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是浮游的思绪托着不知所然的沉重最近,我总是会做同一个梦,然而我也并不清楚这是个美梦还是个噩梦。

  我梦见了我在一个迷茫的地方,很多雾笼罩着,黑暗的我摸不着边际。

  隐约的会有一个人,穿着白色衣服,就像…鬼!

  至于是男女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害怕地想要逃离这个奇怪的地方。

  但是任由我怎么跑,我也知道这是跑不出去的,因为我根本看不清路。

  每当我心急如焚的时候,那个“人”会说一句话:“你~将~会~“死”!”这句话说模糊不模糊,因为他的声音令我感到寒颤,莫名的印象很深刻,好像在给我什么提示。

  √看正版章v节t上I$酷p,匠网

  每次这个时候,我总会被梦中的事情所惊醒。枕头边已湿漉漉,门咯吱咯吱的响着,我惊恐地望去,感觉那个人就站在那里,看不见的地方…

  不安感顿时涌上心头,我害怕的闭上眼睛,与好奇心做着斗争,我试着把被子盖住我的脸,虽然做到了,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我知道这是个不详的--梦…

  每天早晨,我总会为夜里做的梦思索着,毕竟我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可是这个梦领我感到真实,将会发生,可是…我为什么会“死”?

  我不敢再想下去,我既不是个怕死的人也是个怕死的人,因为我是个人我不想死,未来很美好的吧?

  平时这种事我也不会在意,可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么梦一般都是会在现实生活中发生的,而且我做了1个月的梦都是一样的,要么就不会做梦。不能否定,我将会有大事发生…

  可能就是那个奇怪的人再暗中作祟,他和整个能都有着巨大的联系。

  至于为什么我不觉得奇怪,是因为我相信很多未知数,在没能解决之前是不能不相信的,也许是真的也说不定,看来好景不久了?

  我只是推测着,不敢确定…

  “嗯,想什么呢?快点吃完饭去上班。”爸爸突然间打断了我的思路,插上一句话。

  我迅速拿起面包狼吞虎咽的解决掉,喝了些牛奶,半饱。带上包,说一句再见,就转过身调头走了。

  可能父亲也发现了我的不妥,眉毛明显的皱了,也不多问,可能是想让我静静,应该也知道我的不容易,我也没有多说了。

  整天我都心不在焉,可能是因为工作压力大吧?过几天也许就没事了呢!我有些急躁。

  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可能真的只是个梦呢?我这样想着,也留没理太多,就算我知道也没什么用吧,既然那么久也没事的话…

  然后我就继续着我的本分,毕竟还要生活,不能因为一个梦而这样。我还有家呢,我也不能说,不然以为我真是个神经病,家人可能也会担心的吧!

  然而我都在神游,这并不是我希望的,我已经受够了,没必要再去增添麻烦。

  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