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大家相互警惕的时候一只比其他都大的猿猴出现在了离他们几人不远的一棵树上,此时他目露凶光不停的裂开嘴巴,露出自己的白森森的獠牙,同时发出一种带有威胁性的声音,好象是在警告这群闯入他们领地的人。

  他们几人各自拿起一根顶端燃烧着的柴火,拼命舞动,将冲上来的类人猿逼退,有几只动作慢了一点,屁股就被狠狠的烧了一下,疼的它尖叫着逃到很远的地方。

  但是同时,有几只特别机灵的猴子,正在偷偷的靠近我们的行李,等大家看出苗头的时候,为时已晚,盗墓贼还没有放入背包的几个防水袋被一只小猴子一把抓了过去,李建党一看暗叫糟糕,忙上去抢,可等李建党一走开,我的身后也窜出了一只猴子,想要来抢他的行李。

  幸运的是,大家的行李十分沉重,它们这些猢狲拖了几下,发现没有办法很顺利的拖走,只好作罢,转而把手伸进行李包中,想将里面的小件东西拿出来。

  李建党心里吃惊不已:这些猴子的行动非常熟练,这样子围攻人类,肯定不是第一次了,我一直认为猴子就算再聪明也有个限度,现在看来,如果只算抢劫这一个职业,我们还不一定能比的过他们。

  李建党这里一分神,有几只猴子已经从工程师的包里掏出一只盒子,我一看不得了,那是一盒消炎药,也不管正在追的那只,冲回去,飞起一脚将那只猴子踢飞,然后捡起盒子,赶忙塞进裤子兜里!

  这个时候,李建党只觉突然眼前红光一闪,那猴王已经跳将起来,一爪抓向考古学家的脑袋,李建党曾看过猴子捕食的场景,它们的爪子非常锋利,要是给抓到,考古学家非得重伤,在严重点就是一命呜呼!

  情急之下,李建党来不及跑过去,只好抡起柴火棍飞了过去,那猴子一下子扑在火上火苗顺势点着了他身上一片毛发,哪猿猴王也是狡猾一打滚火就灭了。

  猿猴王看了看身上被灼烧了一大片恶狠狠的就向李建党杀了过来,李建党手里没了家伙事自然吃亏,三下两下猿猴王就在李建党手上抓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李建党疼的一龇牙,一角把猿猴王踢开。

  猴王落地之后马上反扑过来,李建党来不及去喊人只好匆忙间一脚踢了过去,谁知道猿猴王这次变聪明了竟然一下子抱住李建党的腿,顺势就狠狠咬了我一口。

  这一下实在是厉害,李建党疼的几乎抓狂,一巴掌就拍了过去,猿猴王反应很快,一个翻身立即跳了开去。李建党胡乱一抓,鬼使神差,竟然给他一把抓住了猿猴王的尾巴。

  猴子的尾巴非常重要,打斗中被抓住尾巴,等于被判了死刑,猿猴王一下子也慌了,发出一声嘶吼,不顾一切的朝李建党面门扑来。

  李建党虽说平日里杀只鸡都不敢可这一次他却心里起了杀心,一个侧身躲过猿猴王的最后一击,抡起它的尾巴就用力往地上一摔,这一摔不要紧其他所有的类人猿都蹭蹭蹭跑到了一变不再敢上前,李建党估计着,这只猴子最起码也有七八十多斤重,这一下虽然不致命,也足已经把它摔的蒙了过去。

  可是那猴子却强壮的出奇,这一下虽然李建党自己感觉用了杀手,它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反而惨叫着还想再扑过来。李建党一下子有点不知所措,忙又用力一甩,将它狠狠的拍到一棵树上,这一次用力过大,手吃不住力气,它被李建党甩出去好几米,翻滚几下,一下子跳了起来,爬到一棵树上。

  盗墓贼惦记着被抢去的那几个袋子,还在追那几只刚才抢我们东西的饿猴子,那些猴子看猴王刚才吃了亏,哪会和他硬拼,一下子逃散,但是它们并不逃远,而是继续做着威胁的动作,他去追其中一只,另几只就跟在他后面,向他丢石头,搞得他非常郁闷,就这样东一下西一下,猴子一只没打着,他自己倒已经气喘吁吁了。

  考古学家见猴子们都跑远了不敢靠近就说道“我隐约看了觉得不妙,这几只野生类人猿个子巨大。行动灵活,最麻烦的是他们一点也不怕人,刚才小李对付一只猴王已经非常吃力,要是有四五只猴子同时攻击我们其中之一恐怕今天就有可能在这里吃大亏,而且猴子的记忆力很强,我们这一次莫名其妙的惹上这些猢狲,若不能彻底解决,恐怕以后不得安宁。”

  工程师追了半天,筋疲力尽,喘着气跑回来说:“不——不行,这些猴子跑得太快了,我们别和它们一般见识了,还是走吧,那些丢了的东西,咱也别惦记了,怎么说也是人家的地盘,不给点过桥费什么的咱们也消停不了。”

  盗墓贼叹了口气说“一想也实在没有办法。在老林里和猴子抢东西,我们实在没有胜算,万一时间耗下去,说不定还会有别的损失。而且,虽然丢了一些东西,但是都不是很关键,象冷光棒,我们用火把代替就可以了。”

  于是大伙都纷纷点头同意,李建党对盗墓贼说道“说的对,这里面很深,一旦天黑下来,我们的路就更难走,不过,咱们接下来可得他娘的得把东西看好点,别在着了猢狲的道儿。”

  盗墓贼想起刚才那事情,气就不打一处来,摆摆手说:“行了,你就别提了,这梁子算是结下了。这帮瘪犊子玩意早晚我收了它们!”

  再之后他们几人得了教训都绑紧背包,大声呼喝着赶开猴群,继续往窄路里走去,那些猴子看着人都走了,以为害怕它们了逃了,纷纷跳上两边的山壁撵了过来,一边撵还一边向我们发出嘲讽的声音,盗墓贼听了火大,回头大骂:“你们这帮猢狲别得意,老子要是还有机会回来。他你们全逮回去吃了!”

  酷e匠网*正版首f…发

  那群猴子看到他大叫,撵得更起劲了,特别是那只猴王,摆出胜利者的姿态,一路跟的很近,想趁大伙不注意再扑上来,盗墓贼看着就火了,捡起地上的时候扔在那只猴王鼻梁上,这一下打的颇重,直把那只猴王打的几乎从峭壁上摔下来。

  没想到的是,那些猴子恼羞成怒,纷纷捡起地上的东西丢过来,很快几人脑袋上身上连中几下石头和泥块,幸好没别人看到,不然肯定被人笑话,让一群猢狲羞辱成这样那还活着干嘛只能一头撞死挽回颜面。

  为了逃避这群猴子一路狂奔跑,跑了足有半只烟的工夫才停下来,李建党一看,他们已经完全进入到这条线儿沟里,上面的“线儿沟”已经变成“一线天”,因为两块山壁之间的距离更窄了,两边崖顶就有一种要压下来的感觉,让人看着背脊发寒,恨不得马上走出这里。

  看来向导所言非虚,李建党心里暗道,搞不好这条山隙真是通向黄泉路的。

  再往前走,这种感觉更甚,以这种趋势,如果不是事先向导说了必然以为这最里面,两座山是合在一起的。

  李建党回忆着向导说过的话,想着他说的那个传说。

  阴兵的传说李建党也听过不少,也有不少无聊的人给过推测,比较有名就是云南的惊马槽,传说是南蛮王孟获找人挖的,这地方现在还在。一到雷雨季节,就会传出兵器交击的撕杀声,另一件是1976年;敢去执行救援任务的大批军人半路遇见阴兵借道。此事后来被以小说的形式透露出来,小说据查一知半解不可比喻,最终此事被归为绝密疑案!

  考古学家还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说这条沟自从形成以来应该几乎没人走过,却一棵杂草也不长,好象天天被马匹践踏一样,听说前几年还有人想在这里建一个景点,但是只要施工队一来,这里就开始下大雨,每次都是这样。搞的那几个领导一点办法也没有,加上离村庄实在太远,只好作罢。

  李建党等人继续深入,逐渐走的有点麻木,这山缝也不知道多长,越往里面光线就越暗,温度也降了下来,感觉阴森森的,有种非常莫名的被窥视的感觉。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后面的猴子也没有跟着他们了,一下子整个山缝里就安静的有点可怕,只剩下风吹过的呼啸声和另外一些说不出名堂的古怪声音。这种感觉,让我们都非常的不舒服。

  李建党和考古学家一个人说一个脑筋急转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被这山缝里诡异的气氛所影响,虽然如此,李建党的心里还是感觉到非常的不安,而且随着他们的越来越深入,这种不安就越来越明显,甚至有几次都感觉到头上的那一线天,随时可能消失,几人会被永远困在漆黑一片的大山内部。

  李建党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走在前面的盗墓贼停了下来,李建党一时反应不及,撞在了他的背上,这一下撞的很厉害,李建党有点窝火,问他:“怎么回事情?说停就停,也不言语一声,娘的没吓死我。”

  他转过头来,脸色惨白,嘴巴抖了半天,结巴着说道:“前—前面—有几个人—”

  大伙都是楞了一楞,心说什么“人”,这种地方离最近的村庄最起码有四十多公里,怎么可能会有人在,忙探头过去看。只是一眼,大伙便头皮一麻,脑子嗡的一声,李建党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脚后跟一磕,坐倒在地上。

  原来前面的山缝阴影中,真的站着几个“人”形状的东西,脸隐没在黑色影子里,木然的看着这一群初入此地的陌生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