。三个人同时不动,盗墓贼一脸惊恐地看了李建党一眼,李建党回过头一看,心里咯噔一声那石笋上面出现了一道裂痕。

      要倒霉了!李建党转头大叫:“快爬!这里顶不住了!”李建党叫了几声,盗墓贼却一动不动,直勾勾地看着李建党,然后竟然开始后退,一边退还一边打手势,好像让李建党也回去。

      干什么?李建党心里想,突然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盗墓贼拼命地指着李建党的头顶,一边小声叫道:“快跑……”小哥和李建党奇怪地抬头一看,李建党一下就惊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