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会梦到再回到那个教室,推开门是一群熟悉到无以复加的脸庞,空气中是一种可以尽情呼吸的自由味道,有人提着早点丢给同桌,有人拿着作业四处传阅,班主任从后门偷偷溜进教室,转角看到带着耳机听歌的学生,高喊一声,把mp3交出来。我们抬起头,看着那无辜的眼神,笑了。就在这时,梦醒了。

  多年以后,许多人可能会忘了讲桌的位置,房门的样式,但是,那张贴在黑板上方的励志标语却张口就能说来,不是他有多么顺口,多么华丽,只是因为那些文字渗入骨髓,透进灵魂。

  在中国,每一年都会有一批人在六月与过去说一声再见,夏至未至,已然到了收获的季节,寒窗十二年,只为最后几个小时在一张张纸上写上那些年你走过的步步惊情。记得那时候,我们对它充满了无尽的怨恨和恐惧,而如今我们是对它那么的怀念,有时也会幻想,如果再来一次该有多好。

  高考,是一个载体,它承载着寒窗苦读的冰冷岁月,承载着父母眼中的鱼跃龙门,承载着同学走过的一路相伴,更承载着未来生活的何去何从。

  距离我们期末考试也不远了,但是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在前面,那就是高考,每到高考,学校的任何事情都会为高考让路,我们也是,因为我们都懂,这些学长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选择,单单这个选择他们准备了十二年,容不得出错,我们也舍不得出错。

  到高考还有一周的时间,但是学长和学姐的脸上却丢掉了往日疲惫和紧张,他们展现给我们的是一个自信,乐观的前辈。虽然我们还没有到高考这一关,但是也被这种氛围深深的感染了。

  一天我和小欣走在路上看到高三学长们在拍照,最后一次和身边的朋友在这个待了三年的高中留影,小欣看着那一张张被高考磨砺的渐渐成熟的脸庞对我说道:“他们就要走了,接下来该我们了,时间过得好快,你说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呢?”

  我看着小欣有些惧怕的脸庞对她说:“未来是走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命运不会亏待我们的。你说他们就要走了,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给他们送上战场。”

  小欣瞪大眼睛说道:“好啊,我也想做点什么,但是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呢?”

  我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但是没有告诉小欣,我拉着小欣就回到了教室,找到了班长,对他说了我的意思,班长一听,立马答应了,并且叫着班里几个同学分别联系其他班的人。

  因为我们学校是高考的考点,所以高考前三天我们就要离校,给学长们让位置,也就是说还有三天的时间可以准备,当天我们就去其他班级说了自己的想法,有几个班长特别果断,立马答应了,但是也有几个比较小心,说是要请示一下班主任,毕竟是自愿活动,我们等着他们的答复。

  到了晚自习,我趴在桌子上看书,老师就把我和班长叫到办公室了,我还一直思索最近我挺老实啊,没有给他惹事啊,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呢?

  到了办公室,老师开口问道:“给高三的践行是谁的主义。”没想到班长特没义气的说是我,我瞥了班长一眼说道:“老师,我觉得我这样做没有什么不好啊,你看我们的学长学姐就要离开我们学校了,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么支持他们,肯定会感动的。”

  “T看¤V正版H章;}节!$上,酷w匠…、网T“

  老师看着我说完后说道:“你这孩子,我说什么了啊,你就一通解释,能不能听我说完再解释,我问你这件事不是批评你,你的提议被有些班主任知道后便告诉了教导主任,然后就传到了校长耳朵里,校长重重的表扬了你,说你心存感激,这是一种美好的品质,特别支持你这么做,还特意嘱托班主任们尽力协助你。”

  我一听便不可思议,以前的我在老师眼里虽然不是什么坏孩子,但是也没有得到过表扬啊,这一次还被校长表扬,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老师让我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然后改成策划流程,分给各个班主任传阅,最后班主任传达给班里同学。

  时间过得很快,计划也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就在我们要离校的晚上,高三的同学还在教室里上自习,我们透过窗户就可以从我们教学楼看到他们教学楼,到了九点半,距离晚自习结束还有半小时,同时也是高三学长们在这个教室待得最后半小时。

  九点半,高三的教室的喇叭传来声音,“各位同学,还有几十分钟,你们就要和你此刻所在的位置说再见了,现在,你们的学弟学妹有些东西送给你们,请看向高二教学楼。

  此刻,我们的教学楼,所有班级都把灯关了,然后用大型荧光棒拼出一个加油的图案。我们能清楚的听到高三学长们的掌声,然后一栋教学楼,所有同学齐声唱出范玮琪的《最初的梦想》,“把眼泪装在心上,会开出勇敢的花···”

  一首歌唱完,所有人高喊:“学长,学姐,高考加油,我们永远在你身旁。”

  只听到高三教学楼传来“学弟,学妹,好好学习,我们在未来等你,谢谢你们。”

  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但是每一个字都很清晰,每一句话都走进心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