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把一熄灭,本来就不甚明亮的空间突然漆黑一片,李建党吓得差点没摔倒了一头扎在骨堆里,那火把也差点脱手掉到地上。

      小哥胆子更小,当时就怪叫了一声,撒腿就跑,才跑没几步就听到“嘣”一声,大概是撞在了什么上,疼得嗷嗷直叫。李建党掏出打火机,照了照火把,发现上面的燃头并没有烧完,不知道为什么火焰就突然熄灭了,难道是风吹的?可刚才的风不至于扑灭火把呀。

  李建党看着火把骂了句“倒霉到姥姥家了,盗墓贼你整的这玩意不行啊,风一吹就灭了!”盗墓贼头也没回也不管看着火把怀疑人生的李建党跑到了很远骂了声“瘪犊子玩意你要不想死你就赶紧跑过来,看他妈你后面是啥。”

  李建党忽然意识到有东西正在向他扑过来,小哥在很远的地方哀嚎“我的亲娘啊,摔死我得了!”李建党揣起火机大喊一声“等我”之后就向盗墓贼说话的地方跑去。

  盗墓贼貌似没有动,一直在原地等李建党,李建党发觉盗墓贼貌似想到了什么,可能是在吓唬自己,于是放慢了步伐“他娘的你咋不跑了?”盗墓贼笑了笑“看你那完蛋样,我要跑远了你出事了谁他娘的救你!”

      李建党骂道“你他娘的埋汰我行,你还不看看小哥咋了,一直在那叫唤,别给摔进死人堆里去了。”说着李建党将火把重新点燃,抬高一看,只见小哥正趴在一具骸骨上,骨头架子散了一地。盗墓贼上去将他扶起来,只见他面色惨白,给吓得不轻,李建党走过去拍了他一下,说道:“小哥,您还真是逗,就您这胆子,还想来倒斗?都他吗不如我这两下子!”

  小哥见火把又烧了起来,四周放亮,松了口气,说道:“两……两位别误会,在下不是怕黑,是刚才,他娘的好像有啥东西在我脖子后面吹气,凉飕飕的,我以为粽子出来了,一下子给吓得没魂了。”盗墓贼大笑:“什么凉气,我看是你的凉汗滴脖子里去了,这粽子在您背后,不啄你一口,还往您脖子上吹气,他娘的您以为粽子都是小姐?”

  小哥依旧脸色苍白,他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说道“人有善言,生死之间必不扯谎,刚刚真的有东西在我脖子后面,我虽然不知道怎么形容,可是我感觉是人,这里应该还有人,应该不止我们三个在这里!”

      李建党看着小哥的表情严肃不像是撒谎,想起刚过有东西扑过来也是看的真真的,火把突然的熄灭肯定不是偶然。再者这怨气冲天的地方本身就不寻常,还是多加小心,以防不测。       想着,李建党给盗墓贼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还是去看看保险。盗墓贼点头,两个人掏枪出来,一前一后就往小哥刚才站的地方走去。小哥刚才站的地方,身后一尺不到就是一具石人,石人的脑袋已经干枯了,绝对不会是这东西吹气,那唯一可以藏身的地方,就是石人的背后。

  盗墓贼给李建党使了个眼色,意思是火把拿过去照着,这二人也是害怕,先用火把探一下,然后再侧头去瞄一眼,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冲出来,盗墓贼拿着枪对着哪里大叫声“什么王八犊子玩意给你爷爷还不滚出来!”然后李建党猛地跳了过去,大叫:“操你奶奶的一枪崩了你!”

      什么都没有!二人松了口气,心说看来小哥确实是吓懵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刚才这种环境下,要是以前没来过这种地方,害怕是难免的。别说小哥害怕,就连自己也是咋着胆子,生怕出现点意外,哪怕是一只老鼠此时突然钻出来也能给人吓一跳!

      盗墓贼看着李建党,摇了摇头“自己吓唬自己,妈的虚惊一场!”两个人转过身子,刚想将枪收起来,突然“扑哧”一声,李建党手上的火把又灭了。

      李建党一下懵了,脑袋转速达到一百八十迈只想一个问题,这你妈是怎么回事,这火灭得也太突然了。

  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中的盗墓贼忽然大叫:“我操!小李子,当心!这里真有什么古怪!快上亮子!”

      李建党一下子醒悟过来,忙去掏打火机,还没摸到呢,突然背后一凉,一道劲风闪电般袭了过来,心叫糟糕,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来的是什么,忙一矮身子,那道劲风贴着李建党的头皮掠了过去,同时脚下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

      这一跤摔得倒不是很疼,只是撞到了边上几个石人,稀里哗啦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掉了一脸,顾不得恶心,李建党急忙打起打火机,以最快的速度将火把点了起来。

      一照之下,只见盗墓贼和小哥都面如土色趴倒在地上,盗墓贼还好点毕竟大风大浪的都见过,可小哥已经吓得傻了,跟哪里直念阿弥托佛菩萨保佑观音大师保佑!

      盗墓贼拿着枪晃了一圈“妈了个球子的,老子倒斗无数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小李子赶紧照照,他娘的刚才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速度这么快!”

     李建党点上一支烟平复了一下心情,举着火把一转,发现除了又给撞翻了几个石人外,四周什么变化都没有,连个脚印也不见一个,当下心里骇然,刚才那一道劲风急如闪电,可见对方靠得极近,可这里石头和尸体密布,就这么打起打火机的工夫,一片漆黑的,就算逃得再快,也不可能什么痕迹都不留下,李建党一口烟没呛着喊道“我操,难道是真他妈有鬼?盗墓贼有鬼咋办?”

      盗墓贼骂了句“鬼你个大头鬼!你见过鬼吹火把的吗?你以为这是小说啊?我就操他妈这人别让我逮着,逮着就这么吓唬人我非把他皮扒了!”

      李建党将火把压到肩膀下,想着免得突然又给弄熄了,然后将凉师爷架起来,这人已经进入恍惚状态了,怎么拉都站不直,像摊烂泥一样。窝在那里就是不动,颤颤巍巍的说着傻话!

  盗墓贼也上去拽,可一样也是拽不动,盗墓贼也是急了抡起巴掌就给了两耳光,李建党看着盗墓贼是下了死手赶紧拦住不让在打。

  那小哥也是被打醒了,一看四周,号啕大哭:“哎呀我的娘啊,你说我这人真是多事,好好在家待着多好啊,干什么学人倒斗,这下子完蛋喽,客死异乡,尸骨无存了。”盗墓贼看他没完没了,上去还要打李建党一把拦住看着犹如烂茄子一样的小哥骂道:“你他吗还没完了,赶紧把你那嘴闭上再吵吵我们把你扔这儿,你自己爬回去。”小哥是情绪失控,被李建党一吓唬,他马上抹了把脸,不敢再发出声音。

  盗墓贼转头问李建党“刚才那是什么东西,你有没有看清楚?是人是鬼?还是……”

  李建党挥手“不可能是粽子,粽子不可能快到这般,要说是人也不可否认,要说是鬼,这个就不好说了,毕竟谁都没见过!一个照面谁知道是啥。“    盗墓贼对李建党说道:“你看这里这么多死尸,要说没粽子谁也不信啊,你信不信?”

      李建党不想和他扯皮,走到给小哥撞散架的那几具尸体边上,用手枪拨了拨里面的东西,对他说道:“这里的环境这么差不可能有僵尸放一百个心吧。”

      小哥这时候总算镇定了下来,抽着鼻子说道:“两位大哥,我们还是快点爬回到悬崖上面去,以后的事情再想办法。我真是怕了”

      李建党知道他是经不住刺激,萌生了退意,便拍了拍他,解释说现在敌在暗我在明,如果现在去爬悬崖,指不定什么时候又来一拨,我们避无可避,就只能到阴曹地府里去哭给阎王听了,所以局势没明朗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盗墓贼同意的点头“小李子说的没错,这不我们还有枪嘛,就算真是粽子,一两只我们也不怕他,老子是摸金校尉你怕啥。”

      小哥一把鼻涕一把泪,在那里直摇头:“兄台,您别安慰我,就我们这两把枪,碰到粽子是死定了,恐怕留个全尸都难。”

  盗墓贼则是吹嘘“这你就不懂了吧,古时候盗墓就怕碰见粽子,可现代人盗墓就不怕这个,这真枪实弹。神鬼都靠边站!”李建党没碰到过真正意义上的粽子,也不知道枪打不打得动,不过既然是肉做的,李建党心想就不信还能硬得过子弹。

  0看E正版“章节T上"酷K0匠j网

      想到这里,李建党叹了口气“赌命吧,走尸骨堆。咱们不能让人家玩死。”

      盗墓贼一听,也觉得这是没有办法之中的最好办法,当下我们架起小哥,手枪上膛。这次是盗墓贼打头李建党殿后,三个人咬紧牙关,顺着小路再一次往尸阵的深处走去。

      三人上一次走过的时候留的痕迹还在,李建党记得有几个地方小哥还特别用力在泥地上踩出了几个脚印,三人顺着这些痕迹一路过去,果然没有发现任何的岔路,走着走着,李建党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这里的尸体腐朽得这么不均匀,有些尸体烂得连骨头都没了,可有些却还有皮肉,刚想把他们叫停仔细看看,突然“咣”一声,地上一具骨架子突然就散了架,骷髅一下子滚到了一边,李建党吓了一跳,刚一回头,就听“扑哧”一声,手上的火把第三次熄灭了。

      李建党有了上次的经验,马上一蹲身子,这时候就听边上一阵混乱,盗墓贼大叫:“操你姥姥的,可让我逮住了看我不把了你的皮炖汤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