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袭紫衣,气质如霜,一张让花都自叹不如的脸上有着一层冷酷和不可一世的孤傲,王者气息,浑然天成,他就站在那别无人敢靠近,一头暗紫色的发丝自然地在风中飞舞,一双淡紫色的眸子显得极为独特,他宛如从天而降的紫衣仙人,美不胜收,脸上的一抹冷霜为这完美的他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他身旁的枯草枯木与他完全是浑然不和,那冷漠淡然的眼神让人不由害怕。

  一阵风拂过,那几头爆角犀牛已经倒下,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面对那些已死的魔兽他不屑一瞥,这样冷酷无情的男人她还是头一次遇见。

  并且,他的修为绝对是蓝阶以上或者已经超过了蓝阶!那浓郁的灵力风刃暴露了他的灵根早已经觉醒,!只是她尚未觉醒灵根所以看不出他是什么灵根罢了。

  可惜,他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用眼神瞥了她和怀里的蓝毛小家伙一眼,纵然转过头直直的朝前走去。

  冷千叶也不计较,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抱着怀里的蓝毛小家伙跟在了他的后面。

  因为她知道跟着他或许可可以找到吃的。

  不知是有意无意,他本是迅速的脚步顿时放慢了。

  他停在了一处由两棵高大的枯树交缠在一起的中间,双手笔画了几下,那个空间仿佛被撕裂一般,一道由灵力凝结的结界被撕扯开来,他迈步走了进去。

  冷千叶脚步一顿,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迈开脚步走了进去,她相信,他既然救了她就不会无聊到把救来的人杀了的。

  就在她走进去的那一刻,结界自动合拢了,那被灵力撕开的地方没有任何破绽好似完好无损,仿佛并没有出现过。

  转过头来,她才发现,结界里面与外面那荒地完全是两个世界!

  结界里山清水秀,青草遍布,茂密繁盛的树木为这地方增添了几分风景美。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走着,一前一后,一紫一蓝。

  走着走着路旁的青草越来越高,直到最后她还得用手撩开那些草,不然没法走路,身旁偶尔有几只小魔兽跑过。

  他到好,身周围形成一道紫色的灵力波动,那些草就被弹开了,那模样要多潇洒有多潇洒。

  直到她撩开最后一把青草,却被眼前的景色惊艳了一番。

  一片长满了洁白蒲公英的草地,风轻轻拂过,几朵蒲公英宛如洁白无瑕的蝴蝶在空中飞舞,与蓝天浑为一色,近在她眼前的是一片泉水清澈透明的湖,几只小鱼小虾在水中嬉戏玩耍。对面是一处极为险峻的悬崖,上面长满了碧绿的青苔,一股干净明澈的泉水顺着悬崖边顺流而下,形成一道美丽壮观的瀑布,瀑布边却是长满了奇珍异草,然而在湖的右方不远处,有一栋简易却干净整洁的木屋。

  他没有停顿,而是直直向那木屋走去,走到半路,他的脚步停了,而跟在他身后的冷千叶却因为过度在意地形与景色丝毫没注意到前面的人已经停下了,所以完全没预告性的撞了上去。

  一股淡淡的薰衣草味扑向她的鼻尖。

  明显感觉他的身体一颤,一股寒意袭来,遍布她全身,惯性的倒退一步。

  “抱歉。”冷千叶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开口了,轻灵悦耳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冷静和决然。

  不由让他有些诧异,缓缓转过身,那一双凌厉却好看的紫眸正冷酷看着她,那一闪而过的诧异还是没逃过她极快反应力与观察力。

  “你不怕我?”半晌,他终于开口,声音沙哑而低沉,也许是很久没有开口说话了,毕竟荒地很少有人出没。

  “为什么要怕你。”冷千叶有些诧异,语气倒是淡定。

  他也是意外的瞥了冷千叶一眼,不过很快又恢复平淡。

  他没有再说话,冷千叶只看到那双紫眸中闪过的一丝波动,惊喜?感叹?激动?她也不确定毕竟是一闪而过。

  忽然,天空划过一道紫光,快的让人无法捕捉到。

  一只身材高挑、全身暗紫色毛发的大型魔兽从天而降,带着锐利的风劲,停在了他面前,一副乖巧的摸样。

  他难得露出一丝柔情,伸出手摸了摸那魔兽的头。

  若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只魔兽应该是上古神兽鲲鹏,这一只还是极为稀少的种类,鲲鹏本应该是凶残的魔兽,现在却一脸享受的被一个人类抚摸!

  酷.X匠*网正版首/s发

  他到底是什么人?连上古神兽都如此听他的话。

  似乎是感觉到了冷千叶探究的目光,那只鲲鹏猛的抬起了脑袋向她投来敌意的目光。

  “紫幽,她不是敌人。”紫色鲲鹏这一举动惊扰了他的动作,看向它所望去的地方,停顿了一会儿,淡淡的开口。

  紫幽投给冷千叶一个警告的眼神,脚一抬,走开了。冷千叶也不在意,也默默收回了打量它的眼神。

  这只鲲鹏的警惕性很强,修为也绝对不浅。

  她瞥了一眼天色,不知不觉时间过了这么久,已经快傍晚了,她得赶快回去了,木木还在木屋里。

  最后扫了一眼这如仙境般的地方。

  “我可以摘几个果子么?”冷千叶想到木木还没有吃东西,语气带着一丝期待,眼神清澈,不杂一丝浑浊。

  “……”他没有说话,也许是默认了,他也只是自顾自的撩了撩木屋旁的薰衣草。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冷千叶也不在意,因为他话少。

  话毕,身手利落的在树上跃来跃去,最后手拿七颗光泽鲜艳的果子放进了衣袖兜里,一个跃步,稳稳的站在了草地上。

  紫幽本来是反对的,但是见自己的主人都没有说话也任由冷千叶了。

  几个果子而已,反正这里多的是。

  皓月千里的月亮从天上冒了出来。

  十五。月圆之夜啊。

  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她的家人,正当月亮完全成型时,她却借着皎洁的月光望见了他正一脸痛苦的样子,紫幽也是一脸忧伤的停在他身旁,脑袋哀伤的垂着。冷千叶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之后,几个健步来到他面前。

  “你怎么了?”轻灵悦耳的声音让半跪在地上的他清醒了几分,冷千叶正要扶起他,却被他身旁的紫幽一把拦下,一脸警惕的望着她。

  “不想他死就让开。”冷千叶瞥见紫幽那双警惕的眼眸无奈的叹了口气,语气有些不好。

  可紫幽仍是不让开。那双异常坚定的目光颤抖了她的心。

  “他救了我一命,我不会伤害他的。”冷千叶语气渐渐柔和了许多,也是那双坚定的眼神打动了紫幽的心,让它不自觉地安心,乖巧的退开了。

  冷千叶搭上他的脉,闭目探索。

  现代的冷千叶不仅仅是顶尖杀手,也是一代名医保。

  “低烧,气血不足,还有一股气流我不太清楚,但他现在正因为这股气流十分痛苦,紫幽,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话,如果要救他,你把束心草和补血根还有元气花找来。”

  冷千叶将他抬到一块干净的草坪上,拾了几根干柴点燃了,语气淡淡的,与他有些相像。

  紫幽看了一眼躺在草坪的他,对着冷千叶点点头,翅膀一动,飞走了。

  冷千叶怀中的蓝毛小家伙貌似动了一下,她看了看,却没有看到它醒过来,好像还是昏迷状态。

  她拿起一片干净嫩绿的树叶在湖中一搅,水便浸满了整片绿叶,将氵灌进蓝毛小家伙口中,见它安静睡去便松了口气。看来这湖水也含着浓郁的灵力啊。

  她瞥了一眼天空,整圆形的月亮挂在上方,眼眸闪过一丝无奈。

  看来,这会儿回不去了,毕竟他救了他一命,她总不可能不帮他吧。

  月色被一抹暗紫色遮挡,紫幽回来了,嘴里叼着的正是她要的三种草药,接过草药迅速找来一个干净小铁碗和一个磨碎东西的工具,将三种草药放进湖中浸透,再扔进小铁碗里磨碎,加了些湖水放在火上熬着。

  一旁的紫幽眼眸种闪过一丝诧异与惊讶。

  原来还有这种方法熬药,在天气大陆炼药师都是动用灵力催动火种熬药的,凡是炼药师都会觉醒一种火源,然而冷千叶还不是炼药师,这样的方法不过是在现代做一代名医的时候会的而已。

  很快,一股草药的味道蔓延开来,药,已经好了。

  月亮依旧圆圆的挂在上方,躺在地上的他却是一脸痛苦,原本使花儿都逊色的他现在却是惨白,无一丝血色。

  将小铁碗下方冷却之后,端着药坐到他身旁,却听到他那惨白的嘴唇微微张了张。

  “水......”

  不远处的紫幽自然是听到了的,冷千叶用眼神示意它去取水,紫幽很聪明,便飞进了木屋叼出来一个精致的白瓷杯子,停在湖边,用那个白瓷杯子装了些湖水,又飞回冷千叶那,将水递给她。冷千叶接过水,扶起他将水慢慢灌下。

  许久,又将她熬的药通通给他喝下,见他的身体不在颤抖,探了探脉,低烧和气血不足都消失了,但是那一股气流还在他身体没有消失。

  她现在没有灵力无法接通帮他,但能够帮他这么多也已经够了。

  紫幽何尝不知道,那股气流的来源,紫幽是他唯一的魔兽啊,他是召唤师。但是冷千叶并不知道,因为他告诉过紫幽不可以将此事告诉任何人。

  “我只能帮到这里了,紫幽,帮我拉开结界可以么?我得去找我弟弟了”冷千叶见他的病情好转便对着紫幽望去。

  紫幽见他的脸色渐渐转好,便点点头。翅膀一划,便出现了一条分界线,外面是荒地,里面是青山。

  冷千叶朝天空上的紫幽一挥手,整个人朝外面一跃,消失不见,结界也自动关闭了。

  在天空飞着的紫幽朝那分界线投出了丝丝不舍的眼神,不过又恢复了自然,乖巧的飞回他的身旁,趴下睡了。

  月亮渐渐降落,月光缓缓变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栀叶说:

很感谢那些看我书的读者们(*/ω\*)

我只是个新人(*/ω\*)

所以如果有写的不好的地方可以和我说的或者想接下来的内容写成什么样都可以和我说的(*/ω\*)

嗯就是这样(*/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