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哥笑罢说道“这一般情况下热水都是是漂在冷水上头的,只要我们潜到水下更加深的地方去等上头的烫水漂过去了,如果能闭气熬得过那段时间就还有一线生机!憋不住那也的自认。”

      大伙一听,也没人去否决因为迫在眉睫哪有时间再去想有的没的,李建党一把将他又推回到下面,然后自己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拉着尼龙绳一直往下游。心想这下你要还不死那我以后也信你的教!

      这地下河不知道到底有多深李建党一直潜到三四米感觉水温冰凉了才停下,自认为水性还好,就开始闭气不再动弹。

      闭气的这个时候李建党突然发觉自己的手碰到一团东西,好像有什么挂在了自己面前他适应着睁开眼睛拿手电一照,突然看见一张极度狰狞的脸出现在尼龙绳后面,吓得李建党一口气没憋住差点把水吸进肺里去呛死过去。

      李建党心里这个虚啊,心里也是苦笑,得了上面滚滚黄汤,你又出现了,看来今天小命是要葬送于此自己也没有别的生路,如今在水里这也并不他法了,来吧整死我我好陪你一起去去阴曹地府,路上也有伴了!等老子在过二十年还是英雄还是好汉!来世换个教信信!

      可是半响那该死不死的尸体也没动,这时李建党才明白这该死不死的应该是已经死透了,在奈何桥上落下从上游冲下来的时候卡在里动弹不得了,李建党心中想着想着不由感叹,这你这家伙也真是死来死去最后死在这了,唉下辈子换个教信信,没准你别那小哥命还大!

      李建党看一同卡住的还有几个背包便翻了翻里面的东西,虽然没什么特别有用的东西,心想反正自己的背包也没了,有个背包装东西总比没有强不是,于是挑了个囫囵的背在自己身上。

      就在李建党翻腾剩余的背包的时候水开始有点发烫了,虽说这水一时不是太热可李建党还是觉得不妥,便向更深的水下游去,可没游几下热水已经如崩坏之势汹涌而来,可是人哪有水快,李建党心下一慌暗道完了,时光仍染我命休矣!

      滚烫的水一下子将他裹在其中,只是几秒钟的工夫,马上就意识到那个疯子想出这么个疯子想法根本就是赌命,这他妈的水流量大的惊人,在水底与在上面区别只是一个滚烫瞬间死亡一个八分烫慢慢煲死!这赌命的买卖如今变成了横竖都得烫死,真是疯子想的办法所有人跟着一起疯,这时盗墓贼已经游到了李建党身边他被烫的张牙舞爪,他指了指瀑布又指了指自己的嘴意思是一直这样不烫死也憋死了!还不如跳下去在赌一次!

      李建党看了看那个该死不死的尸体心说哥们,老子马上就下去陪你了,突然一股更热的沸水涌来,李建党手一松没了知觉!

  良久李建党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四周一片漆黑,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电不见了,左右摸了摸手电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身下是一块圆滑的石头他此时正倚靠在这石头上,他把所有意识都抽回来发现自己没死边上好像还有流水的声音“这他吗什么鬼地方?”李建党喊了声发现还有回音!

      李建党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记忆开始一点一点地出现在脑子里,瀑布,滚烫的泉水,该死不死的尸体。

  忽然李建党只觉得脑袋炸疼,刚才的情形浮现在脑子里,刚才好像是顺着水流直坠下断崖,然后就掉进了下面的水池里,那水冰凉冰凉的,和滚烫的泉水有着天壤之别,入水的那一刹那觉得耳朵突然一静,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估计是因为落水的时候冲撞到了什么东西,把自己磕晕过去了,从十几二十米高摔到水里,如果身体把持不好那可就和人跳楼差不多了基本上是没有区别的    李建党摸了摸身子还是湿的,心里疑惑难道掉下瀑布之后,给下面的水流继续冲到了这里?还是干脆……,来到了阴曹地府?

  李建党试着做起身,才把头一抬,突然咚的一声脑袋撞在了头顶部很坚硬的东西上疼得李建党眼冒金星,忙用手一摸上面好像是一块平板,心里也学着那个死了好几回也死不了的小哥说了句“卧槽这什么鬼!”

      李建党缓过神来,开始四处摸索,他发现自己的四周围一尺内都是粗糙的木板,敲了敲,后面是空心的。这应该是一个独立的空间,自己应该是被关进什么地方了!可是他转念一想不对呀,自己明明是落水了,怎么会……一时头绪不清也想不明白,自然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建党发现想不明白就开始行动,他开始左右撑了撑发现撑不动,又开始撑上面的,这一撑却发现上面的木板可以活动,手一用力上面被推开一点,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光。

  等他把上面的木板撑开发现不对,做起身来不由得吓得是浑身冷汗直下!

      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人扔在了这里,而这里是一个水晶的石室,石室门口插着一根火把,将周围照得通亮,再看一旁心几乎吓了出来,又是那个雕刻,那个被称为彼岸花的雕刻“独眼蛇盘花”此时正掉在自己的头顶,那雕工堪称一绝,那花犹如刚采摘下来一样那蛇竖着只独眼蛇身盘绕在画的股经上,蛇头吐着信子栩栩如生欲做扑下来之势!等李建党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只棺材里面,棺材的盖子被自己刚才掀翻在一边,整个场景诡异异常!

      李建党为了给自己壮胆骂了声“靠你大爷什么鬼地方?谁他娘的给我放到棺材里去了?老子还没活够呢,是谁给我出来,一群你妈疯子!”

      李建党走出棺材,观察四周,心里越来越奇怪,心里感叹哎呦喂这得多大手笔啊用水晶装饰!

  x酷/匠网6G永4久》免V费看O`小Lo说f

  再看雕刻着独眼蛇盘花的头顶感觉一阵熟悉,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物,一件过了很久的事情,他的父亲曾今研究过的一张相片,相片里照的就是这“独眼蛇盘花”

      就在李建党诧异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邪风吹向自己,这风很冷李建党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忽然耳旁传来一声声悠扬的叹息声,前面几声也是听不清后面的几声倒是挺听明白了:“你他娘的醒醒,没死给老子起来,你要再不起来老子可走啦。”

      李建党一个激灵,忽然发觉不对,这声音貌似是盗墓贼的,突然李建党知觉眼前一黑,发现周围的东西突然都消失了,眼前朦胧中,盗墓贼正蹲在地上砸着自己的胸口。

      原来是一个梦啊,李建党苦笑了,摸着自己的脖子坐起来,转头一看,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石滩上,边上是一个水潭,瀑布的轰鸣声还是非常的响亮,但是因为光线的原因却看不到瀑布的位置,石滩上点着篝火,盗墓贼此时正疲惫的躺在一边,嘴里不停的笃念我就不该来,我就不该来的。

      李建党做起来晃了晃脖子又摸了摸身上的零件感觉没事,看着一边的盗墓贼叨叨姑姑的苦笑了一下,之后又想起那个梦,心里非常奇怪,自己怎么会做了一个这么奇怪的梦,难道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盗墓贼不再叨咕把水壶递给李建党,李建党喝了一口发现水是咸的,看了看四周,嘶哑着问他:“这水咋是咸的?咱们这是到哪了?”

      盗墓贼整了整心情说道:“这是盐水咱们到了瀑布下的水潭边缘,那瀑布就在那里,你刚才掉进水里的时候摔昏过去了,老子死死拽着你你才没给瀑布底下的乱流卷到水下去,你可真得谢谢我,要不是我你现在应该和那个该死不死的一起上黄泉路了。”

  李建党看着前方昏暗中一道由上而下的奔腾之势骂了一声“他娘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疑是银河落九天啊,真他娘的壮观!”

  李建党尝试着站起来,发现自己并没什么大碍,困难地走了几步,环顾四周篝火的光照开去,两人待的石滩不大,呈现一个月牙形,一边的黑色水潭面积巨大,洞顶无数像腿粗的钟乳垂入水面,形成各种形状的石柱子,而水塘的四周有几个溶洞,大如象穴,小如鼠道,一个个深不见底,有的在水位上,有的在下,地下河水从里面注入流出,是个典型的喀斯特溶洞地下湖。

      李建党是做地质考察的知道这种地理环境,一般是在第四季冰川时期形成,要经过万年的逐渐扩张贯通才达到眼前的规模,这些岩洞的历史已经远长过人类的历史了,没想到这大山之内,还有这样的地方。

      两人待在的水滩之上,除了两人之外,还有很多搁浅的树枝和杂物,盗墓贼已经拖上来一些晾干,那堆篝火就是用这些东西烧起来的。

  这水潭寒气逼人,如果没有这一堆柴火,恐怕早已冻死在黄泉边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