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恍如隔世,李建党点上根潮呼呼的烟问盗墓贼“那几个不人不鬼的你看见了吗?还有考古学家工程师你找到他们了吗?”盗墓贼叹了口气:“就那几个货估计没我们幸运,下水的时候就没看到他们,不知道有没有跳下来,考古学家和工程师估计也是凶多吉少,我想要是他们跟我们一样,那不是给冲到其他地方去了,就是已经淹死了。”盗墓贼点上根烟“不过我们的情况也不是很好,装备全没了,也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走,你看这里分支岔路很多,这种洞又是出名的复杂,像迷宫一样,如果找不到出路那只能在这里瞎转!”

  李建党向黑暗中望去数了一下,发现能看到的水面以上可以行走的溶洞大概就有七八个,黑暗中的就更多了,就说道:“刚才听那些人说,要通过这一段溶洞区域,必须找到那条古时候先民用来引路的铁链,这段铁链给隐没在水下,一端在密道的尽头,那另一段应该是在这水潭子里,如果能摸到,就能顺着它进入古墓的腹地了。”

  盗墓贼皱了皱眉想了想,说道:“说到铁链子,我想起个事。你知道,从上面掉下来那一刹那我是清醒的,一下子给插进水里最起码有六七米,那水底下他妈的全是我们刚才在石道里看到的石头人俑,那时候一晃眼的工夫,我好像真看到有一条铁链子横在水里,不过我告诉你,这铁链子不是通到这些个溶洞里去的,而是直插到瀑布下面的乱流中去的。”

  李建党听了一愣,怎么可能,如果是这样,那通往古墓的入口,难道会是在这瀑布的后面,隐藏在急流之中?

  李建党听着不远处瀑布的轰鸣,想起刚才我们坠落时候的情景,忽然心里灵光一闪,对盗墓贼说道:“那就更没错了,而且要是我料想的不错,这座古墓也许不是修建在我们人间,很可能是建造于阴间,黄泉碧落之下!

  盗墓贼听李建党这么说,不明白李建党是什么意思,却被李建党森然的口气所感染,他低声问道:“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李建党笑了下问道:“你还记得不记得向导和我们说起的,近代一伙道士说的南天门下有一黄泉,生者不可入!此泉与冥府相连的传说?”盗墓贼头道:“当然记得,说是南天门内有一道黄泉,这条黄泉就是阴阳两界的通道,当时咱们还都不相信来着你忘了”李建党说道:“不,现在看来我们是错了这里的阵势真的犹如一黄泉之地,是我们领会错了前人的意思。你回忆一下,刚才那条我们坠落的瀑布,因为水下温泉的关系,瀑布的水流呈现一种奇异的黄色,如果我料想的不错,那就是所谓的‘黄泉’从瀑布而下正式墓穴入口就是所谓的冥府!”

  盗墓贼抓了抓头“像是有点像,可是不可能啊,只有曾经进过山内、看到过这里的人,才能知道瀑布的事情,但是这里环境复杂,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说到这里,他自己都已经意识到什么,叫道:“这帮王八犊子是假道士,难不成是我们的同行?搬山派的”李建党点头同意,“不错按道理来说姑且只能如此断定。”

  盗墓贼兴奋起来“那就说得通了,你想那大部分的阴兵传说,也是清末民出年间流传起来,难道就是那几个搬山道人传出去的。”

  李建党点了点头:“那是大有这个可能,不过我们现在不用去理这一层,你再来回忆,那传说中还有一个说法,就是‘黄泉瀑布是阴阳两界的通道’,你想铁链通到瀑布之后,那瀑布后面必然有通往古墓的通道,如此说来,那古墓不正是在冥府里吗?”

  盗墓贼脸色难看起来,说道:“不会,肯定不会,净扯犊子,人们都为了成仙得道谁他妈能把自己往冥府里送,绝对是扯蛋的?”

  李建党哈哈一笑“你他吗还真信,你也不想想哪几个搬山道人能说人话,他们说的话就不能这么值得去了解。我觉得有两种可能,第一,这可能是当时的一句暗语,意思是,这条瀑布就是古墓和现实世界之间的通道;第二,或者是他们在瀑布后面的溶洞里看到了什么景象,让他们以为,他们来到了冥府之中。”

  盗墓贼听李建党说完紧张起来“如果是第二,那我们可能要做好心理准备,这里面恐怕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一面,干盗墓这些年什么都见过倒是你自己小心点吧,关键时候我可说不准能不能保得住你!”

  李建党看着盗墓贼“要不我们还是回去算了,这太危险了,根本不是我们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了。”

  盗墓贼缺摇摇头“好不容易来到这里,不进去看看太可惜了,而且,这瀑布如此巨大磅礴,怎么可能爬得上去,四周的溶洞又是九死一生的地方,现在只有到达古墓,然后再找寻办法出去,才是明智的选择。”

  李建党心里一想也是,这左右为难的局面只能选择比较容易的一边,按原路回去估且不用想了如今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

  经过两人整顿再三,发现最头疼的是没有照明的工具,两人从瀑布掉下来时手电都没了如今只能抓瞎或者举着火把去游泳。

  盗墓贼把手枪拿好,看了看四周的黑暗,对李建党说“只有一个办法了,咱们把这些柴堆起来,把火烧大了,然后借着火光游过去,这样就算游不到,也能再对着火光游回来,你说怎么样。”

  李建党想了想,知道这是唯一可行的了,说“那行,咱们就先赌一把。这一天就玩赌命的买卖了,这命就一条他娘的没了就没了,拼了,总比窝在这强。”

  说罢两人开始脱下衣服,全部塞进包里,然后又用手套和木棍做了几个短火把,先放进背包的防水层里,然后燃起大火,暖了身体之后,跳进水里,开始顺着水声向瀑布游去。

  这水寒气逼人,李建党只觉得游了没一会身上所有的的骨头都被冻上了,好像要抽筋的感觉。

  游了一会四周水声放大,李建党停下来,一边踩水,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想判断好方向再游。

  这个时候,李建党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水面上划了一下,盗墓贼也回过头去也看见了,只不过因为已经离开火堆太远,而看不清是什么。

  盗墓贼掏出手枪,警惕地看着四周,问道:“小李你说这里该不会有那种怪物吧?”

  李建党只感觉浑身发虚想到这里水域广阔,要是真有那种怪物,两人肯定早死定了,李建党刚想说没有不可能有,不远处却又传来一声水声,非常清晰,心里顿时不安起来骂道“别他娘说这说那了,赶紧走此地不宜久留!”

  $酷c匠O+网\,首!$发《4

  盗墓贼立马反应过来,马上甩动双臂,向瀑布继续游去,此时二人身后的火光越来越微弱,变成一个小点,两人只好硬着头皮在黑暗里一边呼应一边前进。

  不一会儿,水流逐渐湍急,靠近了瀑布的水流领域,两人便加大力度,速度却越来越慢,游泳开始艰难起来,李建党咬紧牙关想扑水到前面,可试验了几次都没成功最终放弃了。

  体力一点一点消耗,眼看就要给水流冲回去,李建党心急如焚,这时候盗墓贼大叫“这样游是绝对游不过去的,前面是瀑布落下的水流激起的乱流区域,里面全是大大小小的漩涡,要想过去,必须贴着潭底,一点一点从乱流下面潜水过去。”

  说着盗墓贼一个猛子翻进水里,一下子便消失了,李建党一看人没了也跟着他潜了下去,顶着急流向前拼命前进了几米,下到水潭的底部,忽然看到前面的水底,竟然有一点模糊的白色亮光。

  李建党认得那光亮,那是自己的防水手电,李建党心里暗说一声好,这盗墓贼整来的东西果然不是盖的,东西果然够结实,现在还亮着,忙鼓起一股力气向它游去。

  水潭的底部没有任何的生物,白色光源照到的地方,我看到大量的石俑整齐地摆在下面,上面已经腐烂成白骨的人头有的已经脱落,有的还牢牢长在石俑的脖子上,水潭的中间,似乎还有一座石台,上方的水中还似乎漂着一具白布裹着的尸体。不知道是为什么李建党总感觉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