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一路在一种木然的状态下,突然发现前面出现了这些个东西,很少有人能马上反应过来。

  李建党和盗墓贼不由自主的后退,想和它们保持距离,但是一时间他发现怎么都挪动不了自己的腿,只觉得心脏狂跳,浑身僵硬无比。

  盗墓贼的胆子大一点,深吸了一口气后,对着那边的人喊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那边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一动不动,似乎是受了命令站岗的士兵一样。

  工程师压低声音问道:“你们看他们怎么不理我们?该不是给那向导说中了,遇到阴兵妖怪了吧?”

  一阵冷风吹过,李建党略微清醒一点,说道:“别慌,情况现在还不明晓如果是人我们就不用怕他,咱们看清楚再说!”说着掏出了手电,向那群怪人照去。

  那些“人”穿着一身奇怪的古代衣服,裸露的手臂呈现灰白的颜色,木然的立在线儿沟的中间。在昏暗的山缝阴影里,显得极其的诡异。手电照到他们的身上,他们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个时候,李建党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原来这些人无论怎样都不动分毫,一旁的工程师捡起地上的石头砸了过去,这些拦路的怪人如同木头一般不动也不理会砸过来的石头!

  无论是什么东西,除了石头、木头、草,或者死物,其他物件无论怎么样也无法容忍有人拿石头砸他,李建党仔细看去,发现这些“人”不是“人”却又是人,他们似乎与石头结合了,像是干尸却又非干尸而似乎是用石头与人的肉身结合而成,只不过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才会被误会成真的。

  虽然如此,所有人却笑不出来,这个干尸简直是鬼斧神工,人与石头结合实在是有趣,就算近距离去看,也觉得场面骇人,头上直冒冷汗。

  李建党心有余悸的走过去,发现这些“干尸”的下半身被压在碎石头堆里,大概是随着上面的石头坍塌一齐掉下来的,有的脑袋部分已经没了,只剩下一个脖子。

  大家抬头向上面看去,果然看到峭壁的上方有一个地方岩石松散,只不过整个山势倾斜,形成了一个死角,看不到实际的情况。

  干尸们双臂裸露,不是汉文化的风格,在他身上刻的衣饰上考古学家发现有一种只属于不存在的国度才有的纹路,“独眼蛇盘花”

  他们的衣服的风格考古学家称从来没有见过,色彩已经有点退色,大部分干尸的头部缺失,大概是摔下来的时候砸碎了。

  看到这些所有人都已经肯定,这些东西应该是一部分陪葬的人佣。

  盗墓贼看了看头顶,说道“这些石头人俑应该是从上面坍塌之后掉落下来,看样子这上面有东西。怎么样上不上去?”

  工程师平时话不多,还不等大家看清楚,已经毛手毛脚的爬了上去,李建党也跟着他趴在峭壁上,顺着坡度一点一点的移动,很快,就爬到了发生坍塌的地方。

  上面似乎是一个依山壁开凿的浅坑,不少相似的人俑搁置在洞里,奇怪的是,这一坑洞里的人俑的脑袋都不见了,脖子上放着石头脑袋结合处用不知道什么东西粘了起来。

  盗墓贼在一旁点上烟感叹道“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这叫叫石头人俑,古时候殉葬墓主怕殉葬的人不忠就把它们的头砍掉,换上定做的石头,那些人头就做路石,铺到墓道里,这样的墓葬习俗没延续多长时间最后就因为太过残忍被一个皇帝取消了,世人不可再用!皇族不可再用,劳民伤财不说还有违天理,不顾世俗眼光。这等做法神人共愤!”

  李建党环顾四周本来还应该有壁画,但是已经给雨水冲刷成无法辨认的色块,洞的底部有一座依着山势雕刻的“独眼蛇盘花”可是不知为何从胸口到脑袋已经被翻数炸掉了,只剩下一副残破不堪的样子只有些许残部还能分辨出来。

  在塌口的中间,被炸出一个能容人钻过大小正好的黑幽幽洞口,盗墓贼按耐心中的狂喜,拿电筒往里面照了照,发现里面空间极大。

  平多次到墓的直觉告诉盗墓贼这巨大“独眼蛇盘花”像后面有可能是个古墓,而且很可能是上面所说的那个巨大的殉葬坑所服务的主墓穴,只不过上面的人都来过一次为什么还要在安排人再来一次呢?盗墓贼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这时缓过劲来的考古学家来了精神说“一般来说,能想到把墓修在这种地方的,墓主的身份肯定显赫,但是能把这种地方的墓都倒掉的,更是高手中的高手,普通的盗墓贼,就算他在这线儿沟里来回走上几百趟,也绝对想不到头顶上另有乾坤。

  更r新OU最|快y4上*M酷Q匠=Y网

  盗墓贼来到李建党身边和他合计了一下,决定先进去看看,盗墓贼站起身说道“反正目的地就在附近了,如果里面没东西,再出来也不会耽误多长时间。做我们这一行的,有洞不钻,那是要难受死的,万一里面就是目的地那也算是机缘巧合了。我们也不用再费功夫了。”

  盗墓贼他比较瘦,也是队长便打头钻进洞里,这洞在里面的位置偏高,他脚踩不到底,只好贴在壁上,李建党把手电递给他,他接过一照,说道“这帮瘪犊子玩意,这咋什么勾当都能做出来,里面有的全是石头干尸,一排排的甚是吓人!”

  李建党探头进去,看到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拱顶的石室,是开凿出来的,顶上有一些壁画的痕迹,这个开阔地一打眼看不到边但是上下打造得很高,几乎到了拱顶的边缘处,洞里石室里几乎全是这些石头人佣,洞里底部有积水不知多深再往里望去里面全是模糊不堪的壁画,这些积水,不知道是不是下雨的时候雨水从这个洞口流进来积起来的,还是另有原因。

  考古学家和大家说道“像这样的工程至少要百年间才能造就出来,可是外面的口子却不是,应该是最近几年或者是最近几天才出现的如此算来,这被炸出的口子,看起来很新应该也是这几年里做的。也可能是最近几天才做的这里面的水可能是雨水,不过看这颜色我也不好确认一二。”

  盗墓贼让大家小心为妙,工程师仗着自己身手好,一松手就跳了下去,他一下去人就没了影子,李建党一下就慌了,这人怎么一下就没了呢?

  大伙都盯着下面没人在讲话,良久工程师在地下喊了嗓子“这下面有一不知死水活水我一下来水就一下子没到了脖子,我吓了一跳,差点滑倒,你们下来吧应该没事!”

  李建党看着咋舌头,这刚刚还是浅水怎么这会变水汪子了,在看哪一汪子水深得过头了,问他:“你踩踩水底,怎么样,下面是泥还是石头?还是探不到底?”

  工程师说道:“踩不到水底。不知道多深,这水真他妈的凉,赶上咱北京的大雪一样!”

  剩下三人将四个背包携带的防水布都拿出来,把背包皮包皮起来,其中一个仍给工程师剩下三个一人一个自己背上,然后小心的滑进水里,马上,一股凉气就从李建党的脚底板冒了上来,一热一冷得打了个哆嗦,心里暗叹这水咋这么凉呢,有点不寻常啊!

  这一脚下去脚下空空如也,李建党明晓工程师说的果然没错这水果然很深,因为事先大家没有想到会在水里作业,没准备什么应对的装备,只有打着手电向里面游去。

  几人才游了几下,就看到一个石门开在最里面的石头壁上,石门因为水位的关系,显的很矮,矮门里是一条大概一辆马车宽的石道,里面一片漆黑,手电扫过的地方,都是青灰色石壁,有粗略修凿过的迹象,有几段地方上面的也有壁画,但是这里的壁画已经是腐蚀的根本看不出来了,是画了一些什么。

  一直往里面游了十几米,突然石道就一拐弯,呈85到90度的直角,用手电照了照,发现里面深得吓人,几人不由停下脚步,不敢贸然进去。

  盗墓贼叫住大家说道“事实上,现在的情况,再往里面走就不太明智了,这水深成这个样子,又看不到水里的情景,实在有点让人发慌,要是等一下水里冒出个什么东西来,就算是块木头,也能把我们吓个半死。”

  工程师看了看四周的石壁,问李建党“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墓虽然挺大,但是修得很粗糙,你看这些石头茬子?一块比一块难看,根本就没加以用心修过,你说修这墓的人会不会也不太有钱,开了山就没钱装修了,之后就给墓主草草下葬了呢?”

  李建党也看向四周“这可能只是整个陵区最外沿的地方,你看这里石头俑都是随便摆了放在这的这么多未完工的石俑,可能是陵墓用来暂存这些俑的地方,再往里去看看,应该会更清楚。”

  大家听了李建党的话继续往前,又游了几分钟,在通过那个转弯口的时候,忽然所有人都听到前面黑暗里,传来了几声沉闷的水声,似乎有个什么东西正在水里潜行。

  考古学家抓住盗墓贼的手,将他手里的手电,强行转向水声传来的方向,马上,大伙就看见,同时水面上出现了三四道三角的水痕,瞬间沉入水中。

  李建党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盗墓贼已经一把抓住我的手,转头大叫了一声:“跑你大爷的,什么王八犊子玩意都有,这他妈水里估计有水鬼,早知道这样来时候我带点雷管炸死你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