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离歌,几笔寥落,时间过错,缘分弄人,或许在这一场美丽的故事中,你只是不经意的路过。

  结束总是开始的另一种表象,一觉醒来,我已经和去年说了一句不可能再见的再见,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按照习俗,新年新颜,我换上年前置办的新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沉溺其中,被这自欺欺人的“美貌”所吸引,然后老妈不解风情的说了一句:“别看了,长得丑再怎么看也是丑的。快去吃饭。”我深深感到了来自老妈的恶意,我强烈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

  酷3匠,网正,版首jE发n

  吃过早饭,我和爸妈一起去爷爷奶奶家拜年,一路上,街上所有的人都暂时摘掉了面具他们脸上显露的是最美的笑容,嘴中道出的是最亲切的祝福,耀眼而真实。

  到了爷爷奶奶家,一家人全在这里,叔叔伯伯,哥哥姐姐,我上前给爷爷奶奶磕了一个头,当然,我也得到了他们的压岁钱,虽然妈妈说她先替我保管,我知道羊入虎口,一去不复返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谈天说地,我渐渐感到无聊,出门闲逛,天气很好,风暖暖的,天空是蓝的,万物都在享受这一年中最安静的时光,那么悠闲,自在。走着走着,我来到了广场,要说,老天给你的惊喜总是那么无法预料。在广场,我看到了柳溪和白欣。

  我在远方静静的看着,虽然无数次想忘记,想不在意,可是,一个人的思绪永远无法控制,再次见到,心依然会痛。两个人站在广场边上说话,突然,柳溪转身离开,小欣停在原地,好像等待着什么,我鼓起勇气想上前说一声“新年快乐”,慢慢走过去。

  就在我不断靠近小欣的时候,我能能看到小欣在发呆,她进入了自己的小世界,与世隔绝,但是,此刻,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并没有注意到小欣在路边站着,它没有减速,朝着小欣所在的方向驶去,看情形不妙,我加速跑过去,将她扑倒在路边。

  但是,我却没有护好她的头,结果她撞晕过去,而我感觉半身麻木,我努力的站起来,每动一下,就如万箭穿心,但是我不能倒下,我要去叫人,临近中午,大街上早已没有人,司机也走了。

  我拖着身体,去就近的人家呼叫救援,这一路,走了好久好久,疼痛包裹着我,我却不敢停歇,因为小欣在那里,我第一次感觉害怕,我害怕小欣出事。

  终于,我带着一位大叔回到这里,在十多米远的地方,我和大叔停下了,因为小欣已经醒了,而且正在柳溪的怀抱中,我听到小欣的哭声,我知道,她心里害怕又感激,她一定在感谢柳溪的相救,虽然她一点不知道。

  见她没事,我回头对大叔说:“谢谢,麻烦了。”大叔对我说了一句:“小伙子,你好样的。”转身离开。

  我站在原地,久久不想离开,我多想过去告诉她救她的认识我,可是我却不敢,即使我敢,她会信吗?

  两人走后,我回到家,爸妈见我这样,着实吓了一跳,我告诉他们是不小心摔的,他们送我去医院,检查后我的胳膊打上石膏,回来后,老妈给我收拾衣服,看到我今天穿的衣服后说:“你看,新买的衣服摔成这样,肩膀上的扣子都没有了,这种扣子很难找的。”我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摔哪了,反正又没用,没关系。”

  真的没有用吗?

  有多少人在黑夜里默默付出却给别人做了嫁衣,时间总是让人猝不及防,岁月一去不回,多年以后,站在时光的另一端,回想过往,却不曾后悔,如果时光逆流,我依然会这样,不怪生不逢时,只怪造化弄人,美丽的故事,总会有人不经意的路过,但是,悲剧让人更懂珍惜,错过让人更加坚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