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她回过头时发现冷千木不见了,眼底闪过一抹焦急,便往回走去找冷千木,发现测试阁的门已然紧闭。

  冷千木是跟着冷千叶走了进来的,所以应该在测试阁内,冷千叶又退回来,这才仔细打量这测试阁。

  测试阁里,柔柔的蓝色光芒弥漫了整个空间,脚下踩着的也不是原先的路,而是一层层的往前的台阶,台阶上蕴含了无比浓厚的古老气息,仿佛在诉说着时间的沧桑。两边的灯盏也似乎证明了这里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

  冷千叶踩着台阶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发出来哒哒的脚步声,在这个空无一人的测试阁里显得特别的生硬,灯盏的灯火跳动着,随带着蓝光也动荡着,一路走来,灯盏已经愈发的少,这台阶,究竟还有多长。

  不久,走到了台阶的尽头,这里的灯光已经接近于完全消失,只留下了一点点的光亮,前面是一扇门,门古朴无奇,但是却隐隐的有一丝压抑感,仿佛里面有着什么东西。

  冷千叶皱了皱眉头,思绪良久,考虑到小团子如今也不知道在哪,最终还是推开了那扇门。

  嘎吱嘎吱…破旧不堪的声音,似乎与之台阶,灯盏一同暗示了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

  果然,测试阁不是那么好闯的!

  灰黄黄的地方,地上遍布灰尘泥土,前方两尊狮子石像伫立在那,狮子石像中间又是一扇破旧不堪的门,门上有着一个凹进去的凹印,而旁边墙壁上有些起起伏伏的图案,但是看不懂,好像是古时的文字,再别无它物。

  冷千叶皱了皱眉,走到墙壁旁,细细看着那些图案,细长白皙的手指缓缓划过那些图案,沉思的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她的脚步最终停在了两尊狮子石像前,直勾勾的盯着那两尊狮子石像。

  半晌,她用手在两尊狮子石像下方推了一把,很快,两尊狮子石像迅速转了一圈,以狮尾对着她,当她再次看向墙壁时,果然,墙壁上的图案换了,不再是图案而是一排整齐的文字。

  而且竟是现代的文字体,而不是古代的繁体字。

  上面写着:玄冰问世,神女降临。

  玄冰?神女?

  冷千叶刚看完,上面的八个字便消失不见,沉思一会儿,并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只好作罢,继续观察那狮尾。

  之见那两尊狮尾上都有着一颗透明的玉牌,一摸一样。

  想必这应该就是开启那扇门的钥匙了吧。

  冷千叶看了看两块一样的玉牌,又瞥了那扇门一眼。

  这两块玉牌肯定只有一个是真玉牌,这里绝对不简单,贸然拿下玉牌肯定会触动什么机关的,她又没有灵气自然无法全身而退,所以现在就只有快速辨别出哪个是真玉牌哪个是假玉牌了,这样才可以尽快从这里出去,去找冷千木。

  冷千叶走到两块玉牌前,仔细看了看,实在是看不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就在她准备凭直觉拿一块时,她瞥见墙壁上折射出一道很浅很浅的光,那道光直直射在了左边的玉牌上。

  冷千叶会心一笑,顿时明白,很是自然的拿起左边的玉牌,走到那扇门前,将玉牌放了进去。

  许久,那扇门与玉牌闪出金色的光,下一秒,那扇门已经开了缝隙,一推便可入内。

  冷千叶并没有稍作迟钝,果断推开那扇门,走了进去。

  刚走进去,内部的模样便完全呈现在她眼前,她眼里闪过一抹惊讶。

  金灿灿的天花板,赤红色的柱子整整齐齐的伫立在整个阁间,墙壁上有着精致而古老的壁画,四方都有着一个精致的竖屏,奢侈华丽的夜明珠镶在竖屏边,在金灿灿的天花板下显得不突出,而正前方是一个硕大的石台,石台上镶着一颗透明的水晶球,石台上方又有着四个小石台,小石台上又镶着四个透明的小水晶球,小石台边分别刻着金色发亮的字。

  炼丹天赋。灵师天赋。炼器天赋。召唤天赋。

  这显然就是测试一个人价值的东西。

  冷千叶眸中闪过一丝不解。

  她不愿相信原主会是一个废材,如果真的是个废材她将无法将《祀冷诀》练到纯粹。

  所以她便想知道,这原主,究竟是不是,废材。

  当她准备走到测试的水晶球前时,只听左方一个精致华丽的竖屏突然旋转了一番,从里面走出一个小小的身影。

  冷千叶不得不停下脚步,忽的一个闪身躲在了一根柱子后,静静观察那个竖屏。

  那小小的身影走出来后便完全显现在这测试阁内部中。

  “这是哪里啊。”熟悉的声音传来,清脆而灵动。

  冷千叶一愣,这不是自家弟弟的声音么,下一秒便从柱子后走出。

  “木木。”声如潺潺泉水般清澈干净,来自于那柱子后方。

  “姐姐。”这声音使冷千木眼前一亮,肃然回头扬起一抹甜甜的笑。

  下一秒便扑向了前方人的怀里,冷千叶也不躲开,只是将抱着蓝毛小萌兽的手微微抬高了些,任由冷千木抱住她的腰。

  “姐姐,这里好奇怪。”冷千木将小小的头微微抬起。

  “嗯,你刚去哪了。”冷千叶盯着那前方的水晶台,漫不经心的问着。

  “没去哪啊,我刚走进来,姐姐就不见了。”小团子冷千木脑袋一歪,有种萌萌的感觉。

  “那么说明这个测试阁有很多进口。”冷千叶沉思了一番,说出这句话。

  没等冷千木说话,冷千叶又一次开口了。

  “木木,想不想知道自己有多少天赋?”冷千叶勾起一抹浅笑,看向冷千木。

  “想。”冷千木笑了笑,点了点头,放开了冷千叶,吐出一个字。

  “好,那你跟我来。”冷千叶缓缓走到水晶台前停下脚步,站在了水晶台左边,接着冷千木就跟了上来。

  “木木,把你的手放上去。”冷千叶在一旁看着他。

  “哦。”冷千木看了一眼自家姐姐,乖乖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半晌,水晶球不见有任何反应,平淡的如水一样没有一丝波澜起伏。

  “将全身的灵力气息都凝聚在那只手上然后输进水晶球内。”冷千叶皱了皱眉,缓缓指导冷千木测试。

  冷千木按照冷千叶的说的,果然,有了反应。

  那个最大的透明水晶球不再是透明而是有了些细小的气流在里面波动,而那四个小水晶球,正不断变幻的颜色。

  那个标着炼丹天赋的水晶球闪烁了几下,最终恢复平静,标着灵师天赋的水晶球内部最终成了蓝色,标着召唤天赋的水晶球最终成了青色,本来就极为稀少的召唤师冷千木竟然是,而且还是青色天赋,而那标着炼器天赋的水晶球,一冲直上,变为了紫色都还在不断变化,直到那水晶球裂开了一丝丝缝隙才平静下来!

  这说明什么!自然是说明了冷千木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绝世炼器天才啊!

  炼丹天赋无,灵师天赋蓝色,召唤天赋青色,炼器天赋紫色。

  这不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那是什么!

  冷千叶看着那个标着炼器天赋的水晶球和标着召唤天赋的水晶球,眼里闪过一抹诧异,不过随之又恢复平静,看着冷千木,眼里充满了赞赏与欣慰。

  “我…我很差吗?”冷千木见自家姐姐这样看着他,脑袋垂了垂,眸子有些沉重,弱弱的开口。

  更◇.新}g最#"快“《上酷c¤匠网$

  “不,木木是天才。”冷千叶一愣,笑了,清如潺水的声音传来。

  “真的吗……姐姐?”小团子冷千木的小脑袋微微抬起,那双宛如星辰的眼睛已是直直的看着她。

  “当然是真的。”冷千叶走上前去摸了摸小团子冷千木的小脑袋,不高不低却恰到好处的声音在他头上响起。

  “木木要好好学习炼器啊。”冷千叶告诉了他应该努力去做的事情。

  “因为你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炼器天才啊”冷千叶欠冷千木一副不解的样子,缓缓说道。

  “嗯,知道了,姐姐,我会努力的。”小团子冷千木一脸努力向上积极认真的模样,眼神中闪出几分认真的坚定,颤动着冷千叶的心。

  小小年纪的冷千木成长在那样的环境竟然还可以做到如此天真机智真是不容易!小团子天天跟着原主过着被人嘲笑欺负的日子,但是看小团子的样子好像不太清楚冷家是个怎样的深宅,是个怎样勾心斗角你争我夺的地方!

  “木木,回到冷家后,好好保护自己。”冷千叶为了他的安全还是提醒了一句,看着小团子的眼神有些担忧。

  “姐姐别那么看着我啊,我知道冷家是个什么地方哦。”小团子愣了一会儿,笑了笑,吐出一句可爱天真的话,却暗藏着别的含义,他那含笑的眸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他是知道冷家是什么样的。

  她没想到冷千木竟然知道,愣了一下。

  冷千叶却没有再说话,点了点头,正准备自己上前测试,谁知一股强劲的灵力波动传来。

  “是谁打扰本宝宝休息了!”

  清脆好听的声音中带着霸气与几分小傲娇的语气。

  虽隔的很远,而这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两人不得不躲在柱子后,静静查看这灵力波动与这声音的来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栀叶说:

一堆考试来临,栀叶默默送上一章,我先说明我不是断更,我只是没有时间更,很感谢那些看我书的人,作为一个学生党我很抱歉,请体谅一下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