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党等人在坐了几天的车,之后辗转反侧终于到达了云南昆明,盗墓贼找了一个当地的向导,之后就是一天一宿的来到了中缅边界滇边的一个小村子里,向导告诉他们还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到他们要去的地方。

  =更a。新~最快上。v酷匠网%,

  此后这一队人终于休息了,他们带队的是那个盗墓贼,这让李建党很是意外,可又不得不服从因为此事是绝密,如果李建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哪么死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也不会有人知道!

  他们在这个小村子里休息了两天,盗墓贼去采购装备去了,向导去搞路上的干粮,他和考古学家还有工程师像是受了惊吓的耗子窝在当年上山下乡时候建的收容所里。

  李建党天生不是善茬,他实在无聊就出去瞎逛,村里人都怕生人一见到生人就躲,李建党想了解点什么东西都难!

  李建党把村里人都吓得回了家倒是村长很好客,见李建党在道上吓晃悠就走了过来“哎我说你这个娃咋回事吗,没事晃悠个什么东西呢!你看这一户一户的都让你吓得不轻了。”

  李建党见有一人过来搭话一开始不知道是村长就觉着这个老头穿着清朝时候才穿的长袍马褂的有点意思就问“你谁啊?人人见我都像见狼一样你怎么不怕我?”

  村长摇了摇头向李建党使了一礼“年少默欺老,谁无年少时,小哥您可明晓?”

  李建党一愣心里暗叹哎哟好一个年少默欺老,李建党也回了个礼“年少不知无过,还望您示意二三。”

  村长莞尔一笑“我是这村村长,本性陈,叫我陈老就行,您们这伙人跑我们这来干嘛,那要是挖金子捡玉石我们这也没有,早年间都让人给掏空了,您们是路过的?”

  李建党一听还是个村长,他也是不敢怠慢“哎呦喂村长大人,我们可不是路过,这不路此宝地忽如桃花源,我们几人就在这歇了两天!”

  村长示意了李建党进屋说话,李建党便跟了进去,一进屋李建党就看见满屋子盗墓用的家伙事,村长见李建党愣住了指了指地上的破烂“你瞧这都是我在后山捡的,铲地也用不上,放着还没用,不过我听你一嘴的北京腔定是京里来的,咱俩也算有缘,我实话告诉你这山不敢挖的,哪里是鬼门关,动不得!”

  李建党回过神来“什么…什么…什么关?你咋知道的?”

  村长又指了指地上的破烂“你们来之前,也就个把月还有一批人比你们人多多了,可惜了进去好多人就出来一个人,都到村口了我们过去瞧你猜怎么着,哎呦哪胸口不知道被什么掏了一个大洞,吓得人们都说是阎王爷怒了给挖了心肝!”

  李建党也是吓得一身白毛汗,心说这山里果然有玄机,怪不得上面整这些怪里怪气的人来这里呢。

  村长见李建党不说话又道“你们这些人我也是劝不了,不过我有言在先,你们要死就死在山里别出来,要么就人模人样的出来,浑身没一块好肉跑出来,你自己说我们谁家敢搭救?”

  李建党终于明白次次上头的意思原来就是盗墓,可是上头需要什么呢?难道是墓里有什么东西需要研究?

  思维飞快的逻辑着,李建党忽然想起一事便问村长“这山里你可知葬着什么人,是皇室还是大臣?”

  此话李建党一是要问这村是不是守陵人的后代,二是想问出看他们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村长从一旁拿过烟袋点上吸了口烟,李建党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好烟递给村长,村长示意不要“唉,年轻人啊,你想多了我们那是什么东西啊和守陵人不挨边,这村子当年打仗人都跑了,后来我们这些落难了的穷人跑到这,见这里山清水秀还有良田就不走了,你要说守陵人也有,不过这两年就没了信了,他们说里面埋的是一个公主,不知真假,我年轻的时候上过山,满山都是洞,估计前些年打仗守陵人自己都把墓盗了,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咋还能有东西。”

  村长说的话也不无道理,的确很多盗墓贼以前就是守陵人,他们本来过着耕田的日子结果一打仗,田耕不了了,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就盗墓,先是把自己看管千百年的墓盗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卖钱,钱花光了就盗其他的,一来二去守陵人也就散伙,俗话说大难来临各自飞,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了!

  李建党回到收容所,向导买了很多压缩食物,盗墓贼给他们一人买了一个旅行背包,还有折叠产子,登山镐,紧急燃烧棒,大功率矿灯。

  考古学家此时正在给自己的包里装东西,工程师正在看地图,盗墓贼则是拿着一个罗盘看来看去,他们没一个人搭理从外面回来的李建党,而李建党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军用背包里拿出那份文件开始念了起来“资委任李建党为地质学家,付与其他三人共同完成此次勘探开发研究任务,本次任务目的云南滇边,实质地址待确认,本次考察为绝密,不予泄密!”

  盗墓贼听李建党把东西读完抓起身边的烟盒扔了过去“瘪犊子玩意,你干啥你,老子大老远的从东北给你们整这嘎得来我都没说啥你叽歪给设看呢?”

  李建党把手里的文件往地上一扔,点上只烟“他娘的让老子干盗墓贼的勾当老子不干了,你们知道村里人都说啥么?那是阴曹地府,去了的人都折里了,咱们这三瓜俩枣的那不等于白送吗!”

  向导笑了笑“这位兄弟,咱可是说的好好的我只负责带你们来这附近我可没说陪您们进去,这里面是啥不是我说的,你们非得来,我也不知道上头要里面啥东西,我把我的工作负责好就成你们爱咋咋地吧!”

  工程师放下手里的地图“行了,这里我年岁最大,你们都听我的,上头要的东西只有队长知道,我们都只负责份内之事就行了,考古的就负责考古,体质勘探的就负责地质,我自然负责工程部分,至于盗墓那就是队长的活了,我们爱莫能助了!”

  盗墓贼瞪着大眼睛就差挤出来,他拿过一旁不知道谁的烟点上,吸了一口回了回神说“你们这帮瘪犊子玩意,真是的平时称兄道弟关键时候都他吗完犊子,不就盗个墓吗给你们吓得,怎么说我也是摸金校尉的后代,能不扯犊子吗,我保证里面金山银山的出来还用干这些给人卖命的活,把东西一卖,外国一呆多他吗自在啊!”

  考古学家终于不在收拾自己的行囊,他扶了扶眼镜“都听我说一句,这墓得下,这个能是个夏商时代的大墓,里面不知道都有什么,咱们几个人都各有手段,要是指望一个人下墓那肯定九死一生了!”

  李建党听着考古学家讲的在理,也不知作何反应,倒是向导说了句“那个我可不下,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要是出了事天就塌了!”

  在李建党回忆里,那天他们一直为这件事商量到很晚,外面下起了毛毛雨,也不知为什么大家最后都不在舆论此事,可能是大家都觉得在争论也没必要,大家都得去,有一个人不去就有第二个人不去,毕竟是盗墓,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大姑娘拈花绣荷包,风险都在人心里,都心知肚明!

  一夜之间大家好像认识了很多年一样,早上都起的很早,向导带头大家一句话也没有跟着他往山里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乱鱼说:

鱼鱼也不想说点啥了,本故事本着探险加盗墓的题材,李建党等人下了一个什么样的墓,还请喜欢的小伙伴继续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