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盗墓贼不知道抓住了什么正跟哪厮打,李建党赶紧掏出打火机把火把点上,这一点上不打紧,只见盗墓贼此时正抱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一个东西在哪滚到了骨头堆里。

  随着盗墓贼与那不知什么的东西撕扯翻滚,就听到稀里哗啦的一连串骨头压裂的声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李建党举着火把想看清楚盗墓贼和什么东西卷在一起可是盗墓贼缺死死的按住身下的东西。根本看不清楚。

  这一来二去盗墓贼是有些吃不消了,他按着身下的东西喊了句“他奶奶的还不帮忙,这玩意真是力气极大,我要按不住了!”

  李建党赶紧上去帮忙,却发现根本帮不上手,那东西体形不大,却猛劲十足,李建党一咬牙一跺脚心里骂了句大爷的你是个什么玩意吹老子的火把,正愁没肉吃呢!

  而此时盗墓贼也是力不从心,他相与那身下的不明之物大战三百回合,可这一路风餐露宿,休息也不够,这人难免会有筋疲力尽之时。

  眼下之间盗墓贼已经不行,而他身下的不明之物还生龙活虎一般,李建党赶紧一个箭步,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跃起之后狠狠的压在里盗墓贼身上,盗墓贼被这突然的一下压得是差点肚子里的酸水没呕吐出来,而盗墓贼的脊梁骨顶到了李建党的胸口,李建党也是一下没背过气去,李建党的这一下可是解了燃眉之急,盗墓贼在下李建党在上,盗墓贼骂了句“爷爷唉,你是我亲爷爷,你咋不知会一声呢?你要压死我呀?”

  李建党笑了笑,趴在盗墓贼背上的滋味也不是好受,可眼下只有此计可行。李建党趴在盗墓贼耳边说道“看看死没死是个什么玩意?”这李建党话音刚落下,那被压在最下面的东西貌似有了反应,那力气李建党自认为自己一百二十多斤加上盗墓贼一百三四十斤。这分量啥玩意不都的被压的死去活来了,可眼下这玩意竟然如齐天大圣孙悟空一般应是要顶开五指山!

  李建党心说不好,盗墓贼在下面他最清楚他吼了嗓子“使点劲别松开呀,这瘪犊子玩意,咱俩要放虎归山,今后它指不定又整出啥幺蛾子来呢!”

  眼下时局,这李建党加上盗墓贼依旧不能镇住这身下不明之物,李建党赶紧叫一旁已经看傻了的小哥“别他娘的愣着了过来压着,盗墓贼说的对不能放虎归山,今天不是他死就的咱们亡!”小哥跟哪像是害怕不敢上,可是转念一想李建党说的不无道理,一咬牙一跺脚,学着李建党一个箭步之后跃起压在了李建党之上,小哥所说瘦弱,可终究还是有百八十斤,在借着跳起来压下去的力量足够把人肠子压出来,盗墓贼在最底下也是最吃力的,他哎呦一声吼道“他娘的你个王八犊子,你学谁不好学他,我这腰间盘啊!我这膝盖呀,我这…”

  李建党也是哀嚎“哎呀我操,你压死我得了,这你妈把我压的,你这是有心的报复,你看我一会不整死你!”

  小哥在最上面喊冤“别别别两位大哥,攒了说好好的,我本来不想掺合,你们不是非要来叠罗汉,这可不是我的主意啊?我的主意一般都是赌命,可不赌半死不活!”

  李建党使劲按住盗墓贼,将三个人的体重完全压到下面那东西身上,发现没什么动静了,才问他道:“怎么样?那玩意死了没?”盗墓贼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我不知道!不过你他娘的再不松开,我就死了!”

  李建党看盗墓贼脸憋得通红,赶紧撤下力道,盗墓贼一个翻身起来,长出了一口气,对边上没事人一样的两人说道“你们俩小混蛋下手忒狠了,我们东北抓野猪也他娘的没见着这阵势,还叠罗汉,多亏我身子骨好不然非半身瘫痪不可!”

  李建党递给盗墓贼一根烟说道“行了大老爷们的,只要死不了哪都不叫事,你别以为你难受我也不轻快!”

  N更新R最快2T上i酷匠网(X

  盗墓贼点上烟不再啰嗦,自顾自的揉着腰,晃动着浑身关节,李建党看着小哥跟哪愁眉紧锁问道“想什么呢?不会又出啥怪事了吧?”

  小哥脸色苍白,眼如死灰指着刚才压着的地方颤颤巍巍的说道“刚才咱们压着的东西那去了?”

  盗墓贼一听炸了,一把把烟扔地上,掏出枪框框框三抢,之后他朝着黑暗里大喊“老子不管你是何方妖孽,还是何方神圣,今日老子是摸金校尉第二十八代传人,摸金校尉知道吧,没错,今天老子就是来开你这个斗的,不管你是刀山火海老子今天还就下定了,怎么着明着不敢玩阴的,行,我可告诉你老子有家伙,你就别露头,露头你四爷一枪崩了你!”

  李建党一听四爷,赶紧问盗墓贼四爷是谁,可盗墓贼打死也不说,还说你就管我叫盗墓贼吧,我的事你少打听,这趟活完事我也要吸收了不干了,以后估计也见不着了,这趟活干完基本就海外快活逍遥不在国内了,李建党又看着小哥问你叫啥名,你不会姓小叫哥吧?那小哥也是笑了笑,这都是犯法的事,真名不知道为好,大家出去以后能见面最好不能见面也最好!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李建党身边闪过,李建党也是一个寸劲,真是神来一脚,那黑影被踢个正着,盗墓贼赶紧上前补一枪,这一枪正中脖子这下死的不能再死了!

  盗墓贼走上前去拿着一根骨叉子翻了翻骂道“我操咋是狐狸呢?这狐狸还是黑毛的,这狐狸跟山狸子一样大嘿!”

  盗墓贼像是看见新物种一样好奇的看着,小哥说道“此物并非狐狸,叫黑貂,我曾今过一次,在一个动物市场里!”

  盗墓贼又说道“他娘的貂那玩意我们东北特产啊,你说这玩意是貂,可我咋觉着像狐狸呢?”

  李建党在一旁来了句“杂交,一定是杂交,这玩意飞檐走壁,还能钻骨头堆的,在这里无敌的存在!”

  不过李建党转念一想,又觉得很不妥当,这似乎飞狐似貂非貂的东西,他娘的也太大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说不定还是吃着尸体长大的,也不知道这洞里还有多少这样的玩意,要是碰上一群,那得吃不了兜着走。

  李建党把想法一说其他二人也是同意,李建党从新把火把一探,盗墓贼先发了言“我的祖宗,这是遭了殃了,这这这,你说咋走吧?”

  抬头一看,原来刚才一阵混战,颠来倒去的,这前后又是一样,如今已经分不出哪里是来的方向,哪里是要去的方向了。

  盗墓贼在哪转来转去,李建党让他给转烦了“你他娘的别转来转去了,你要拿不定主意就歇着!”

  小哥在一旁到研究起了骨头“你们看这些骨头真怪?”

  李建党心下觉得奇怪,拉住盗墓贼,两个人探过头去看他在搞什么。这一场人鼠大战,牵连了十几具尸体,这些尸体早就已经腐朽得犹如沙土,所以一经撞击,形神俱灭,大部分都碎成了小骨片,地上一片狼藉。凉师爷不知道为什么,将剩下的没有碎裂的骨头一根一根地从地上拿起来,放到一边。

  小哥看二人也凑了过来转过头来,对二人说道:“啧啧啧,我发现了一个秘密,你们猜怎么着?”

  李建党心里更加奇怪,心说这些骨头能有什么秘密?

  小哥让两人蹲下来,拿起一根骨头,问:“两位,看看,能不能看出点什么来?”

  李建党与盗墓贼对视一眼,不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盗墓贼做了一个很怪的笑容,说道:“您这不寒碜我们吗,咱们是倒腾死人的东西,不是倒腾死人的,你还是直说吧,说完了我们赶紧赶路。”

  小哥把骨头递过来,盗墓贼不接李建党摇了摇头接过骨头,自己一看,只见他指的那个地方,有一道很平滑的缺口,切口和骨头是一个颜色,年代应该也比较久远,但小哥给他俩看这个有什么用意。

  小哥看李建党不明白说道:“看不出来也没关系,我来和你们说,这根骨头是人的锁骨,就是这个位置。”他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接着说,“这一道缺口,叫做陈旧性骨伤,是死前造成的,你看切口尖锐,一点骨头愈合的情况都没有,说明这道伤口的时间和这人死亡的时间是非常接近的。”

  盗墓贼一听骂了句“你个瘪犊子玩意整了半天就这?这万人祭,难免有死的战俘。”

  凉师爷忙摆手道:“不对不对马上说完了!等我片刻”看他非常兴奋,不说清楚肯定也不会罢休李建党转头对凉师爷说道:“别理他,您快说。”

  他咽了口吐沫,说道:“刚才说到哪里了,哦,这伤口的时间和这人死亡的时间是非常接近的,在下大概能断定,这道伤口应该是这个人死亡的原因,之所以是在这个位置,大概是被人用刀从锁骨上方切断了颈动脉,下刀太快,所以划到了骨头上。”

  你是说这些人死的蹊跷?

  小哥很诡异地一笑,摇了摇头:“不止这一具,这里所有的尸体,都是这样死的,你看,光这里就有七根锁骨,上面都有这样的切痕,而一般的古代祭祀人牲,都是让牺牲跪在祭祀品前,然后祭师在他身后割喉咙,但是这里的人,却是给人在面前一刀断喉,所以,我觉得,这些人大部分不是给活祭的,而是在战斗中战死的。”小哥说完这话,目光如炬地看着李建党。

  李建党给他看得直发毛,心说这人怎么回事,战死就战死呗,用得着兴奋成这个样子嘛,忙问他道:“你说的大秘密,就是指这个?”

  小哥摇头“不是不是。”

  说着从尸体的碎片里又掏出一片东西,对我说道:“大秘密,就藏在这个东西里。”

  李建党接过小哥手里的一片盔甲的残片是青铜的。

  小哥点点头“你能发现什么?”

  李建党摇头“不清楚,这不就是一片残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乱鱼说:

求追书挖挖噜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