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接着说道:“这是明代之后才出来的盔甲样式,你看这一片,没有衬里,是夏天的盔甲,这人死的时候是在夏天,还有,最奇怪的是这个东西。”他从那片盔甲的碎片里小心地剥出一片东西,“你看,这一片东西虽然不起眼,但是却是关键啊,你这回明白了?”

      李建党已经给搞个浑身冰凉,顺着他的意思一看,马上就明白了,那片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一小片丝绸,大概是尸体腐烂的时候,被尸液粘到甲片上去了。

      这些都是明代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陪葬坑里?

      小哥站起身来“这里应该是战场!”李建党怀疑的看着他,小哥又说道“应该是明军与护陵人的战场!”

  战场,不可能啊,怎么可能在古墓里打仗呢?这部和章法啊!

  突然李建党想起线儿沟的典故,那消失在山里的戴着面具的明朝败军,心里已经明白了一大半,戴面具,打扮成败军模样难道真的和此墓有关?

     小哥已经站起身子,他看着李建党还在研究那残片自顾自的点上烟说道“别看了没什么好看的,历史无从查证,这没准就是万人祭,也没准是是真的干起来了,更加没准只是个假象!”

      一旁的盗墓贼踢了李建党一脚“别他娘的研究了,起来赶紧走,时间不等人!”

  小哥在一旁摆了摆手“且慢,不可莽撞。咱们乱走一通定会死在自己脚下,依我看来还是纵观大局为妙。”

  盗墓贼看着小哥“啥意思,说人话。”

     火把逐渐没有光芒了,闪了几下,火苗小得犹如蜡烛一般。李建党看着火把叹了口气“看来用普通的方法,已经不可能到达古墓的入口了,无论有没有鬼,火把的时间也不够了咱们走到哪里了”

  小哥看了眼唉声叹气的李建党说道“此话有理,不过我倒是认为既然这里是战场,那尸体就不可能做过手脚,这里就不是什么尸阵,我估计,咱们真是给鬼迷了眼睛了,这就是鬼打墙,各位知道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克制?”

  盗墓贼摇头“别看我,我这摸金符不灵了,早就不灵了,我是没办法。”

      小哥看着李建党问“你呢,有办法没?”

  李建党先是摇头转瞬又点头“我听老一辈人说,遭遇鬼打墙撒尿能管用,要不试试!”

  盗墓贼一脚卷在李建党屁股上“还他娘撒尿,那个瘪犊子玩意教你的,你是傻啊还是缺心眼啊,这是古墓,尿味最吸引东西,快老实呆着吧!”

      小哥突然打了个响指“鬼打墙其实是迷信,指的是在特定的空间看不清特定的事物,如果这个特定的空间被打开那么特定的事物必将重组,到时候定然有出路,这样咱们应该还有紧急燃烧棒,点着扔远点看看情况如何?”

      李建党一听觉得有点意思,盗墓贼貌似也听明白了,盗墓贼冲李建党使了个眼色,李建党点头同意了。

      盗墓贼从包里拿出为数不多的紧急燃烧棒一拔引线,燃烧棒比火把光亮范围大,顿时四周亮了起来,盗墓贼喊了声“放亮子喽”之后使出浑身的力气把那紧急燃烧棒扔向了远方。

      紧急燃烧棒飞快地坠落下来,直到几乎落地才噗地一声绽放开来,这种是探险队用的大功率紧急燃烧棒,大概可以燃烧半个小时刚开始点燃火的照明范围非常大,那紧急燃烧棒落地的一瞬间小哥骂了声“糟了,忘这茬了!”小哥话音一落果然,它落地才几秒钟,那面已经燃起了火苗。

  盗墓贼拿起枪保险一开对着小哥脑袋就瞄了过去“你他娘的早算计好了是吧?这他吗是不是你的注意?他妈的老子一枪崩了你!”

  “我操你妈!”李建党也是急了,上去一脚把小哥卷倒在地吼道“你他妈出的馊主意,咱三都等死吧!这不是要活活烧死,就被呛死!”

      等李建党在回头一看,只见刚才起小火苗的地方,突然蹿起来一条火墙,不可思议的是,这道火墙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顺着尸堆之间的小径蔓延,一时间只见一条贴地而行的火龙在漆黑一片的山洞里游走,所到之处,小径两边的骨头无不发出爆裂的声音。

      小哥看到此景,面色惨白,急忙趴在地上身子抠起一把地上的泥土,闻了一下就大叫:火油!泥里浇了火油!

      李建党一听大惊失色,蹲下一捏泥土,果然没错,心里那个寒啊,没想到这尸阵里还藏了这么厉害的一招,恐怕是这里的先民为了保护古墓里的东西而设的最后一倒防线,可惜当时没来得及用,结果误打误着一个燃烧棒酿了大祸。

      这一路过来没出事真是奇迹,火把居然没掉地上,要是掉地上几人估计此时已和这些尸骨谈人生了!

      远处的火龙丝毫不见懈怠,不知道何时已经分成两路,火焰蹿起一人多高,瞬时间将这个洞照得通明。

  李建党把盗墓贼的枪拨了到一边,一把拉起小哥说道“此处格局如今被火光照亮,这是个好事也是个坏事;一我们不想办法避难那就等死,二尸骨虽然杂乱无章,可火光照耀下其中经络却是明目于眼,这些路都通向一个地方,那个他们入口处,可眼下或是太大,还需要先找地方躲避,若是强行进入恐怕九死一生!”

      李建党指了指不远处“哪里貌似可以一避”看到那凹陷的空地其实就在左手边十几米处,可是中间已经隔起了一道火墙,里面的泥土却没有烧起来,似乎是一个避难的好地方。此时火龙头已经在向三人冲过来,没时间考虑了,李建党见盗墓贼与小哥犹豫对他们大叫:别在这里傻看了,那个坑在那里!他娘的冲过去再说!

      他二人反应过来,直接踩着尸体向那片空地冲了过去,我也不知道自己还有跨栏的潜质,那些石人我竟然能够一跨而过,才几秒钟我就已经来到火墙之前,一股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

      李建党原本想一鼓作气冲过去,可是刚贴近火墙,就闻到了头发烧焦的味道,脚下一犹豫,就想停下来,可惜惯性极大,想刹车却刹不住,只好大叫一声,闭着眼睛跳了过去,幸好速度够快,只是觉得身上一烫就已经滚倒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将身上的火压熄,接着盗墓贼和小哥也冲了过来,纷纷滚倒灭火。

      这时李建党已经知道这里的地面为什么会下陷,原来表层的土已经给人铲掉了,一滚之下也来不及细看,盗墓贼已经惨叫着滚到自己的身边。

      李建党忙脱下外衣,帮着将盗墓贼身上的火拍熄,扶起来一看,人倒是没事情,只是眉毛烧没了,转头却见小哥不停地翻滚,可身上的火就是不灭,想到大概是因为他在地上摔倒过,衣服上沾上了火油,所以压不灭,便赶紧将他扑倒,用地上的泥将火压熄。

      小哥疼的嗷嗷直叫,浑身冒出白烟,盗墓贼将他的衣服剥开,只见背上有几处已经焦黑,幸好冷汗出了不少,起了点保护作用,总体来说不算严重。李建党打开水壶,将半壶水浇在他背上,给他降温,然后抬头去看四周的形势。

      此时三人所处的空地已经给火墙阻隔,外面乱成一团,热浪袭来,身上所有的毛都发出卷曲的声音,不少骨头大概是因为里面气体蒸腾的关系,不停地爆裂,骨碎子飞起半空高。李建党一看大势已去,尸洞必然被完全焚毁,这里地处低洼,等一下氧气说不定会给烧光,不焖死也给烫死了。

  李建党还在琢磨生死的时候盗墓贼拉了李建党一把“他娘的哪壶不开哪壶烫,狐子狐孙跑出来寻仇来了,咋办?”

      李建党转头一看,忽然见十来只黑貂给火烧疯了,竟然蹿过火墙,直奔三人就咬了过来,李建党被阴过动套路一猫腰躲了过去,盗墓贼不等它们再次扑来,一枪将一只打飞,,李建党用已经灭了的火把当成武器也将扑过来的几只敲飞,可是同时,另十几只耗子闪电一样窜了出来,这一次李建党离得太近,背上给抓了几下,立即滚倒在地上。盗墓贼又是几枪将它们逼退。

  李建党抬头一看,心里骂了句我操,当眼望去火墙外面,已经全是大大小小的这些玩意,给烧红的眼睛全部都直勾勾盯着生机盎然的三人。

  李建党心里直叫不好,跳进来的这几只耗子虽然被枪声震慑,暂时不敢靠近,但是在火墙之外的那些,见三人所站的这块地方似乎不会给烧着,必然会一只接一只地舍命冲进来,数量越来越多,再过几分钟,等到它们发现自己数量占了优势,必然会一拥而上,到时候生死自定分晓毋庸置疑,三人必死。

  想到这里李建党一拉盗墓贼说道“别玩了,逃命要紧赶紧走,此地不可久留。”这时小哥在一旁喊了句“这里有个洞可能是人留的。刚才没注意到,这会才发现。”

  此时三人也没工夫多想,哪洞很是隐秘在一堆碎骨堆里,要不是三人在这里又是打滚又是开枪打斗也不会弄出来。

  更,O新最8*快上2i酷+匠k,网u

  盗墓贼把手里的枪塞给李建党自己就钻了进去,小哥看了看李建党也钻了进去,那些黑貂见人要跑纷纷不要命了扑过来,李建党一手拿棍子一手拿枪,心里骂了句盗墓贼你姥姥的又害我!

  那些黑貂纷纷扑来李建党一枪一个干倒在地,其余的全停在火边不敢上前,李建党呕着喉咙做野兽般吼了嗓子一个转身也钻进洞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