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奇怪的时候,那年轻人已经怪叫着从暗道里走了出来,看见这等壮丽的景观大叫:“卧槽,这什么鬼!”

  李建党回头看去,看到另一个年轻人跟着他后边走出来,这人带着副眼镜,看上去文绉绉的,应该就是那个小哥,他走近的时候,李建党才发现其实这人也上了点年纪了,并没有远看那么年轻。

  在出来的是工程师和考古学家,后面跟着憨娃子,然后就是村长,李建党以为后边应该还有一个人,却发现没人跟着了,心里纳闷,刚才的时候,他们不是五个人的吗?

  他们几个全部都打起手电,几条光柱在岩脉里来回扫荡,那小哥低叫了一声:“真是鬼斧神工,通往陵墓的神道竟然是一座桥,要不是亲眼看到,我还真不信。”

  那年轻人往里走了几步,皱了皱眉头退了回来,对那几个人说道:“不对这雕塑,这雕塑有问题!”

  村长看了一眼憨娃子,问道:“现在该怎么走?”

  憨娃子翻着他的本子,说道:“他们上次来探陵,曾在水下设下两条尼龙绳,顺着尼龙绳就能到达地宫的入口,这座桥不能走这是通往地府的奈何桥,两边的花叫做彼岸花,有迷惑人心智的功能,上了桥就受蛊惑会胡言乱语跳河!”

  手电都照向水里,果然,一条尼龙绳纵穿水底,村长将它拉出了水,掂量了一下,叫道:“他妈的,还真的有。”

  年轻人走过去拉了几下,拉不动,有点不安地看了一眼前面,说道:“陈老,这样走水路,恐怕不太妥当吧,刚才那个人死得那么惨,要是再碰到那怪物,我们全部都得交待了啊。”

  小哥摸了摸水,说道:“没事,这里水这么热,底下肯定有温泉口,绝对不会有怪物,有也焖熟了,憨娃子你想太多了。”

  憨娃子咧了咧嘴巴,似乎不太相信,问道:“真的?”

  小哥拍了拍他的肩膀,刚想说什么,突然憨娃子背后的水里炸起了一个巨大的浪花,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人就被水流带进水里,李建党慌乱间把手电转回去一看,只见一人形道水柱冲出水面,碰到洞顶,滚烫的水变成雨一样地洒落下来。

  小哥吓得脸色惨白,浮在水里直发抖,不知道有没有尿裤子。村长到底是见过风浪的人,在水里稳住一手已经将将枪拔了出来向水里开了两枪小哥看着湍急的水流大口的喘着粗气想必也是吓得够呛他对着河水大叫:“这他妈又是什么鬼!吓死老子了!”

  混乱之下李建党也没看清直接给水柱冲到的憨娃子的情况如何,考古学家和工程师也不知道在水里还是被水冲跑了,只听村长大声地问小哥水里是什么东西,小哥也是给吓坏了,磕磕巴巴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李建党转头去看,也只看到一大片水花,水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也是不明白貌似是个人形状的东西作祟!

  那水柱子喷上洞顶片刻也不见掉落下来,反而有越来越凶猛的势头,让李建党想起海里的大鱼出来唤起的情景,可这山沟沟里怎么可能会有大鱼呢,可除了大鱼什么东西还能扑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就在李建党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人影从水里钻出,李建党一看心里顿时一阵恶心,这不正是在怪物胃里滑出来,又消失不见的人吗,怎么在这。

  李建党还在诧异消失又出现的死人突然咧嘴对着李建党一笑,脸上的腐肉因为在水里的浸泡在那人咧嘴一下之下竟然掉落下来,李建党接着手电的光亮还看见有尸鳖在那人嘴里爬来爬去,李建党吓了一跳脚下一沉呛了口水,等他在浮上水面那人已经上了岸,用着人类根本不可能的走路步伐缓缓向奈何桥走去!

      这时候憨娃子突然扑腾了几下从水里钻了出来,不知道为何浑身通红,才走了几步就跌倒在水里,一动也不动。村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拿枪指着李建党,让他去把他拉回来。

  (e最新vK章W"节、%上●酷匠网+

      李建党心中这个气啊,这老家伙忒不是东西,可是后脊梁有枪顶着也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冲进水里面,可是当手一碰到憨娃子的身体李建党就感觉不对,他娘的咋热的像是刚出锅的馒头,再去推憨娃子心里也是没了底这人估计是熟了救不了了!。

    瞎想片刻李建党想把情况告诉村长可忽然又是一声巨响,水底又喷出一道黄气,李建党一看不对,这他娘的绝对不是鱼,也不是人做怪任何生物在这么高温度的水里早他娘的成锅底捞了。

  就在这时盗墓贼不只从哪里跑了出来冲我大叫:“瘪犊子玩意心思啥呢,赶紧钻到水里不要出来,这是阴间孟婆汤,人沾了就得去阎王殿报道了。”

    这水柱越来越大,滚烫的水开始像瓢泼大雨一样洒下来,李建党忙猫着腰钻进地下河里,其余的人被越来越大的沸水雨烫得跟杀猪似的,一看我往水里逃,也纷纷扎猛子跟了过来。

   那所谓的孟婆汤和地下河水混合在一起,河水的温度也高了很多,一猛子扎下去,简直就是游进了火锅汤里,全身都烧了起来。

  李建党游出几米探出头来,回头一看,泉眼四周的水已经沸腾了起来,热流迅速蔓延,他能看到几乎整个河面都开始冒出水气,再不找个地方出水,就要和那憨娃子一样被这奈河煮熟了!

  李建党回过头看来时的路,这时候再返回进来时的矿道已经不可能了,那边的水是温度最高的,几乎已经沸腾了起来,只有硬着头皮顺着地下水道去了。李建党看着水流的方向,心里后悔,刚才下水的时候应该选择逆流的方向,这样水流会把热水带到相反的方向,现在我们和热水一起顺势而下,在水中和水比快,简直是开玩笑。

  不过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方法,难道就在这里等死吗?李建党对盗墓贼打了个招呼,一马当先游在最前面,后面几个全部跟着李建党游了过去。

  借着水流的速度,李建党只觉得一下子就冲进去好几百米,感觉水温已经不再上升,当下松了一口气,回头仰泳同时拿电筒一照,看见盗墓贼正在对我拼命地招手,对着他大叫:“别他娘的看我,看前面,你这王八犊子玩意……”他话没说完,突然就给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嘴巴给压进了水里,后面几个字没听到,这个时候已经能够清晰听到身后传来了轰鸣的水声,等李建党转头一照,只见前面不远处水花翻腾,赫然是一个大的断崖,黄色的水流从断崖处倾斜而下,悬崖的下方是打雷一样的轰鸣,这肯定是水流冲击形成的瀑布,地下应该是……

   李建党一下子就慌神了拼命往回游,可老话说得好啊逆流而上不进则退啊。

  这个时候盗墓贼又探出头来,看着在水里瞎扑腾的李建党大叫:“靠边!靠边!你这瘪犊子玩意跟水较劲你也有两下子!”李建党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游向水道边缘,用力扒住洞壁,一下给水流冲出好几米才将自己停了下来,刚想松一口气,突然那个小哥被湍急的水流带了过来。

  那小哥就一边叫着救命一边从后面撞了上来,一下子与李建党撞了个人仰马翻,两人瞬间被水流卷到一起水底暗流汹涌一下子左右不平衡顺着水流便往下冲去。

  等平稳一些李建党再探出头来发现已经给冲到瀑布边上了,当下再没有可以应变的时间和办法,情急之下李建党伸手乱抓,竟然抓到了一根尼龙绳,水流太过湍急一时已经是到了万分紧迫的关头,李建党也是命不该绝在被冲到瀑布的边缘停住了身体,他此时已经没了力气剩存的一点力气抬头向下望去,双脚已经荡在悬崖下面,下面水声隆隆,漆黑一片,不知道有多高,不晓得掉下去会是什么结果!

  正庆幸自己命大,谁知道下面突然有人开始推开自己的脚,李建党颤抖着用手电一照,原来小哥正挂在另一根尼龙绳子上,李建党此时双脚正踩在他头上,李建党下了杀心用力踹了他两脚,心里暗骂你比我还命大,不行你的死啊,你不死我们就没活路了!

  李建党把他踹到一边,往边上一摸,发现四周的水下横着大量的尼龙绳,交错在一起,好像一条栏杆一样将从上游冲下来的东西拦住,只不过现在有些尼龙绳已经断了,从瀑布上挂了下去,出现了不少缺口。

  盗墓贼漂到李建党一边,李建党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同时村长也顺水漂了下来在另一边抓住尼龙绳停了下来。

  憨娃子的尸体从所有人身边漂过卡在了两条尼龙绳之间,盗墓贼伸过手去,将他腰里的装备拿了下来。

  李建党看他拿到枪来,努力伸出水面就想去打村长,忙一把拉住他,骂道:“你他娘的想什么呢,枪管里有水,你作死啊!”盗墓贼大叫:“我他娘的知道,可你说现在不动手以后还有机会吗?。”

    李建党将他往回一拉,怒道“你他娘的还有心思整死别人,管他娘的自己吧!”

   盗墓贼转头一看,来时的那片水流此时已经沸腾,沸水已经到了,经过几百米的冷却,这水丝毫不见降温,在几十米外已经能感觉到热浪冲了过来。盗墓贼看着那水流把枪一揣“王八犊子地,年年就盼着过年吃顿饺子,没想到今天自己变成饺子让这么大一锅给煮了!”

   此时挂在下面的那个小哥突然朝我叫道:“我有办法!”李建党被吓了一跳心说你大爷的你还没死,这样都不死你信什么教的便问道:“什么办法?快说!”

    那小哥大叫,“把我整上去不把我整上去死也不说,大不了我们一起死!哈哈哈哈。”

    疯子,操他妈的都是疯子,李建党赶紧侧身伸手将他拉上来被捞上来的小哥深深的穿了口气,李建党心里觉得不妙一把把他往下一带这阵势如果李建党一松手小哥就会掉下去。

  那小哥依旧哈哈哈哈的笑着,李建党也是急了骂道“你他娘的说是不说,我他吗的放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