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贼这个时候已经将大鱼的胃刨了出来,一刀划破胃囊,顿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简直能把一众人等熏死过去,李建党的脑袋不由自主的转过去一看,只见一团稀烂的东西从它的胃里淌了出来,其中一个长长入人形的东西滚了几下,滑到了三人的面前。

  考古学家刚回过神来一看,“阿哦”了一声。

  那滑倒几人面前的竟然是一个被活活吞下去的人。

  几人进山以来,除了之前在村子吃的是有汤有肉的饭菜,这一路在山里可都是吃的都是干巴巴的压缩食物,本想着进线儿沟前在哪里好好吃点东西可惜就给哪些猢狲给搅和了,现在大家折腾半天都饿了,看着盗墓贼说吃肉的时候,大家都去瞄那说不出来的怪鱼,一想起北京的鱼头汤都是眼冒金光。

  可盗墓贼这该死的一刀,就把所有人的美梦破灭了,看着那血淋淋粘满胃酸的人,和鱼头火锅的情景重叠在一起,一股反胃直翻上喉咙,几乎就差点忍不住喷了出来。

  盗墓贼看见怪物肚子里滑出个人来也是一愣,但他平时胆子颇大,说起死人,他干盗墓的勾当没一千也见过八百,但看到这副情景,却也脸色发白,半天没有缓过气来。

  李建党强忍住恶心用木棍将人头反转过来,发现他脸上的皮肤略微有点溃烂,但是整个还是比较完整,应该是刚吃下去不久,这鱼在吞吃人的时候,大概咀嚼了几下,使这人的头骨下鄂的形状有点变形,身上也有些许地方破了皮,这人的面貌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人。

  这人进这怪物胃并没有多少时间,就是说他是刚死不久。

  盗墓贼一手捂住鼻子,一手用木棍将从怪物胃里里淌出来的东西一样一样拨开,想看看这人有没有其他东西还在里面,很快,盗墓贼找到了一个用防水布包裹的笔记本,防水布毕竟防水能力有限笔记本虽然有文字却也看不清楚了!。

  李建党看了看笔记本又继续翻了几下,找到了被它吞下去的几人l的背包以及装备,里面的东西已经和胃里事物残渣混合在了一起,除了那些实在无法放弃的,其他全部都拨到一边。干粮虽然都用塑料纸包皮的好好的,但是几人看后都说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去吃下这么恶心的东西。

  就在这时一旁恢复过来神志的工程师也蹭了过来,他拿着棍子从怪物身体里钩出来一团黑呼呼的东西,其中有一块黑色的东西,没等工程师把它全部拨出来,盗墓贼已经叫了起来:“是把匣子炮,这尼玛这怪物肚子里咋有这玩意呢?”

  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是匣子炮,猜测肯定又是他们东北的土话,工程师把东西拨出来一看,是一把生了锈的二战时期的七发手枪,这种槍真的过了时。

  这种枪就是把小口径钢炮,曾今在日本人手里没少拿着它祸害我们中国人,后来八路军武工队看出了这强的门道,纷纷配置,大伙都吐称匣子炮。这种枪后置弹夹多少不一样,有七发的有二十一发的,有十四发的。

  盗墓贼将槍拨出来,在地上把上面的东西蹭没了,才拿出来,拨出弹夹一看,里面还有两发子弹,在枪下面下面还一个装子弹的匣子,里面大概有六发子弹不知道,但不知道能打响几发。

  盗墓贼看了看不知道死活的这人说“可能是来山里偷猎的,偶然发现了这洞,想进来看看,结果喂了怪物了了。这枪可能是怪物与人搏斗最后连人带枪一起吞下去的,人倒霉就是这样,谁能想到这地方会有条这么大的一只怪物啊。

  枪是好东西,紧急时候可以用来保命,只是子弹太少了。工程师把那些装备掏出来后,又在鱼胃里捣鼓了几下,但是却没有更多的发现,李建党看了看怪物的身上,只见除了盗墓贼造成的那几个伤口外,另外还有一些弹孔,这怪物在袭击他们前,已经受了伤,只不过子弹穿过水杀伤力太小,并没有致命。

  考古学家此时已经穿好衣服看着翻腾怪物的几人,问道:“小李,你看见刚刚你们翻腾出来的哪个人没有他怎么不见了,在者这怪物会不会是有人养在这里的?”

  李建党想也没想对他道:“人不都在这呢吗,我看是这石道的水面下面,还有其他的水道,连到附近的地下河,而这里的地下河通常又连着怒江,这怪物肯定是从江里游过来的。”

  考古学家又道:“不对啊,我是问你你们在怪物胃里翻出来的那个人!”

  瞬间几人都头皮发麻,工程师先是一炸“我的妈呀不得了了诈尸了那人没了!”

  几人都意识到事情严重了起来,这里有没有其他人尸体怎么自己不见了呢?考古学家又在哪里叨咕“你们说几千年没潜水设备,他们怎么去挖这些水下的水道啊?”

  工程师看考古学家挺感兴趣,解释道:“那不是挖的,估计是因为地质变迁形成的,学建筑的时候,有一门自然力学讲地质结构。里面提过岩石山里经常有太古时代造山运动时候形成的中空地带,叫做岩脉,如果岩脉和山溪想连,就有可能形成山内部的水系。打矿的一但打到这里。就有可能出现巨大的事故。小则冲毁几个矿道。大则淹掉整个工作面。这里是采石洞,一般不会设排水的坑道,这里给淹成这样。可能就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故。不过,由此我们也可以推断出,采石洞的规模可能比我们看到的要大的多,不过因为淹在水下,所以看不出来,用了这么多的石料,我们要去的古墓必然规模也不会小到哪里去。”

  盗墓贼看工程师侃侃而谈吼了嗓子“美研究有的没的了,诈尸了那个人没了你们不知道吗?”

  几人没有理会盗墓贼而是把怪物的尸体和地上的杂碎都推回水里,这味道闻着实在太让人无法容忍,盗墓贼索性也不再为那个来路不明又悄然消失的尸体犯愁,我几人休息了没多久,看衣服差不多干了重新穿带整齐,将所有必须的东西装进口袋里,就匆忙动身。

  盗墓贼带头打起手电在前面开路,几人一前一后,径直走进后面的石道中。

  里面同样一片漆黑,石俑和动物俑横倒在石道上,两边的洞墙上坑坑洼洼裂缝横生有时候还能看到浮雕石刻的半成品。

  这些东西个头都很大,不禁让人联想,这里采出的石料,是如何运到古墓中去的。

  就在此时墓道里一只黑影一闪,几人手电也同时照了过去,那黑影动作很快,手电的照明范围有限只看到一个犹如鬼魅般的人影闪身向里面跑去,几人你看我我看你之后都是话语不言,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个黑影估计就是那个不见了的死人!

  盗墓贼点上一支烟颤抖着“刚才我们进来的那洞,是盗墓贼炸出来的,我一开始没敢说现在不知道说出来晚不晚!”

  工程师早已躲在了几人身后“那就是说,这采石洞的出口应该在另一边,难不成一路过去,这样就能到达地宫的入口?”

  盗墓贼又说道“不过也有不少人为了隐藏自己墓地的位置,故意在很远准备材料,那就是我们不能控制的了。”

  几人又往里走了有半个小时工夫,前后都已经一片漆黑,考古学家的手电电池耗尽,开始闪烁,大家也都感觉累了,就招呼停下来换电池,顺便抽个烟提提神。

  几人刚坐到地上李建党把手电放在地上,照着那些看不明白的石刻,他就问考古学家“你说这些个石刻,一个个雕的这么逼真,实在悚的慌,你说这是什么朝代的东西,我怎么就一点都看不懂呢?”

  考古学家也是摇头想必是一头雾水,要说中国的泥石雕刻历史渊远流长,和古印度,藏文化有过长时间的融合过程,但是以写实为主要表现手段的雕刻手法,在李建党记忆里只出现过一次,那就是秦始皇的兵马俑,可是这里的石像和兵马俑又是完全不同,实在是一个异类。

  盗墓贼站起身来说“你们看这些石俑身上都有“独眼蛇盘花”的显著特征,肯定是属于某个国度的图腾,不管这个矿洞是不是属于我们要去的那个古墓的,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他们的领域,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KV酷匠~网首发K

  盗墓贼话很多,一边抽烟一边和考古学家问这问那,考古学家给问疲了,就让他别什么事情都问了,虽然是考古的,可真说不出太多门道,又对盗墓贼说“你一个盗墓的拿了东西就走,研究这些事情有啥用,等我回去让他们那些老教授去做,我还没老到研究一件事物研究一辈子的地步!”

  换好电池没走几步,前面出现了手电光线的反射,似乎是到底了,几人跑上前去,果然,前面是一面石壁,石道的尽头是一个不大的石室,里面倒着不少破碎的无头人俑,四周有石灯,石室的中间,放着一只石棺。

  石棺很大,棺盖上面的雕着“独眼蛇盘花”,一条独眼大蛇缠绕在一朵盛开的大花上,蛇身分别缠绕住棺材的两边,与花的股经之上雕刻的非常精制,但是蛇尾巴的地方明显还没有完成,只雕出了一个大概。

  手电照上去,棺材的石料显现出凝脂一样半透明的白色,棺盖没有合上,露出了一条手臂粗细的缝整个棺材放在棺床上,四周再没有任何的东西。

  看来是一个陪葬棺,可能是入殓的时候多余出来的,或者雕刻来备用的,给废弃在这里。

  可为什么这条石道这么长,只通到这地方,李建党纳闷起来,心里又想不可能啊,这里明显是一个堆次品的地方,没有出口,那这石道两头都是封闭的,难道运输石料的道路,是在刚才通过的水道水位以下?或者说是这个石室里有秘道?

  如果入口在水下,那可就糟糕了,李建党心里暗道。

  这个石室里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后,几人四处看了看,最后围到了那石棺的一边。

  几人中除了盗墓贼和考古学家见过棺椁其它二人也都还是第一次见棺材,很希奇,围着转了两圈,工程师问了句“里面会不会有粽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乱鱼说:

又来越精彩不看白不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