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酷匠网_x首\v发

  李建党愣了一下,心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脸还能开裂?皮肤干成这样?可还没等李建党仔细查看,下面拉着自己脚踝的怪物突然发力,把李建党拉了一个踉跄。这东西力气很大,李建党根本没办法和它硬抗,只好顺着它的力气跳了下去,紧接着一手抓住附近的青铜枝桠,另一只手贴着那怪物的喉咙就是一枪,“砰”一声将它的脑袋轰了下来。李建党心说这枪不是没子弹了吗?咋还能响呢,会不会是刚才卡弹了,之后用枪打在怪物脑袋上,枪又好了?算了没时间想了。

      这枪开得实在太怪异,本来就是下意识开出来的,巨大的后坐力几乎把李建党从枝桠上甩了下来,李建党也是咬紧牙关才确保人枪不失,这一边无头的尸体给枪的冲力掀离了青铜树,可是它的手还死死抓着自己的脚,整具尸体挂在自己的脚下,将李建党直往下拉去。

      李建党也是一路精疲力竭,单手无法吃住两个人的重量,咬着牙低头想找一根能够搭脚的枝桠站稳了,再想办法将那尸体甩下去,这时候才给李建党打裂脸的那一只怪物突然倒挂了下来,一爪子卡住了李建党的脖子,就将李建党向上提去,李建党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脖子像给裹了紧箍咒,连一丝空气都无法进去,脸马上就憋得通红,情急之下李建党抡起枪就要在开,可这下估计是真没子弹了,也罢李建党匆忙故技重施拿着枪就砸。

      李建党是用了死力气,那几下要是砸在人脸上,肯定就全烂了,那怪物也给砸得蒙了,头不停地乱晃想要躲开,一记重击正巧打在了那怪物脸上的裂缝上,它怪叫了一声,突然松开爪子,跳到了头顶上方的枝桠上,发狂地抓起自己的脸来。

      失去支撑的李建党,重量全部回到自己的手上,一下子没抓住,脱手直坠下去一米多,忙抱住一根突出的青铜枝桠停住身体,抬头一看,只见那怪物的脸竟然完全碎裂了开来,变成了一小片一小片的白色碎片,开始像奶皮一样脱落。

      很快,所有的白色碎片全部掉了下来。李建党匆忙接住一片,竟然是石头的,难道这些人都是雕像吗?又抬头一看,只见石头脸脱落之后,里面竟然还有一张长满了黄毛的脸。

      李建党仔细一看那脸,突然恍然大悟,对下面大叫道:“要死的!我知道这些狗日的是什么东西了,这些他娘的都是些猴子,大个的猴子!跟山里的一样!”

      盗墓贼在下面的黑暗里,看不清楚是什么状况,只听到他回道:“猴你爷爷!哪有猴子长人脸的,那不成精了!”

      李建党急了大吼道:“那不是人脸!那是面具!这些猢狲带着石头人脸面具!”

      盗墓贼已经从下面的黑暗中爬了上来,身上的衣服几乎都给撕成一条一条的了,朝李建党大叫:“甭管是什么了!猢狲又怎么样,你打得过吗?”

      李建党朝他身下一看,只见下面黑影幢幢,不知道有多少这种带着面具的猴子正在追上来。李建党朝上又爬上几米,打开弹匣一看,子弹已经用光了,问盗墓贼还有没有子弹,盗墓贼掏出一吧给了李建党。装完弹药一看猴子跟了上来,忙双手握住枪柄,向下连开了两枪。

      枪声震耳,动静回荡在整个空荡的洞里,久久不曾散掉,那些猴子也是给吓到了,在底下唧唧歪歪乱叫,不敢上来。李建党看此招奏效赶忙给盗墓贼使眼色,转身跟着盗墓贼去追不见了踪影的小哥。那只给李建党打破面具的猴子,看到李建党二人竟然开始害怕,朝二人一龇牙,飞也似的向一边退去。盗墓贼奇怪地看了看李建党问道:“我靠,还真是猴子,这是怎么回事?”

      李建党心里也觉得非常奇怪,这些猴子的面具是谁给它们带上去的?又为什么要带?面具上面既没有眼洞,也没有嘴洞,这些猴子平时怎么生存啊?

      小哥已经拉下李盗二人十几米,现在正趴在那里喘气,李盗二人很快赶上了他,发现他已经神情恍惚,幸好那个地方枝桠密集起来,他整个人架在那里,不至于掉下来,火把落在他身下半截的地方,卡在三根枝桠之间。

      盗墓贼过去拿起火把,另一手抬起将那只没面具的猴子打落,他随手就想将手枪砸下去,可手举到一半,又有些不舍得,将它插回到皮带里,然后举起火把对着下面挥动,想用火焰把这些猴子逼退。那些猴子果然有一些畏惧,火把扫过的地方,它们全部都往后缩去,可是火把一挪开,它们又迅速地压了过来,一点也不给我们喘息的机会。

      盗墓贼在那里挥了半天,非但没有将它们赶开,反而包围圈越来越小了,李建党扯了扯小哥,像一滩烂泥一样动也动不了,盗墓贼大叫:“别管他了,顶不住了,撤了!”

      李建党急火攻心,真想一脚把小哥踢下去算了,可是这家伙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这时候还真下不去手。李建党将他抬起来,用力向上拉了一下,但是他的屁股反而从两根枝桠之间掉了下去,情况变得更糟糕。

      盗墓贼用火把将一只猴子吓开,对李建党大骂道:“该死!你到底在干什么,这家伙不是我们一伙的,要是一切顺利,说不定他已经把你给宰了,你他娘的别在那里搞优待俘虏。”

      李建党抬起枪,又是两枪,两声巨响掀飞了最近的两只猴子,将猴群逼退了将近六米,,抽出弹夹一看还剩四发,刚想打完算了,突然小哥一把抓住了李建党的手,有气无力道:“这些东西怕火,我包里还有紧急燃烧棒……”

      李建党一听猛然醒悟,盗墓贼反应很快,回手在小哥包里掏出燃烧棒,瞄了瞄问:“怎么弄,直接扔下去下去没用的!”

      李建党夺过燃烧棒,对着对面的岩壁就扔了过去,燃烧棒撞在几米外的岩石上,又反弹回来打在枝桠上,如此闪电般反弹了两三次,突然在猴群中炸亮,极高的温度一下子将那些猴子烧得乱窜起来。李建党回手还想再来,盗墓贼却摇头,小哥也摇头,没了。

  盗墓贼从自己的包里突然抽出火渍啦,哈哈一笑拔开引线学着李建党刚刚的姿势扔了下去!

  火渍啦的光亮比燃烧棒的大的多,盗墓贼给照得眼睛发花,几乎要掉下去,李建党将他的头掰到一边,大叫:“别看!这玩意强度太高,近距离人眼是受不了的!”

      三个人同时闭上眼睛,但是仍旧能够感觉到那种光线几乎刺入眼皮,猴子们给强光照得发了疯,只听下面一阵混乱,同时传来一股皮肉烧焦的臭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