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点上一根烟,他可能不会抽烟,被呛的咳嗽半天才缓过劲来,可是这样的境地他不得不找点东西把精神晃回来。

      小哥把烟掐在手里思索变天说道“那两个人其实是日本人!他们化名一个叫王添,还有一个姓李的叫李子木,这二人可能与是来寻找“独眼蛇盘花”的秘密而来!”

  “独眼蛇盘花”李建党独念了一句,小哥却示意他不要说话,自己的话没有讲完。

  小哥继续说道“独眼蛇盘花据说是“鬼尤古国的图腾,可这花又称是来自地狱,此话又称“彼岸花”往往生长在黄泉河畔奈何桥边,其中积蓄了太多了怨气,又被世人誉为不详之花。可是那两个日本人为什么研究这些东西我就不知道了。

  李建党听完想了想说道“那你对“鬼尤古国”了解有多少?”

  小哥摇了摇头“真的不敢撒谎了,事已至此编谎话也没意义,这个国度在历史上记载的就如星河大海里的一粒沙,一粒尘土,根本查不到起源,也查不到是如何灭亡的!”

  盗墓贼再一旁也是补充道“其实我也盗过类似的这种墓,是在陕西那边,“独眼蛇盘花”我在哪个墓里也见过,我倒是觉得“鬼尤古国”不是一个国度,到是一种像是宗教,不过这也是我的一些偏见,不足为证,这也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小哥点头同意了盗墓贼的看法说道“那两个日本人是中国通,在他们与村长的交流中我得知一些细微的线索,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好像是为了墓主人的一件东西,那东西貌似叫“鬼志”是记载“鬼尤古国”崛起与灭亡的事迹的一本书!”

  李建党差异便又问““鬼志”是什么东西,那村长和憨娃子也是为这东西来的?你又是为了什么来的?”李建党感觉小哥没说实话噌的一下地站起来,从怀里掏出枪“你他娘的没说实话,说你是谁?村长又是谁?你们怎么会和两个日本人混在一起的?”

  盗墓贼也听出了端倪,他从腰间抽出匕首“你妈勒个巴子的,你小子果然是个祸害!说你什么目的,不说老子现在就整死你!”

  小哥也是吓坏了,一个拿着枪一个拿着刀的,他哪见过这阵势,爬到角落窝起来说道“他娘的我什么目的,我他妈的说八百遍了,我就是来盗墓的,我能有什么目的,那两个日本人给我一大笔钱让我跟着做个智囊,那个死的也是他们找的,村长和憨娃子是他们联系好久的人,你们一进村子他们就盯上你们了,更在你们身后好几天,可是日本人说你们太慢了,于是逼迫着村长带着他们先来了!接下来进墓里的情况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我就是个北京潘家园一个卖假货的,你们至于吗?算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听到这里,李建党把枪便收了起来,盗墓贼尴尬的一笑“没事没事,所谓拨开云雾见青天,没事了,以后有哥在,你跟着我混吧。卖什么假的,以后让你天天卖真的!”

      小哥叹了口气又点上一支烟“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咱们该是想想接下来如何行事吧,依我看来,我们应该先去到哪个空地区,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再做定夺,你们看呢?”

  盗墓贼看了一眼李建党说道“其实我俩也正有此意,既然大家没了隔阂,那就好好的争取都活着出去,行了好话多说就成了扯犊子了,走吧前路飘渺,都当心脚下!”

  李建党却还有疑议,挥手拦住盗墓贼“且慢,小哥你难道没看过憨娃子的本子吗?它可说过有人曾经来探过墓,这话不假吧!”

      

      小哥看了一眼,刚刚舒缓却又怒目而争的盗墓贼说道“这……不是你们也知道,那都是人家自己的秘密,俗话说势在必得,他手里拿着的东西怎么会给我们看呢,就憨娃子的本子两个日本人花了很多钱想买,那小子都不卖,你说我能知道啥?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夜明珠之美是人窥视,贼心不死之人也大有人在,那憨娃子在临死前我偷偷拿过来看了两眼,不过上面的东西都是假文,根本不知道写的那些是真的那些是假的,再说我也没时间仔细研究,又怕村长看见,两个日本人虎视眈眈,我也就没敢多想又塞在了死去的憨娃子身上!”

  盗墓贼骂了句“操,你咋不拿着,这下好了,咱们咋走,这他妈瞎子摸象,根本就是不清不楚啊!”

  李建党到是很犹豫了半天说道“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大家都小心吧。”

      李建党思索着既然小哥说不知道,也只好相信他,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三人潦草的吃好早饭,背起背包,盗墓贼把小哥松绑,然后将自己的衣服脱下系在腰间,系紧鞋带,三个人各自准备完毕,来到石梁,就开始尝试着向下攀爬第一步。

      令人觉得讽刺的是,在三个人里面,李建党可能算是体力最好的,所以火把就由李建党拿着。想着每一次科考都是拖油瓶,怎么这一次就担当了这么重大的责任,李建党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话虽这么说,对于现在这种状况我也没有话好说,三人一步一步,缓慢地将自己的身体放到悬崖下面,向漆黑一片的洞底爬去。这一路爬得很艰苦,有几次李建党几乎从悬崖上滑落下去,但是总体来说,这里虽然陡峭,但是并不难攀爬,胆大心细,就是小丫头片子也能爬下来,只不过是多消耗点时间而已。

      下到一半的时候,小哥的脚已经抖得不行,看样子这人不太习惯爬山,大概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的工夫,李建党的脚才踩到了久违的地面。

      从地面上去看那些尸体,有一种无法言明的恐惧非常强烈,这些尸体应该都是殉葬的奴隶或者战俘,尸体长年累月在太阳晒不到的阴冷潮湿的洞里,骨头上呈现出一种霉变的黑色,空气中更是弥漫着很浓的霉味。很多尸体都曾经给肢解过,尸体的表情狰狞,我甚至发现很多尸体好像都长着獠牙。

      李建党把小哥从悬崖上扶了下来,他一个蹒跚就踩到了一颗头骨上,将早已经腐烂的头盖踩了一个窟窿,幸亏被李建党拉住才没陷进去。

      他好不容易站稳了,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真是让你们见笑了,在下自小就体弱多病,见风就倒,就我这身子骨,这倒斗的买卖恐怕是没有下次了。”

      李建党安慰了他几句,抬高火把照亮四周,看看这路该怎么走。尸体堆积如山,尸体之间,有一条小径直直通向前面,火光有限,三人只能看到十几米外,再远就看不到了,不过三人在悬崖上面看的时候,已经看准这条路就是直通到那块平地上的,估计着只要往前就能到地方。

      小哥体力透支得太厉害,实在走不动了,盗墓贼让他在这里先喘口气,也顺便看看,这里的尸体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盗墓贼四处转了几圈,看了半天,没看出个究竟来。

  李建党发现小哥明显有表情的变化,问他:“看出来什么了?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他对李建党说道:“这里好像有一些不是人的尸体,这些头骨的结构不对。”

      李建党心里直起鸡皮疙瘩,心说难不成是尸变之后的僵尸骨?忙问他如果这不是人,那会是什么?

      小哥对李建党说道:“现在看也看不出来,你们要想知道,我得多看几个,最好能找到没完全腐烂的,在这些尸体堆积处的内部不知道有没有,要不要看看?”

      盗墓贼走了过来听到李建党的话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你说得倒是轻巧,这里面的尸体给这么重的阴气罩着,肯定有尸变的迹象,要是开出只粽子来,我们也没带黑驴蹄子,你又不能蹦不能跳的,弄不好,恐怕三个人都得交待在这里。”

      李建党和盗墓贼的想法一样,就对小哥说:“不用了,咱们又不搞研究。研究这玩意的考古学家意见生死不明了,咱们还是安生点好!”

      小哥干捣腾古物这么长时间估计早先也听过不少粽子的事情,点头对正看着的二人说:“我也就是说说,他娘的要是真出来个粽子我还不第一个歇菜啊!”

  dq酷x匠0网唯a一/E正0M版Z,!^其a他都,是{盗eK版Z

      李建党看火把用了很久,烧得很快,火焰坚持不了多少时间,在这种地方如果火把熄灭,那是要命的事情。想要再制作照明的东西非常困难,最差的情况,我们不得不摸着尸体走路,于是就不让多歇,蹲了几下就催着他们上路。

      三人沿着小径向前走去,两边是一排又一排的尸体,在尸体的中间,让大家欣慰的是看到很多石人混杂在里面,洞穴的底上是泥土,这让李建党觉得很惊讶,走在上面并不是很踏实,想起这些黑色东西也许都是死人腐烂而成的,大家就觉得有一种脚底板发凉的感觉。

  走了一会儿,火把的火焰就小了下来,光照的范围逐渐缩小,三人就加快脚步,开始向前小跑,不一会儿李建党就开始觉得奇怪,从悬崖上面看下来,这里距离也就二百多米,脚力最差五分钟内肯定就到了,怎么三人走了将近一刻钟还是没看到那坑的影,难道是黑灯瞎火的,在什么地方走了岔口了?

      三人又向前跑了一支烟的工夫,还是老样子,前后都只能看到成堆的骨头,再远的地方就是一片黑蒙蒙的。

  李建党不由暗骂,这下子失算了,没有想到下到底下来,这里的视野被黑暗所限制,不管哪里看来都是一样,现在不知道跑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这时候小哥实在不行了,一把拉住盗墓贼大喘气,看着一边的李建党说道:“别……跑了,没…没…用,我们他娘的估计是中了鬼打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