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黄泉路上奈何桥

  考古学家想也没想,道:“不会,没听说过先入殓再雕棺材的,这应该是空棺。”

  工程师把眼睛凑到棺材盖的缝隙处,用手电照了照,道:“但是里面好象装了是什么东西?不信你过来看。”

  大家都走到他一边,远远的一看,果然,从棺材的缝隙里看下去,有一个黑色的影子躺在里面。可是是什么,还真看出来。

  盗墓贼吹飞棺材盖上的灰尘,敲了敲,想把手电伸进棺材的缝隙里去照,但是买的那手电头太大了,试了半天插不进去,他问道:“要不要打开看一下?”

  大家心里都感觉有点异样,考古学家就摇头“且慢,以前开棺材的时候边上总有几个老手,这一次就我们几个不稳妥,没什么自信,在说墓道里的人影,那个消失不见的尸体我们还没弄明白,怎们能胡乱开棺呢?”

  考古学家话还没说完,工程师忽然往后一缩,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方,手电都脱手滚了开去。

  几人给他吓了一跳,刚想问他干什么,忽然李建党只觉手上一凉,低头一看,一只干枯惨白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棺盖的缝隙里伸了出来,正抓在自己的手腕上。

  李建党顿时感觉头皮发怵浑身白毛汗与鸡皮疙瘩乍起,他发了疯一样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可是那枯手力气极大,不仅没办法脱手,还一个寸劲把他往棺材里拉去。

  李建党吓得几乎失去理智,混乱中拉住要跑开的盗墓贼,盗墓贼此时也是慌了掏出了匣子炮想用它来把住着李建党的那只尸手打断。

  可没等他瞄准,后面突然一阵混乱,把他拿枪的手猛地给扭住了。

  李建党当时不知道为什么盗墓贼不开枪心里又急又恨,盗墓贼想看扭住自己手的是什么东西,一边大吼一边挣扎开李建党。

  酷…\匠、{网正)版)'首~发》

  李建党在和盗墓贼挣扎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把那只尸手甩掉了,然后一脚蹬在石棺上,连着他后面的人全部摔了个人仰马翻。

  几人都是慌了,在地上打了两个滚,盗墓贼拿着枪左右瞄着,此时大家已经知道袭击自己的可能是人,其它东西不可能这么聪明!盗墓贼一下子胆子大起来,一个翻身跳了起来,就准备开枪。

  可没等几人看清楚面前到底是什么人,就听嘣的一声,不知道哪里刮来一道劲风,李建党在最后他的后脑给人狠狠敲了一下,我眼一黑,直接给打蒙了过去。

  李建党被砸得扑倒在地,朦胧中他发现有人拿着东西按着他,考古学家和工程师也是一样,按着李建党的人将他提了起来,押到一边棺材旁。

  考古学家和工程师也被压了过来,,倒是不知道盗墓贼这小子跑哪去了,押着李建党的人把他绑上看了看边上的同伙“妈的跑了一个,咋整?”

  这些人怎么会也在这里?李建党心里惊讶到了极点。难不成,他们就是开盗洞的人他们一直在留意我们,跟到了这里?

  这下糟糕了,这几个人是什么来路都不清楚,落入他们的手里恐怕凶多吉少,这种地方简直是杀人的最佳地点,尸体恐怕几百年都不会被发现。

  那几个人把三人绑好后,丢到一边,也不来盘问,而是去推刚才看的那石棺盖。李建党一看,看到那干枯的手臂还挂在棺材外面呢,不由得面如土色,吓得大叫:“你们干什么,里面那是只粽子!放出来我们都要倒霉!”

  那几个人一听,一愣,马上哄堂大笑,一个年轻人说道:“什么粽子?你好好看里面是什么!”

  说着用力一推棺盖,在李建党和工程师的大叫中,棺材盖子轰隆一声给推到了一边,随即,一个干瘦农民模样的老头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李建党一看,骂了声“靠”这不是那个村长陈老吗?他怎么会坐在棺材里面?随即马上就明白了,心里真想给自己一刀了结算了,竟然给人耍了!

  村长站了起来,将他那只白得犹如死人一样、布满干枯皱纹的鬼手收进衣服里,然后翻出棺材,来到几人身边。

  李建党看着他的手,指甲是黑的,忽然意识到那可能是天生如此啊,自己没见过才会大惊小怪,他想到从前在考察队在一个上村里也看见过类似的手看上去一模一样。

  李建党心里暗道,难不成这村长的手这个样子,也是天生所致后悔刚才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要是刚才没给吓成这样,几人也没这么容易给逮住了。

  村长打量了坐在地上的三人几眼,也不说话,只是点起一支烟,用他们那里的方言和边上几个人说了几句话,那几个人看了看我们,都点了点头。

  李建党以为他们要付自己,不由全身戒备,没想到他们却不来理他们三人,而是围到了棺材的边上。那存在改用普通话,对一个人道:“憨娃子,根据死去的那个当时说的方位,这个地方就是当年陵墓地下水道的入口,但是这里啥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有点胖的中年人,吃力地蹲下来,拿出一本簿子看了看,说道:“不会错嘛,就是这个地方啦,肯定是封墓的时候,把入口藏起来了,暗门应该就在这个房间里。”

  村长看了看四周,又问其中另一个人:“小哥,你对这有研究,你怎么看?”

  那个人躲在黑暗里,几乎看不到他的样子,只听一个颇年轻的声音说道:“死了的哪个的地图我看过,应该是不会错的,刚才我也随便看了看,如果要说有暗门,那其他地方是不会有了,肯定是在这棺材下面的棺床。”

  他们低下头来,看着石棺下的突起部分,村长拿木棍柄敲了敲,说道:“那怎么打开?”

  小哥想了想,摇了摇头:“不晓得,要不推开来看看。”

  村长皱起眉站了了起来,走到那年轻人边上。两个人肩膀抵着棺材,用力一推,喀喇一声,棺材挪了一点位置,下面的棺床上,露出了一个黑色的缝隙。

  其他人也上去帮忙,几个人用力推了几下,空的棺材滑下一半,一个一米见宽的入口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李建党伸长脖子一看,里边黑幽幽一片,似乎有一道十分陡峭的石阶一直通到下面。还有一股古怪的气味从下面弥漫了上来。

  憨娃子用手电照了照,就想探头下去,被村长拦住了,他用下巴指了指李建党,用他们当地的语言说了句话。那年轻人点了点,过来把李建党拉到洞边,将李建党的双手双脚解开,然后一把把李建党推到洞里,用枪指了指他让他先下去。

  李建党一看,知道他们刚才没动自己这伙人,心里暗道他们估计是没走过,怕有机关,想拿我们去趟雷。想起向导调头回去心里顿时后悔得不得了,心说我怎么就跟来了了,这下子好了,下面的楼梯上十有八九会有机关,死定了。

  李建党活动活动了手,想着要不就和他们拼了,反正横竖是死,就算下到暗道里没机关,以后趟雷的机会还多着呢,总不会次次这么走运,和他们拼了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这时候考古学家却朝李建党打了个眼色,轻声说:“没事情,尽管下去,没机关。”

  李建党心里纳闷,他又没走过,怎么知道没事情,不过看他那神情,好像是胸有成足,一下子也摸不着他有什么打算,于是把手电绑到手上,双手撑住一边,小心翼翼地先用脚探了下去。

  李建党深呼吸了一口,先用手电住下一照,发现这是个几乎笔直的走道,深得看不到底,四周泛绿的石壁上不知道为什么非常的潮湿,手按上去有点打滑。可是下面又没水,不知道这湿气是从哪里来的。

  那村长拍了拍李建党递给他一个响,说道:“到了底,就吹一下,半个小时要是听不到声音,俺就宰了这俩老头。”

  李建党知道他是怕我自己跑了,心里冷笑一声,把响接了过来,就缩头下了地道里。

  这种几乎笔直的石阶爬起来十分吃力,他们开凿的时候并不仔细,有些浅有些深,大部分只能踩住小半只脚,李建党下去了十几步,已经开始喘气,脚尖开始痛起来。抬头望去,上面的石门已经变成一个小小的方形光点,四周的黑暗像墨汁一样挤过来,我看到几个隐约的影子在上面闪动着,显然他们不停地在往自己这边看。

  一开始李建党还担心这些石阶会设有机关,所以走得特别小心,但是越往下,李建党发现这石道修得越来越粗糙,石头都是整块整块的,这样的做工,肯定不会有机关。

  走着走着,矿道走势一改,逐渐开始出现角度,阶梯也好走起来,我看到这一段的岩石明显变成了红褐色,照上去还有很多细小的反射。

  这种石头大概是花岗石,里面有一些云母,非常的坚硬,他们将矿道改向,大概是想避过这一条花岗石带。那这里应该已经是大山的内部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矿道的下面传来水声,经过几个弯后,那水声大了起来,听上去如万马奔腾一样,水流十分的湍急。

  李建党看了看表,自己已经走了快二十分钟,感觉再往里去,响的声音可能就传不到上面了,于是拿出响先吹了几声。

  声音一路盘旋上去,很快,上面也传来一声响的回音。

  李建党继续往下走,前面地矿道边宽阔起来,出口很快出现在视野里,前面吹来了一股恶风,几乎把刚露头李建党吹得后后仰忽然耳边一声轰鸣,人已经走出暗道,来到了一处河滩之上,同时,一条奔腾的地下河出现在了眼前。

  这条地下河大概有一条高速公路那么宽,洞顶有大概十几二十米多高,左右两边无限延伸开去,不知道这水要流到什么地方。山洞看不到顶,但是四周的石头经过多年的冲刷,变得很圆滑,看着这洞的规模,知道不是人工开凿出来的。

  地下水流非常湍急,可是不知怎么的,在湍急的水流上面居然架着一座石制的拱桥,拱桥边上是一排石雕“独眼蛇盘花”两边排了几十米形成一个过道一直延伸到李建党站住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乱鱼 说:

又来精彩部分喽不看白不看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