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买不起的玩具早已失去兴趣,那些暗恋着的爱人早已慢慢忘记,那些过不去的过往,也早已云淡风轻。人们在任何一个时间的节点都会犯一些痴,犯一些傻,不过长大的我们不把它称为难堪,而是变成裹挟着我们在物欲横流中隐痛行走的青春回忆。

  被老师冤枉后的我一直沉浸在郁闷中无法自拔,人们都这样,总是在失意后不断的思考自己失去了什么,而不会去想自己还有什么。总是把鸡毛蒜皮的小事当作世界末日一般。就这样,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好久,但是,终究是时间,治愈了一切,我开始思考,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看着灿烂的阳光,洁白的天空,突然就想通了,我虽然失去老师的信任,但是还有同学啊,特别是还有小欣能为我出头,这比起任何人的不信任都重要吧。

  当全世界都要背叛我,至少还有你,陪在我身边。想通后才发现,这世界这么美好,这件事这么小。我重拾脸上的笑容,回到教室,开始了新一轮的学习,为了信任我的人。

  晚上,我约小欣陪她一起回宿舍。在路上,我已经丢掉了往日的颓废,取而代之的是那灿烂的笑容,但是小欣明显可以看出心情不是很好,我打趣的问道:“怎么了姑娘,看着我回复正常不开心啊。”小欣白了我一眼:“我看你这样才不正常。”

  我问她:“到底怎么了,怎么忧容满面啊,又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啊,哥哥给你开导一下。”

  更*w新/最快上0酷…匠%网z5

  小欣对我说道:“今天化学老师对我说,让我参加全国高中生化学竞赛,我们学校就是我一个,我特别紧张,害怕给学校丢脸。”我一听是全国高中生化学竞赛,虽然没听过,但是带全国,应该很厉害。我笑嘻嘻的对小欣说:“这么光彩的事情多好啊。多少人想去还去不了啊。我这下长脸了,以后对别人可以说,我女朋友是学霸,多好啊。”

  “以你的水平,轻轻松松拿个第一还不是很简单啊。”小欣又白了我一眼,说道:“说的轻巧,肯定很难,我的水平应付平时考试还可以,但是面对这种竞赛,我恐怕要成为炮灰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过得特别快。我们到站了。各自回到宿舍。安静的一晚。

  第二天,上完早自习我就去向老师请假了,但是老师不准假还一脸嘲笑的对我说:“咋了,害怕的要跑啊,我还等着你考好我给你道歉呢,回去好好学习,哪也别去。”我当时那个气啊,但我也只能回教室了。

  上午的课上完,我没有回宿舍,而是准备跑出学校。从正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翻墙了。高中几年,别的功夫没有学到,翻墙倒是成了一门过硬的技术,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三下五除二就出去了,我这次出来不是为了上网,不是为了吃顿好的,而是去了书店。

  来到书店,我像漂亮的店员姐姐问了关于化学竞赛的资料在哪,满满的买了一书包回到教室,没想到知识这么有重量。

  回来后,教室还没有人,我把资料都给小欣放下。写了张纸条,然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班里人来了,陆陆续续到齐了,小欣看到资料后打开纸张看着,一脸不可思议这些东西是谁弄来的,就在此刻,老师突然把我叫走了,来到办公室,老师说:“中午查寝你不在宿舍,去哪了。”我慌了,这家伙怎么突然查寝了。

  我说:“在教师学习。”结果老师“啪”一下拍在桌子上,喊道:“放屁,还说瞎话,大中午还跑出去,都被摄像头发现了还狡辩。”我满脑子思索怎么有摄像头了,最后得出结论我完蛋了。老师还是问我干嘛去了,我不想把小欣牵扯进来,就说:“上网去了,处置我吧。”

  老师一脸的奸笑,说道:“没想到一诈你就出来了。果真上网去了。真是废物,作弊上网,抓紧回家,别说话,立刻走,让你家长给我打电话。”

  我看着这老狐狸的奸诈嘴脸,回到教室,拿着钱包,背着书包就走,结果老师还没有放过我,竟然趁我还在对班里人说:“林晓凡同学,中午不午休,私自跑出学校上网,给予停课一周,回家反省的处分。”然后就让我走了,班里人还是一脸蒙圈。

  既然要走,哥也要潇洒的离开,步伐中根本看不出悔过的气息。临走我看了一眼小欣,她也是一脸的蒙圈。

  回到家,老爸老妈从文斗到武斗,从单打到混合双打,我算被收拾服气了。晚上,躺在床上,手机突然响了,是小欣打电话来,说道:“林晓凡,你怎么回事,不想高考了,这个时候还出去上网。我还以为你变成好学生。我很失望。”我刚要说话,挂了,我心中真是无奈加无奈,这算哪门子事情,我去给你买资料,还被你乱训一通。

  一怒之下,我就睡了,在家浑浑噩噩度过了一星期,返校的前一天晚上,我想起明天是小欣去比赛的日子,我又碍不下面子给她打电话给她加油,只能在空间挂了一条说说,是我给小欣写的字条的伤的一句话:“尽管去做,让他发生,不要害怕,让错误产生,让经验学会判断,让判断选择正确,每个人都曾是新手。”

  第二天我回到了学校,小欣已经走了,据说要晚上才能回来,回到学校,我就开始了我的学习,毕竟打赌还是要继续的。

  到了晚上,小欣回来了,班里人都问她考的怎么样,看她那开心的笑容就知道应该不错,她突然走过来,对我说:“林晓凡,你给我出来。”班里人一看开始瞎起哄,我只能跟着走出去,小欣对我说:“我看到你的说说了,为什么那晚不告诉我实话。”

  我一脸无所谓的说道:“男人嘛,这种误解这种过错一个人承受就好了,何必让你一个女孩子掺和。”小欣突然流下了泪水,我抱住她,一句话没说。

  作为男朋友,你给你女朋友的有时是一个拥抱,有时是一个肩膀,但更多的是为她对抗世界的一个背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