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受伤了?”小团子看都不看紫衣男子一眼,一脸担忧的抓着冷千叶的衣袖,死死咬住下唇。

  “小伤,没事的,他是姐姐的救命恩人,你要还好打招呼。”冷千叶摸了摸小团子的脑袋,语气带着几分严肃的气势。

  “谢谢大哥哥救了我家姐姐。”冷千木点点头,对着那紫衣男子浅浅的鞠了一躬,语气带着浓浓的占有欲与坚定。

  一句话拉近了小团子自己与自家姐姐的关系,同时也拉开了紫衣男子与冷千叶的关系。

  紫衣男子瞥了冷千木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在意。

  “紫幽,好久不见。”冷千叶则是看向在一旁优雅的修整羽毛的紫幽,笑着打了招呼。

  这女人……不过才一个晚上好吗!紫幽带着嫌弃的目光扫了过去,这次却没有了最初的戒备心且多了一份惊喜。

  “姐姐!好大的鸟!”小团子冷千木一脸惊喜的看着紫幽,拉了拉冷千叶的衣袖。

  紫幽身体一颤,险些摔倒。

  可笑!它堂堂上古神兽鲲鹏竟然被说成是鸟!这叫它这么不生气!紫幽很是生气,特别想把冷千木一翅膀扇走,奈何它主人在这,只好放弃。

  “紫幽可不是鸟哦,它是大哥哥的魔兽,是上古神兽哦”冷千叶笑了笑,小团子的天真是太可爱了。

  “那它岂不是很厉害!”冷千木点点头,随之有看着紫幽蹦出一句话。

  冷千叶笑而不语,紫幽神气的昂起脑袋,眼神犀利。

  那是!它堂堂上古神兽当然厉害了!

  “跟我走。”紫衣男子再一次开口了,语气是难得一见的决然。

  紫衣男子跃上紫幽的背,示意姐弟俩上来,正当冷千叶要坐到紫衣男子的后背时,小团子嘿嘿一笑一把坐在了两人中间,把紫衣男子与冷千叶的距离拉开了,冷千叶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家的小团子占姐姐欲太强了……

  紫幽在紫衣男子的指挥下,翅膀一挥,几人迅速上升。

  下方只见一片片干枯的树木从眼前迅速闪过,微风轻拂,紫幽默默飞行着,摇摇欲坠。

  晕晕的感觉让冷千木小团子睡着了,直直的躺在冷千叶怀里,呼吸均匀,平静。

  “为什么带我们出来?”冷千叶一句不淡不咸的话传出,云淡风轻。

  坐在前方那个紫衣飘飘、气势强大、宛如仙人的男子身体一颤,半晌,飘来一句话。

  “因为……你很特别”语气淡淡的却带了分坚定。

  “这样啊……你救了我一命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冷千叶一愣,随即又恢复平静,轻灵悦耳的声音传入紫衣男子耳中。

  他没有说话,下方已经没有了荒地的存在,紫幽缓缓下降,直到落在地上,冷千叶也没有多留,抱着冷千木一跃,稳稳的站在了地上,望着又渐渐起飞的紫幽一笑,便看向怀中的冷千木。

  “穆离殇。”半空中缓缓传来虚无缥缈的几个字。

  话毕,一人一兽早已不见,冷千叶抬起看着冷千木的脑袋,朝着天空看了看,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并不是那充满危险与未知宝藏的迷雾森林。这片森林不大也不小,入口一排排高大的树木耸立在两旁,越往里走树木越多,显得整个森林神秘而狭窄。

  但是只有走过这片森林才能回到那冷家深宅,才能拿回属于原主的东西!才能为原主报仇!

  “嗯……姐姐到了啊。”小团子冷千木软软的声音带着丝享受,唤回了冷千叶的思绪。

  “醒了,走吧。”冷千叶将已经醒来的冷千木放下,提醒一句,迈着轻巧的步伐前行。

  “哦,来了。”冷千木刚刚清醒过来,一脸楞楞的看着眼前的森林发呆,忘记了原本该做的事情,冷千叶的声音拉回了他走神的神情,眼神逐渐恢复清澈,露出一张笑脸跟上冷千叶的步伐。

  森林里,草木茂盛,清水嫩草。

  两抹小身影在林间慢步着,一蓝一白。

  蓝衣少女长发飘飘,衣摆摇摇,气势浑然天成。

  白衣少年云淡风轻,个子不高却有着一份冷静果断,更加突出他那机智可爱的性格与那宛如小天使般的形象。

  两人直直向前走着,身旁时不时传出小型魔兽玩耍的声响,直到他们走到一个路已分岔的地方。

  “姐姐,路分岔了。”白衣少年停住了脚步,看了看前方的两条路,清脆稚嫩的声音徘徊在林间。

  “嗯。”蓝衣少女细细打量着处于前方的两条路,随意的应了一声。

  没等冷千木说话,冷千叶好似一目了然。

  “木木想走哪边?”冷千叶看着身旁的小团子,话语中带着一丝趣味。

  “嗯……左边。”冷千木沉思了片刻,又望了望前方的两条路,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左边的路上,随之开口回答道。

  “那就走吧。”冷千叶颇为欣赏的看了自家弟弟一眼,话毕顺势迈步而起。

  小团子的观察力不错呢。右边路的树虽然显得青葱茂盛,让人觉得走右边肯定会有奇遇,右边的路里飘来一股花香味却夹杂了一丝血腥味,这就已经表明右边的路厮杀过。

  而左边路的树没有右边路的树青葱茂盛,却也别有滋味,左边路传来一声声极小的滴答声,不特别仔细听是无法察觉的。

  “哦,好。”冷千木将打量着左路口的目光收回,随意的应了声,快步跟上冷千叶的步伐。

  冷千叶与冷千木行走在左路口里的林间,头上偶尔几只黄莺飞过,带着几声啼叫。

  走在前面的冷千叶好似听见了什么,迅速转头,盯着位于右方的一棵树,不眨眼,仔细聆听着。

  那是一棵柳树,碧绿而高大,细嫩的柳条顺着树中心垂下来,好似少女的长发,而那声音就来自柳条遮掩住的另一边。

  冷千叶撩开细嫩的柳条,里面是一条深邃的入口,只能一人通过,冷千叶拉上冷千木快速走了进去。

  “姐姐,这里好黑。”小团子冷千木拉了拉冷千叶的衣袖,清脆稚嫩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洞口内。

  “嗯,跟紧我。”冷千叶眼眸闪了闪,脚步加快了些。

  许久,才走到看到一团光晕,尽头,便到了。

  两人踏出洞内,眼前的模样却是安静怡人。

  干净清澈的小河内游荡着一群群的鱼,嬉戏的鱼时不时跳出河面,带起了一串串的水花,河边的野花一簇蔟的开着,恰似现世的薰衣草,看似零零散散的青石,却符合了此地的景色,增添了一股世外桃源的风范,可惜唯独没有千树万树的桃花。

  “姐姐,这里好漂亮。”冷千木转头看着冷千叶,眼眸闪动着,清澈明亮。

  “嗯,那我们便在这里稍作休息吧。”冷千叶见小团子冷千木一副兴奋的模样和那稍有疲惫的小脸,无奈开口。

  冷千木小脸瞬时绽放天使笑容应和几声便去河边去挑逗小鱼了。

  冷千叶无奈一笑,找了块青石坐下来,闭上眼开始休息。

  在未知的地方,保存好体力和精神是唯一可以安全活下去的办法。

  此刻,习习的微风轻轻吹过冷千叶和在河边戏耍的冷千木,野花顺着风势微微摆动,河面也被吹起荡漾着的波纹,岁月要是一如现在这般静好该有多好,闭着双眸的冷千叶微微一叹息,却没有说话。

  几个时辰过去之后。

  “姐姐,我们走吧。”不知何时,在河边戏耍的冷千木用荷叶取了点水拿在手上,走了过来,看着她。

  “好。”冷千叶睁开双眸,微微一笑,站起身。

  冷千木灿烂一笑便蹦蹦跳跳的向洞口跑去。

  冷千叶无奈,只好跟上。

  再次进入洞口,没有了来时的紧迫,很快便出了洞口,两人便没有逗留继续向前走去。

  林子越来越宽,光线却格外明亮,但是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直到两人走到了一片周围满是草丛的绿地。

  前方便传来魔兽之间的打斗声。

  冷千叶没有说话只是细细听清着声音的来源。

  两人站在了一堆茂密的草丛后,突然间,一声怒吼惊动了姐弟二人。

  “姐姐,那是什么。”冷千木撩开草丛,露出一个缺口,指着前方,好奇的问了问。

  “那是魔兽,你别说话。”冷千叶将冷千木护在身后,仔细盯着在绿地厮杀的两只魔兽。

  蓝天白云,青草树木,却在这里有着不同的滋味。

  那是一只银狼和一只七色鹿正在对峙着,双方各不相让,中间是一株血红色的草,草无风而动,纹理中血红色的晶光流动着,透露出一股非比寻常的韵味。

  七色鹿打量着银狼,银狼也在看着七色鹿,剑拔弩张的气氛散发开来。

  七色鹿低吼一声,朝着血红色的草缓缓前进,这株嗜血草本是它寻觅到的,为等到嗜血草完全成熟,已经等待了许久,哪知只是今日出去觅食,便被这银狼占有,七色鹿哪里还能忍,直接就和银狼打了起来,却敌不过,银狼已经是五阶初期了,而它才只是四阶巅峰,这株嗜血草,正是它拿来突破至五阶的机会,所以无论如何它都要抢过来。

  嗜血草,是五阶草药。

  草药的品阶按低等到稀有为一阶至九阶,九阶以上的草药是神阶。

  :(更{,新最^:快D上~酷\p匠网

  魔兽吃了高等级的草药不但可以提升修为也可以增加灵力与体力。

  双方已经争斗过一次了,七色鹿完全打不过银狼,不管是灵力还是力量,都比不上战斗系的银狼,虽然这只银狼并不是火属性,而是水属性,但是攻击力还是比七色鹿远盛不少,想要拿回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魔兽与人类不同,它们的灵根会早早觉醒。

  两兽对视许久,银狼和七色鹿又开始了再一次的争斗。

  七色鹿是木属性的,所以在丛林地带会有一定的灵力增幅,只见树木都随着七色鹿的控制而进行对银狼的束缚。

  而银狼一直口吐水球去攻击七色鹿操纵的树,顺带还时不时的攻击七色鹿,七色鹿不得不运起木盾来地域银狼的水球攻击,争执不下了一会,七色鹿似乎发狠了,将所有的灵力收回体内,鹿角处孕育了一颗巨大的花苞,花苞几乎抽干了七色鹿的所有灵力。同时,附近一块区域的所有树木几乎全部枯萎,里面蕴含的灵力也都全部注入到了花苞里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栀叶说:

栀叶大大为你送来第四章(*/ω\*)

求个追书好嘛(*/ω\*)

望喜欢啊(*/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