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党被那不人不鬼的东西的一句话吓得一愣,心里想着这鬼咋还找自己救命呢?难不成不是鬼是人!

  李建党忙扶正那不人不鬼的家伙,拨开他的头发一看,差点又没吓死,李建党一个倒仰把那不人不鬼的家伙一推“你大爷的真是冤家路窄啊!你死了几回都不死你命真大啊,你是咋跑这里来的?”

  盗墓贼在不远处吼道“你个王八犊子玩意走不走,你中邪了,跟一个鬼腻歪什么还不快走。”

  李建党没搭理盗墓贼回头把那不人不鬼的家伙带着向盗墓贼游去,一边游一边说“你才是鬼呢,你看看这是谁,这是不是那个小哥?”

  盗墓贼也朝李建党这边游来,他打眼一看李建党抓着的人吧哒吧哒嘴说“啧啧啧,还真是!不过你看这人咋这揍性了,不会死了吧,在这冷水里泡这么长时间好人也泡坏了!”

  此时小哥已经脸色惨白,估计也是吓得不轻,而且体力也估计透支的动弹的不得,再看双翻眼白,已经是神智不清的状态了。

  李建党从前面抓着盗墓贼从后面推着,此时二人也是体力透支,终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命大的小哥托出水面,俩人出水后也不敢休息盗墓贼纳闷问道“这人怎么会在这里?他是怎么进来的?这小子真他娘福大命大造化大,命不该绝啊!”

  李建党摇了摇头:“不对,这小子心眼多的是,这家伙可能落单了,不敢一个人行动,所以就一直在我们边上监视我们,见我们下水了,他以为我们找到了出去的路,就也下水跟着我们,不过他没想到我们下水是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这时两人才明白刚才一路上听到的水声,估计就是他跟着的时候发出来的。小哥还背着背包,吸了水,拉着他直往水里去,盗墓贼赶紧将背包从他身上扒了下来,问李建党道:“现在咋整这人是他们一伙的,带着肯定不行,要不然……”

  盗墓贼做了个杀头的手势不再说话。

  李建党此时也炸头,虽说是个麻烦,但是杀人这真下不去手,虽然每次都有杀心,可真到了见真章的时候,也麻爪。

  盗墓贼,正等着李建党说下文,如果李建党说杀,那盗墓贼也就不客气了,李建党说不杀,盗墓贼也不好说动手杀人。

  李建党想了想,说“你要想杀你就杀,反正我是不建议杀。”

  盗墓贼也犯了难说道“那算了,我也下不了手,先找个地方出水,以后收拾他的机会多的是!”

  事已至此二人也不在议论小哥的生死,毕竟家国无小事,人命比天大,两人调整好一切便又向里面游去,游了大概十几分钟水下便出现了一道宽长的石阶,一直从水底拾阶而上,直到高出水面十几阶,两人来了精神,拖着小哥缓慢地靠近,然后踩着阶梯走出水面,一出水面李建党就趴下了,脑子里只想着一个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盗墓贼把小哥放好自己也是趴在一边大口喘着粗气,良久盗墓贼爬了起来,自己跟哪鼓捣鼓捣不知道在哪整出一伙吧,还有一瓶二锅头,盗墓贼把二锅头往嘴里灌了几口,之后往火把上一喷“曝”的一下整个黑暗如同犹如迎来了黎明豁然崭亮!

  李建党转头四处看去,原来这所谓通往冥府的入口,也只不过是藏在瀑布后面的一个溶洞,不大不小,似乎也是天然生成的,不过有些地方似乎被认为的休整过,看起来不是那么粗糙了。

  阶梯之上是一座平整的石台的四周有四根石柱,上面刻满了鸟兽的纹路,石台中放置着一个“独眼蛇盘花”一条大蛇如鬼魅般的盘在花上,你说这蛇是要贪吃想吃口蜜却又不象,你说他要保护这花也不像!总之诡异的异常。

  盗墓贼见李建党愣在原地走上前去说道“这是一个祭坛,类似的我倒是见过,不过我倒不知道其中有什么联系。”

  李建党忙问“你在哪见过?”盗墓贼摇头没有说走过去便搀起到在一旁人事不醒的小哥。

  盗墓贼把包裹和小哥放在了一旁干净点的地方,李建党则是走上石台,他看着前方的场景不禁吓了一跳忙回头想问盗墓贼,可盗墓贼已然来到他身旁,盗墓贼点上一支烟,看着石台说道“怎么样怕了?”

  李建党虽然心里怕了可是依然保持着一切如初的神情说“怎么会,要死早就死了现在怕有什么用,不多说了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盗墓贼则是摇头“看样子这就是墓室的入口正处了,你说古时候这帮瘪犊子玩意也真是厉害啊,你看这台阶修的足有俩卡车宽,也不知道通到那块,你在看这台阶足有上百层,火把的光线都照不到底部,根本就不知道下面到底有什么玩意。”

  盗墓贼见李建党没搭茬便继续说道“如果这是通往冥府的入口,这里可就是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你敢下吗?这下面的景象恐怕不是常人能理解的,怎么样有没有胆子跟哥走这一趟?”

  李建党指了指一边的小哥,说道:“怕个屁,我恨不得快点下去,不死不活的遭这罪,可是这个家伙怎么办?”

  古墓的入口此时已经如此接近,盗墓贼和李建党都按捺不住想要马上下去探个究竟,可是碍于多了小哥这个拖油瓶,又不能扔下他不管,又不能弄死他,让人头疼不已。

  李建党想了想说道“要不把他弄醒吧,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

  盗墓贼点了点头,二人便开始使用各种手段强行的给小哥弄醒了,按照李建党的回忆这小子再不醒,盗墓贼就要给他做人工呼吸了!

  就在二人要使出杀手锏人工呼吸的时候小哥醒了过来,盗墓贼翻开他的眼睛看了看,说道“还真是命盘过硬,这样都不死,醒了就睁开眼,别像一根烂茄子跟这瘫着了!”

  小哥已经逐渐恢复了意识,知道此刻是有人救了他,可他再一看落到了李建党和盗墓贼手里,便无奈地点了点头,只是睁着眼睛不说话!

  李建党看人醒了想也没想“嘿你大爷的,命大的,你真行啊,三番两次都不死,说说你信什么教的!你别害怕我们和你们那伙人不一样,我们不可能杀你的,要想我们还带着你你的老实点,不然我就把你直接崩了,你可知道你要死在这里可没人知道!”

  酷|匠l网唯“一、正版,c其j他V都是!t盗@…版;M

  小哥点了点头,张开嘴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盗墓贼拿出酒灌了几口到他嘴巴里,酒很烈把他灌得剧烈咳嗽,干呕半天也吐不出来什么东西。

  盗墓贼从腰间抽出绳子他的手捆了个结实,对李建党说:“这小子心眼极多还是先把他绑上咱俩也能安全点。”

  小哥也实在没气力反抗,由得盗墓贼把自己绑上。

  盗墓贼再三检查发现没什么问题点了点头对李建党,李建党倒是很不在意,心想你这小子如今都这揍性了还能翻了大天不成!

  盗墓贼嘴里碎了一口压着小小哥打头,那小哥也是一脸不愿意,可是没招只能从了打头第一个向更深的墓穴里走去。

  台阶很长,但是出于谨慎,这百来阶的石阶,三人还是走了很长时间,终于,前面出现了平坦的地面,我们来到了阶梯的底部。

  阶梯的底部,是一块秃出的黑色石梁,再过去,就是一个断崖。这种地貌,可能是地下水道所在的岩脉是一个阶梯形向下的结构,有些地方发生过山体运动,造成一系列的断层而形成。断崖下面一片漆黑,多高、有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下子三人发愁了,如果有手电倒还好,现在一个小火把,如何照得到下面有什么东西?李建党问盗墓贼怎么办,要不要把火把扔下去。盗墓贼想了想说“净扯淡,火把能下去咱们能下吗,你说你这瘪犊子玩意咋主意有时候比这个小哥还怪呢!”

  这时候,一边的小哥有气无力道:“你俩研究事能不把我掺合里吗,我这叫智,他那叫愚智,我包里有火渍啦,不知道还能不能用,试试吧!”

  盗墓贼忙去翻小哥的背包,正如小哥所说的,果然有三把火渍啦。因为防水原因,两把都不能用了只有一把估计还好用!盗墓贼走到小哥身边说道“没想到你还挺识趣,不过咱们丑话说前面,你可别炸刺,让我知道,下场你这么聪明,不用说了吧。”

  小哥浑身五花大绑窝在边上一阵坏笑“嘿哈哈哈哈,人生不如意,何须多言语,事已至此,我有分寸!你们且行吧。”

  盗墓贼被小哥的话语说的一愣,半天硬没敢发言,李建党此刻才明白这盗墓贼是个大老粗,根本不明白小哥说的是啥意思!

  李建党摇了摇头对盗墓贼说“大老粗一个,你别研究他的话啥意思了赶紧研究下边吧,你跟一个半死不活的较什么劲啊!““我,我!”盗墓贼干我了半天没了下言,之后一拉火渍啦的引子,那火渍啦后屁股蹭蹭蹭冒烟,盗墓贼想也没想便扔了下去。

  火渍啦的强光在底部炸亮,一刹那,整个山洞清晰地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三人往下看去,一下子,三个人全部僵住了。

  一开始,三人还没有意识看到了什么,等全看明白过来,人一下就蒙了,三人同时张大嘴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本来就是半死不活的小哥,看到下面的情形,一步没站稳,几乎掉下去,盗墓贼打着牙颤抖不已,面色苍白如纸,他的脚不配合身体的往后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