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撞鬼了

  三人跑了半天,净没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大火只知道目的地就在不远处可就是跑不到,李建党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听完小哥的话豁然明吾!

  盗墓贼一把抓起坐在地上如烂泥的小哥“你他娘的说啥鬼话呢?什么中招不中招的,还不赶紧走,火把要是灭了都的抓瞎!”

  小哥被盗墓贼抓的急头白脸“放开老子,你看这地方,看看,使劲看,看不明白吗,还他娘的跑,跑个屁呀,要不你们跑我在这等你们!”

  李建党提着的心轰的一下塌了,他拿着火把照着的地方正是之前下来的地方,那地方还有李建党做的记号!

  李建党忙回头,脑袋瞬间嗡的一下,他指着身后悬崖颤颤巍巍的就是说不上来话,盗墓贼顺着李建党指着的地方一看,不由的也是被下了一跳“我操”之后往后退了几步也说不出话来。

  小哥从包里拿着烟给二人一分说道“估计是鬼打墙,你不是转盗墓的吗,鬼打墙怎么破?”

  话音落下李建党和小哥把目光都投向了盗墓贼,盗墓贼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破事能破,不过来的时候蜡被水泡了,我这摸金符也用了多少回了,估计不可能太灵了!”

  盗墓贼又看向李建党“你拿个火把咋领的道,这转来转去的闹了半天都跟着拉磨呢!你这瘪犊子玩意真不靠你!”

  李建党踢了一跤边上的碎骨“操,让他妈你走前面你不走,你那小心眼鬼都知道,怕死盗个鸡毛墓,我要死了你开心是吧?”说这李建党的刺就炸起来了,摆明了说拿老子当垫脚的,你以为老子不知道是怎么的!

  小哥在一旁推了一把李建党“行了,大局为重,有心思打架出去再说,当务之急我吗该怎么办?眼下只有两个故事可续,一是我们遇见了传说中古墓里常见的鬼打墙,二是我们一直往前跑,可能没注意有岔路,于是一直在走的不是生门,一直在兜圈子!”

  李建党则是摆手“不对我跑在前面我最清楚,这条路一直是笔直的,根本不可能有岔路,要是如我所说,那我们估计是撞鬼了!”

  “瘪犊子玩意,老子就是本事没学到家,那该死的师傅本来不让我们盗墓,可是为了生记都干了盗墓的勾当,老子是摸金校尉第二十八代传人,到我这该有的手艺基本报废了,留下的还真没有多少,什么寻龙诀,什么鬼吹灯都他娘的扯蛋,老子盗了多少大墓,什么灯灭不开棺,老子一匣子炮谁不服!”盗墓贼吸着烟谈及他的往事!不禁得淡然了许多,干盗墓的勾当都是脑袋拴在腰上,生与死全在一念之间!想着盗墓贼能有如今这番作为也是九死一生换来的吧。

  李建党是第一次下墓,心比较虚,可他这人就是爱咋呼,可咋呼归咋呼如今这般谁能不怕,李建党指着前方幽幽的小路说道“他娘的不会是这帮亡灵孤魂野鬼,不让我们进他们的地盘吧,你们听没听说过鬼遮眼!我们是不是被鬼遮了眼?”

  “放屁”盗墓贼把烟屁股一扔骂了句,之后他转过身推了一把李建党,李建党险些被推倒,盗墓贼指着李建党鼻子说“瘪犊子玩意,你说你咋比他还完蛋,还他娘的跟我一起来的,要不是跟我一起来的就你这样蛊惑人心,我他妈现在就弄死你!”

  李建党一脸委屈,想说什么却最终还是忍了,李建党不在搭理盗墓贼走到小哥身边,李建党知道这人有点道,估计能有办法就问“小哥你说接下来咋办?这火把也坚持不了多久,你办法多,出个道,大家不能在这等死吧。”

  小哥把烟一扔“据我分析,一开始我真的以为是鬼打墙,你又说鬼遮眼,可眼下却都不像,首先,这里尸骨如山,很容忍让人联想到鬼呀怪的,可你再仔细分析,人的恐惧多半会使人丧失理智,这其实什么也不是,却又什么都是,古人为了营造气氛,设计了这么一个局,它不单单是一个局,而是一个阵,人往往会被眼前的假象迷惑,反而忘记人原本的理性和逻辑。这也是我最开始的不理性使的大家都跟着我的思维走,都以为撞鬼,其实抛去撞鬼一事,你再分析。是不是豁然开明不少?”

  “阵”盗墓贼一拍脑袋“没错,师傅曾经说过,大墓必有阵,可是这阵发怎么破?”

  小哥思索着,李建党也是紧锁眉宇,盗墓贼在原地打着转,小哥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骂了句“他娘的,八卦,没错八卦,诸葛亮能用八卦之术困住千军万马,而我们被这阵术困住也是理所当然,古人都精于研究奇门遁甲之术,这奇门遁甲小则能画地为牢,大则能移山填海,如今我们要破这阵必须从大化小,仅需找出阵心所在就是生门,而我们所见的路不一定是路,我们所看不见的路也并非不是路!”

  盗墓贼大老粗的本质又来劲了“能他娘的说点人话不?你以为我们是日本鬼子呢?赶紧说咋办。你要知道咱们现在是让人家用一堆,不是一堆是一望无际的骨头困住了,你还有心思研究人家咋困住的咱们,你应该研究咱们咋出去!”

  李建党不仅否然的点点头“对呀,别研究有的没得了,研究咋出去吧,这火把时间不等人呀,等你搞明白了阵发奥秘,咱们都抓瞎了!”

  小哥看着一脸苦相的李建党说道“你以为我专门干阵法研究的,我能说出点道道来就不错了,接下来我是真不知道咋办,要不拼一次,咱们不走路走骨头看看!”

  盗墓贼赶紧过来拦住“拉倒吧,你回回玩赌命,谁的命也不是星君转世福大命大,一回不死是造化,两回不死是前世积德,他娘的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这尸骨如山的玩意蹦出来个粽子,谁能对付了!”

  小哥尴尬的笑了笑“不是我这也不是没办法吗,再说了,赌命赌命,一半生一半死,你怕啥?”

  “拉倒吧,还听你的,在水里那次没淹死已经算福大命大了,还玩赌命,这小命虽不金贵,可也不能糟践啊!”李建党也是怂了,水下的那一次他是真的怕了,是后怕。

  小哥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大叫“我明白了,要不然这样,继续走,我找生门,可是这样不行太浪费时间了,这火把根本不可能支持那么长时间。”

  李建党也是听明白了,这智囊给出两条路一个是翻山越岭,走尸骨堆,二个就是大家慢点走一点一点磨时间找生门,可第一个虽说危险没准能成,第二个则是安全,可是浪费时间,左右都为难,简直没法选择。

  其实小哥说出后来的办法李建党是明白的,眼下不是破这个阵,是现在的处境,不走不是办法走也不是办,人不是什么时候都幸运的,这一次走运拿着火把回到原位,那下一次火把在半路灭了,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盗墓贼踩了踩一旁的骨头说道“大爷的要不咱们把这些骨头少了吧,这些骨头生前不得已安生,死后也不能在这作孽啊,一把火烧了算了。”

  小哥摇了摇头“不可,一来是这些骨头都粉化了,二来是如果烧着了,二氧化碳含量过高我们不都憋死了吗。”

  盗墓贼尴尬的笑了笑没再说话。

  李建党手里拿着火把,他心里想了一个主意,于是说道“要不然我拿着火把前面走你俩根后面看着,如果我招了道,你俩就喊我,我相信我看走眼的地方肯定是罩门所在破了这个阵的罩门,不就解决一切了么!”

  小哥赶紧上前制止李建党“不可,这个我也想了,不可能行,所谓罩门自然不可能轻易被破,倘若我们这边发现端倪叫你你又听不见一直走咋办?我们在过去找你你人不见了不更加麻烦!”

  盗墓贼点上一支烟“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在这里等死啊?”

  小哥看了看盗墓贼“等死,不见得,这天地有日升月落,这阵发有博弈理论,我们要想最简单的破阵只能等阵法运转停止,我们在入阵,到时候可能会走弯路,可毕竟能出去!”

  “什么时候阵法能停?”李建党问了一嘴。

  “五行相生相克之时,是个阵法都有残缺,完整的都不叫阵法,完整的叫局,眼下是看不出这阵法缺什么,不过应该很快就能见分晓,阴阳开合之时就是天地阵法最薄弱的时候,阵法会修复自身缺陷来弥补正常运作,眼下就是等吧!”

  小哥摇了摇头话以说完不再言语,而这时盗墓贼忽然像是看见了什么东西一样一把抓住李建党往悬崖边上跑一边跑一边喊着“操你姥姥的,什么东西扑过来了快走上去再说,别他妈的回头看了,来不及了……”

  2,看正g|版☆章G{节0上F“酷匠网3

  小哥倒是回头看了一眼也是面如死灰,那拼命跑的架势不低于被狗撵!

  李建党实在怀疑两人看见了什么都撒丫子不要命的跑,便回头一看,一股邪风除灭了李建党手里拿的火把,回头一瞬间借着光亮看见一个难以形容的东西扑面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乱鱼 说:

球撸撸人气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