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总是不断的变迁,风景在四季里徘徊流转,站在城市的边缘,我兜兜转转,找寻唯一的终点,可地球终究是圆的,无论我如何在这个圆圈里兜转,却总也是在这个圆圈里打转。

  7最9新$$章V6节8上K酷$匠3f网J^

  时光的深处,总有那么一个人是你一生的暖,不求相守,只求遇见。明媚忧伤,浅浅收藏,淡淡的思念,淡淡的忧伤,唯美了那一段静谧的时光。我坐在这窗前,一抹斜阳映入眼帘,安静的时候总让人多猜多想,

  一片绿叶划过,裹挟着我的记忆回到那时,想起那年。

  我叫林晓凡,名如其人,平常如凡。一个普通的家境,一个普通的模样,但却经历着并不普通的生活。

  和现在的小孩不同,我的童年没有电脑,没有早恋,那时候我们丢手绢,跳格子,老鹰抓小鸡,一个弹珠可以玩一天,那时候的我不知道如今站在岁月的这端,我是多怀念。我回忆的起点将从这里开始。

  只记得那时候,我的身边有很多人,他们每天的乐趣就是和我进行友好会面和座谈,我也很开心陪他们进行一些娱乐活动,比如给他们完成一些重要活动,作为一个执行者,我觉得是那么成功。我无数次给别人砸玻璃,然后给他们汇报情况,得到的好处就是他们会邀请我一起看《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和《恐龙战队》,我成了附近远近闻名的坏孩子。

  有一天,就在我们商量如何进行下一步对这个社会反抗的时候,一辆货车停在了弄堂口,早上我还听爸妈说我家旁边的空房子租出去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我对此本无半点兴趣,可是,当车门打开时,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走出来了,那时的我对女孩无半点非分之想,但是,当她看到我时,她的笑容将我刺痛,就像一个人在黑夜里迷路了好久,突然,眼前却多了一盏明灯。她让你知道,路在何方,但是,冲动只是一瞬间,我被我的战友成功带走。结果就是当天晚上,我没吃晚饭,被爸妈狠狠的k.o。爸妈平时忙碌,对我的管教比较少,但是,今天行动失败,我被敌军发现,直接俘虏,然后押送回我的基地了,爸妈果断把我强行请到大门口。

  那时的我还自以为是的认为我没错,但是肚子的叫声出卖了我的决心。在我思考是不是潜逃回家时,刚来的新邻居引起了我的目光,我偷偷扒在他们家窗口,家里刚整理好,很干净,他们在吃晚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温馨。

  我的动作太大,碰到了窗口的一个铁杯子,声音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久经沙场的我竟然慌了,女主人出来看到我,就在我抱着必死的心态要逃跑时,她的笑容再次融化了我,我感觉到的是慈爱,她轻声细语说:“你是谁啊,小朋友,有事吗?”我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我是你们的邻居,我出来玩路过的。”阿姨让我进屋,我低着头,两只手不自觉的拧在一起,叔叔问我吃了吗,我说吃了,但是肚子却不自觉的叫了出来,叔叔说:“看来没吃饱啊,小欣,快去拿筷子。”我第一次听到这名字,和她的笑容一样,令人沉溺其中。

  我不会知道,这个名字将陪伴我这么多年,多少次想忘记,我却发现她早已刻在心底。叔叔问我叫什么,我说我叫林晓凡,他说:“名字挺好听啊,那以后叫你晓凡好吧。”我看着桌子上的饭应到:“恩恩,好的,我爸妈都这么叫我。”他说:“我姓白,叫我白叔叔就行,这是你张阿姨。这是我女儿,叫白欣,以后你们就是朋友了。”

  我点头表示我已经记住,但是我却始终被桌子上的饭吸引,叔叔说快吃吧,我把所有的礼仪规矩,男人颜面抛到脑后,我放开吃,我已经忘记吃的什么,但是我却依然记得那种味道,叫幸福。吃完饭,天已不早,我回到家里,老爸老妈竟然吃完了,那时候我心里就一个念头,我不是亲生的,肯定是买苹果送的。我回到房间,被爸妈请出家门和我是不是亲生的问题已经忘记,我脑子中就一件事,她会和我成为朋友吗?

  年轻的好处就是,无论你经历多少事情,第二早天肯定放晴。

  我从床上起来,吃过早饭,背上我的小书包,唱着“太阳当空照,我要炸学校”悠悠到了学校,家离学校不远,走着就十分钟,所以我从上学开始,虽然只有两年,我就没被送过,一直一个人。

  到了我那刻着早的位子,我发现,已经不早了。因为的劣迹,我的同桌被老师救走了,我也开心,因为不用划三八线,全是我的,在我的自我安慰中,上课铃响了,不知道为啥,我一直认为,上课铃最难听,而下课铃是那么美,虽然都是同一个曲调,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就是生活,有许多人也是会从好变到坏,从坏变到好,不是他们变了,而是你的心变了。

  我的班主任“老巫婆”依旧是那个脸色,我一直认为她的脸是假的,根本不会变,但是在她的身后,却有一个女孩,我一眼认出,虽然我由于吃饭忘记了她的姓,但是我知道她的名,小欣,老师让她自我介绍,小欣一点不紧张,她依旧那么漂亮的笑着,一股自卑油然而起,我可是一个站起来回答问题都打颤结巴的安静男子。小欣说:“我叫白欣,我家刚刚搬在这里,很高兴认识大家,希望我们相处的愉快。”她说完的瞬间,我竟然看到老巫婆的眼角露出一丝笑意,那种赞赏的笑意。老巫婆说:“白欣同学,你先在那里坐着吧。改天我给你换一下。”

  说完指着我的领地,本应该像个狮子一样捍卫自己的领地,但是我却主动打扫好了那个位置。唉,男的,就是这么没骨气。小欣坐到了我旁边,我装成一副不屑的样子。但是我却时不时偷偷瞥一眼,她是那么认真,安静,这种认为持续了一节课,最美的声音响起,就在我刚刚要出去时,小欣叫住了我说:“你叫林晓凡是吧。”我抬着头欠扁的说:“是的啊,咋了。”她说:“把你的这些东西都拿走。”说着指了指我的几本书,瞬间,我的暴脾气来了,我说:“凭什么。”

  这句话是我做的为数不多的错决定的其中一个,只见她用手紧紧扭我的手臂,我细皮嫩肉的手啊,钻心的疼啊,你知道世界崩塌的感觉吗,前一秒,她还是个女神,这一秒,就是个女神经,迫于威压,我拿走了,就在我要离开时。她说:“我说让你走了吗?站住,坐下。”我悻悻的坐下,她说:“以后你就要跟着我,当保镖。”我说:“为啥,凭什么?”她说:“因为你在我家吃饭了。”我竟然无言以对,我恨我自己的嘴啊。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竟然答应了。

  我的悲催生活正式开始。我一天都在痛苦中度过,我不小心碰到她的课本,扭我,我说话,扭我,我打盹,扭我,我写字难看,还扭我,我含着泪水的目光看到,远方有天使在向我招手。我时刻准备着起义造反,我知道,她这种脾气,一定会被孤立,但是,她对别人,就如那冬日里的一抹暖阳,是那么柔和,瞬间,班里人被她拉拢,林晓凡第一次起义,卒于二年级。

  从此以后,我从那不羁的少年变成了一个放学替她背包,上课不敢说话的怂人,他的爸爸妈妈带她去我家认识一下,他爸爸说他也要开始工作了,以后早晨上学让我和她一起去,我爸用异常坚定的眼神把我卖了,我感受到了这世界深深的恶意。我知道,我最平静的早晨上学之路也没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