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手记

  在写下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想了很久,其实有些事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只言片语的也只能从老旧的手记里翻出来。

  其实有些事情到现在为止我都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更有很多东西它很不符合当时的世界观,以及我们自身的认知!

  所以有些事我想它还是认真的保存在那一摞摞被火漆死死粘起来的绝密档案里,不应该公之于众,甚至不应该流传后世。

  我之所以用这种形式来叙述出这个事情,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如果我不说出来或许就永远的尘封起来,再也不为人知,更甚至不了了之。

  如果这样的事情尘封起来,而没一个人将它道出,我想这也可能是一种对历史,又或者对岁月对某些人不负责任。

  我是一个地质勘探队员,虽然是退休了没有国家保障金的,没有被国家认可,可是我却一点也不在意,因为对于钱财活着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从前我一直认为钱是万能的,这个世界不为钱为了什么,从那件事开始我竟然顿悟,除了钱,其实还有很多有比钱来的有意义的事,比如人命!

  1983年;昆仑山的地狱之门,发现大量动物和人的尸体,地质部门介入调查。

  令人望而却步的昆仑山“地狱之门”昆仑山死亡谷,号称昆仑山的“地狱之门”。

  那棱格勒峡谷(既昆仑死亡谷)位于青藏高原昆仑山区,东起青海布伦台,北起布伦台,西至沙山,全长105公里,宽约33公里,面积约3500平方公里,海拔3200-4000米。发源于6000多米高昆仑山上的那棱格勒河,南有昆仑主脊直插云霄,北有祁连雪山阻挡着柴达木盆地。

  相传在昆仑山生活的牧羊人宁愿因没有肥草吃使牛羊饿死在戈壁滩上,也不敢进入昆仑山那个牧草繁茂的古老而沉寂的深谷。这个谷地即是死亡谷,谷里四处布满了狼的皮毛、熊的骨骸、猎人的钢枪及荒丘孤坟,向世人渲染着一种阴森吓人的死亡气息。

  1983年有一群青海省阿拉尔牧场的马因贪吃谷中的肥草而误入死亡谷。一位牧民冒险进入谷地寻马。几天过去后,人没有出现,而马群却出现了。后来他的尸体在一座小山上被发现。衣服破碎,光着双脚,怒目圆睁,嘴巴张大,猎枪还握在手中,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让人不解的是,他的身上没有发现任何的伤痕或被袭击的痕迹。

  这起惨祸发生不久后,在附近工作的地质队也遭到了死亡谷的袭击。那是1983年7月,外面正是酷热难当的时候,死亡谷附近却突然下起了暴风雪。一声雷吼伴随着暴风雪突如其来,炊事员当场晕倒过去。根据炊事员回忆,他当时一听到雷响,顿时感到全身麻木,两眼发黑,接着就丧失了意识。第二天队员们出外工作时,惊诧地发现原来的黄土已变成黑土,如同灰烬,动植物已全部被“击毙”。

  我合上档案,皮卡车颠簸的我吐了三回,我做地质考察已经七年之久,从进入这个体系,再之后配合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安排,我们这群对国家说重要也不重要的人在历史转折中如海洋里翻滚的游鱼,目的不明!

  在辗转大半个中国做一些书面的地质考察之后,我回到了北京,在做地质考察之余我也做一些古董收藏,此次从云南回来我在一户老乡家里收上来一把古扇子,闻着味感觉是紫檀木做的,有些年头就拿到潘家园找人瞧瞧。

  要说我是怎么进的地质考察局,那也是有渊源的,我父亲就是一个老的地质考察员,但是因为当年日本侵华战争,以及内战,再之后闹文化大革命,在之后又是上山下乡又是左派右派,多少都有点牵连,我父亲索性就把手头上的事物抛去,找了一户干净的家庭娶了人家的姑娘也就是我妈,之后就躲到祖上的老宅子里颐养天年不问世事。

  大学毕业之后父亲拖了点关系把我硬是塞到当时地质考察局,我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反正是有了一个铁饭碗,朝九晚五的整理资料,随着队伍大江南北的做地质勘探考察,回来之后就是写报告,有时候我会怀疑这些资料都是写给谁,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寻找这个人,最后还是没有找到。

  从小出生在北京,潘家园也是天天去玩,我拿着折扇进了我姨夫家,我妈在家排行老大,她家没儿子就两闺女,我妈妈还是抱养的,本来我姥姥姥爷结婚很久都没儿女就想着抱养一个,好借胎,就机缘巧合之下抱养了我妈妈,可谁知却又生了个女儿。

  两人一合计准是上天不让他家有男丁索性也就没再生,我的姥姥姥爷也不希望两个女儿嫁的远,就都在北京给安置了婚姻。

  姨夫是一个收古董的,这潘家园提起他那也算是有一号,门市虽然不大可生意却不含糊,祖传的买卖,虽说破四旧时候被红卫兵砸过一次但是我看着也没损失多少,俗话说得好,好东西不在面上,面上全砸碎,拢共多少钱,不过一锭银子!

  我进了屋小伙计看我面生,我看他也面生小伙计大量了我一眼“你是掏货的,还是出手啊?”

  我拿着折扇一掀卡的一生折扇打开,北京七月的天也是很热,我自顾自的扇着风,不时的打量着屋子里万年不变的陈设。

  “哎,不是我说你这人咋回事呢?出货还是掏货的,问你话咋不吭声呢?”小伙计似乎刚来也不认得我,再说我一出门就是半年他怎么可能认得我。

  我把折扇一合扔给小伙计“瞧瞧吧多少钱收?”

  小伙计一把差点没接着,折扇没掉地上,他拿过折扇看了看又闻了闻“你这折扇祖传的,还是…这东西可有些年头了,您是要出手还是要我给您估价?”

  “估价吧,说对了送你。”我回过身来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自己给自己看了杯茶。

  小伙计拿着折扇琢磨来琢磨去,也不吭一声,这时门外进来一女孩扎着两个马尾辫学生打扮,大眼睛看到我时一眨一眨停在门口不敢动了。

  我站了起来看着门口的这个女孩有一丝眼熟可是却又想不起来,女孩突然跑到我面前“黎阳哥,你是黎阳哥,你忘了我是林萍啊,半年前我们在一起吃过饭,你说你要出远门,过来看看我爸爸妈妈的!”

  我突然想起来这个女孩是姨夫的女儿,整日的与文字石头打交道我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记性不是很好用了!

  “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呢?你这人真怪!”林萍像是看好奇宝宝一样的看我,我有一些尴尬。

  小伙计把折扇递给我“你这扇子应该是明朝的,做工精致,我不敢估价,要不你等老板回来在过来吧。”

  我拿过折扇递给了林萍“给你爸爸的礼物,对了你爸爸去哪了?怎么一直没见他呢?”

  林萍拿过折扇叹了口气“别提了,他跑到对面王叔叔家去看瓶子去了,一个破瓶子俩人看一天,中午都没回来吃饭!”

  林萍正说着我看见门外我的妈妈与姨妈提着菜走了进来。

  “妈,你怎么在这?我爸呢?我回到家一个人都没有。”

  PM更新&q最2O快x上"酷匠网f

  我妈见到我,眼睛里明显有些泪花,她如今也是奔五十岁的人了,头发也出现了斑白,她把菜放在一边“你爸爸被那帮子人带走了说是去昆仑山,那边出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乱鱼 说:

求推荐追书挖挖签到噜噜。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