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郊野外,诡异寂静,皎洁的月光渐渐消失不见,只留下深处在黑夜里的荒地。

  微风拂过,枯木树林里的一抹影子若隐若现。

  许久,才渐渐看清。

  十三四岁的少女,墨色的发丝随风飘起,那双清澈无波澜的眼眸极为独特,绝世倾城的容颜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冷静、淡定、气势,一身纯白色素衣衬得她在这黑夜里格外显眼,身姿纤细,怀里一只蓝毛萌兽,缓缓从树林中走出来。

  此人正是从结界出来的冷千叶。

  她正一路朝冷千木睡着的木屋而去,冷千叶不过才八岁,又没有灵力,她担心他出事,所以她一路快速前行。

  回到木屋,一推门,床上空无一人,冷千叶眯了眯眼。

  他出事了?

  冷千叶正要出门寻找,木屋里一块灰黑色的门发出了咯吱的响声。

  冷千叶瞥了那木门一眼,不说话。

  “咦,姐姐你回来了啊。”从木板门后冒出一抹小身影,清脆稚嫩的声音煞是好听。

  “嗯,你躲在这门后做什么?”见是冷千木,冷千叶紧绷的身体与大脑才放松下来,慢步走到他身边,语气不淡不冷。

  “哦,我看见了一只小田鼠啊,不过现在它跑掉了。”冷千叶歪了歪头,眼神看向木板门那,似乎有些惋惜的神情。

  “这样啊。”

  “木木……万一姐姐这次没有回来呢”半晌,冷千叶吐出一句话,语气淡淡的,神情透露出一种走神的状态。

  “不会啊。”小团子冷千木沉默了一小会儿,突的展开一个笑脸,阳光又开朗,宛如小天使,语气与冷千叶有七八分像,区别不过只多了一分稚嫩。

  “为什么?”冷千叶有些诧异小团子的语气与反应速度、思考能力,也没料到他会这样回答。

  “因为我相信姐姐啊。”小团子漫不经心的脱口而出,语气软绵绵的。

  冷千叶看了一眼冷千木,不再说话,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他这样相信她,她又怎会不在乎他?

  许久,小团子冷千木靠在她身上睡着了,她笑了笑,本来是打算叫他吃果子的,见他睡的好熟便轻手轻脚的将他放置床上后,她瞥了一眼怀中睡觉的蓝毛小家伙,自己也单手撑在床边睡着了。

  清晨再次来到,此时太阳并未出现,月光也早已不见,床边的少女手一滑,悠悠转醒,冷千叶睁了睁那双宛如星辰却极为清澈的眼眸。站起身来,感觉重重的,怀里的蓝毛小家伙还在睡觉,体重似有若无的变重了些。

  走到门口,推开那破败的门,用一块较为干净的破布擦了擦那布满灰尘的门槛,擦完后,一把扔开那破布,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那一片荒地,又想了想那个紫眸男子。

  他究竟是谁?他身上那股气流又是什么?

  她从小到大,就有一个好奇心极强的性子。

  不知不觉,遥远的东边升起一丝微光,冷千叶突的站起身,回到床边,拍了拍还在梦乡里的冷千木。

  “木木,快起来。”冷千叶淡淡的声音唤醒了床上去的人。

  “哦,姐姐早。”床上的小团子坐起身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一脸睡意的打了个招呼。

  “嗯,姐姐带你去看个东西。”冷千叶一把将他抱起,一个闪身,屋里只剩下一句不淡不咸的话。

  冷千木睡眼惺忪的缩在冷千叶怀里,看着不断后退的荒地,眼神迷茫。

  “啊?”小团子半天才呼出一口气。

  冷千叶没有说话,只是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继续前行着。

  “姐姐,我们去哪?”冷千木张了张嘴,一脸睡意的问了问。

  “你睡吧,到了我叫你。”冷千叶瞥了他一眼见他一脸没睡醒的模样,叹了口气。

  “哦,好”冷千木轻轻的声音刚落便听见了他浅浅的呼吸声。

  好几个跃步之后,终于到达目的地。

  “木木,醒醒,到了。”冷千叶见冷千木依旧在睡,无奈也只得将他叫醒。

  眼前只是一棵枯树,这种树在荒地随处都能看得到,只是这棵树比其他的大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刚好可以容纳两个人坐到它干枯的枝干上。

  最-新M章c节0^上酷e5匠网9

  “姐姐,我们来砍树啊?”冷千木看了看这棵高大的树,缓缓吐出一句话。

  冷千叶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这小团子真是太可爱了。

  冷千木歪过头看了看笑意正浓的冷千叶,脸上迷茫不已。

  难道姐姐不是来砍树的吗?

  冷千叶一把抱起冷千木迅速跃上了那棵高大耸立的树,端坐在干枯的树枝上。

  “你看那边。”见冷千木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冷千叶收起笑容,挂上淡淡的表情,手指向东边。

  东边,一抹浅红色的光晕开始出现,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丝日晕,颜色并不太深,浅浅的淡红色,伴随着荒地特有的土黄色的天空,显得十分的压郁。不过渐渐地,太阳的轮廓显现出来,天空慢慢被渲染成了橘黄色,煞是好看。

  “姐姐,日出好漂亮!”冷千木把眼睛睁的大大的,不肯放过日出的任何一个细节。

  “嗯。”冷千叶淡淡的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远方那抹慢慢上升的红光。

  渐渐的,太阳缓缓悬挂于天空,日出结束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咕噜~”某只小团子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

  “喏。”冷千叶笑了笑,无奈的从袖兜里拿出七颗鲜美的果子,递给冷千木四个。

  “姐姐真懂我。”冷千木展开笑颜,语气软软的,乖巧的接过果子,却只拿了三颗。

  “你四我三。”冷千叶一愣,冷千叶看着果子,心中一波澜,纵使前世在怎么百般无奈,家破人亡,但是这一世不是有了这个可爱的弟弟吗,这一世,我冷千叶绝不会在让家破人亡这种事在重演!攥紧了拳头,直至指甲都掐进了掌心肉里面才渐渐松开。

  “这是姐姐找到的,姐姐的功劳比较大,所以姐姐要比我多吃一个。”冷千木拿着一颗果子咬了一口,缓缓说着。

  “我姐姐说你四我三就是你四我三”冷千叶依旧不退让,哪怕感动也没用,果断再扔给他一颗果子,语气坚定。

  “那谢谢姐姐咯。”冷千木见自家姐姐一脸坚定便没有再说什么,一脸笑颜拿着手中的果子。

  果子吃完,冷千叶便发现全身的伤口都已经愈合,体力也完全恢复,甚至已经突破了原主的身体素质,这果子,不一般。冷千叶越发好奇起紫衣男子的身份了。

  “姐姐,这果子好好吃诶”冷千木咬完最后一颗果子的最后一口,心满意足的吐出这句软绵绵的话。

  “嗯,走吧我们回去。”冷千叶最后看了一眼这片荒地一眼,眼神似乎有些捉摸不透。

  一把抱起冷千木,跃下了树,两人向渐渐东边走去。

  半晌,东边传来一句软绵绵的声音。

  “姐姐,这里我们来过”

  两人这次又向西边走去,然而。

  “姐姐,这里我们来过”

  “姐姐……”

  ……

  走了好多圈后,冷千叶眉头皱了起来,这荒地,不对劲。

  “姐姐,我们休息一下吧”冷千木有点气喘吁吁。

  “嗯。”冷千叶应了一声。

  “姐姐,我们为什么一直在这里打转啊。”小团子不满的嘟起了小嘴。

  “不太清楚,再试一次吧。”冷千叶皱了皱眉,吐出这句话,眼神有些闪烁不定。

  一个时辰后。

  “姐姐,还是这里。”小团子一脸倦意的报告。

  “不,变了地方了”冷千叶沉下脸,不出意外的话,这根本不是迷路了,而是这根本就是一个阵法。在现世的时候,父亲曾经讲过,天地之初诞生一太极,太极后生成两仪,两仪繁衍为四象,四象进化八卦。八卦之力贯穿千古,无论是人皇伏羲所建后天八卦,亦或者阴阳八卦,无不关联着世界,八卦渐渐的演化出了八门。即开休生,伤死惊,杜景。如若不错,这个荒地便是现世中已经消失了的阵法,虽看到了现世中没有的阵法,但冷千叶心中一点也不激动,她太不懂奇门遁甲之术……

  “姐姐,那我们怎么办?”小团子有点小伤心了。

  冷千叶没有说话,因为一股气息向她们那边袭来。

  许久,一抹紫色的身影愈来愈近,一紫衣紫眸眼神冷酷的男子骑着一只鲲鹏神兽从天而降,气流吹起了他的长衣,使得多了几分不羁之范。

  “是你。”冷千叶看见来人,不经愣了愣,原来是那天救了她的那个神秘男子。

  “你要出这荒地?”紫衣男子看了她好半会儿,缓缓吐出这句话,声音没有那时的沙哑了,而是好听的磁性声音。

  “是。”见紫衣男子这么盯着她看,心里怪怪的,见他这么问,语气坚定。

  “这是阵法。”紫衣男子果断告诉了她答案。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冷千叶眼神里闪出了一丝精明。

  “那天……谢谢。”紫衣男子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话语有些断断续续。

  “举手之劳。”冷千叶先倒是愣了愣,随即露出一丝浅笑回答他。

  浅浅淡淡的一抹笑,在她脸上展现,如同繁花中的仙子降临,触动了他的心。

  “姐姐,他是谁啊。”小团子冷千木却在这时候蹦了出来,睁着眼睛盯着紫衣男子。

  “上次出去找食物遇到魔兽,他救了我。”冷千叶看着紫色鲲鹏漫不经心的应着。

  紫衣男子紫色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的眼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栀叶说:

今天更新第三章(*/ω\*)

栀叶在这里求支持了(*/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