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君无恨便来了。

  “万凝乔呢。”

  君无恨突然出现在梧阁内,梧阁的丫鬟也就茗惠一人,当时和温霂烑、年缨三人在梧阁内制点心。

  “侧妃娘娘……在厨室里……王爷……”

  小年缨满手的面粉,嬉笑着不小心撞在了一个人身上,回过神来才发现高他几个头的人正用冰冷的眼神睨着他,有些结巴道。

  “年缨,赶紧去洗了手,小姐说一会儿花羹和云糕就可以吃了。”

  茗惠从厨房里出来,也是没料到君无恨突然出现,君无恨也不言语直接进了小厨房。茗惠本想提醒温霂烑,可是年缨示意她噤声,如果君无恨想让温霂烑知道他来了,让人提前通知就好了,这样突然来了,也一定是突然兴起的。

  他平生也没进过厨室,难得进来过一次,温霂烑在整理厨具,一旁的砧板上还有不少面粉,许是水缸里没有水了,才让茗惠出去提一些来。

  “茗惠?水呢?不要玩儿了,你还要不要吃云糕?一会儿蒸不熟的。”

  温霂烑把刀具放到水盆里,又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手,她也不是第一日做粗活,手掌上有一层薄薄的茧。

   

  “茗惠……”

  温霂烑的笑意僵在脸上,君无恨冷眼看着眼前身上还有不少面粉沾染的女子,她初入府那日是盘发的,如今若漆长发半挽半放,尾端轻卷,甚是俏丽。温婉的五官却有一双灵气逼人的眼眸,在烛火的映照下有些暗沉的琥珀色瞳孔微微紧缩,随后她便转过身行了一礼。

  “王爷,婢妾不知道王爷来了,请移驾正殿。”

  “不用,这里就够了。”

  君无恨音调完全无温道,温霂烑手上仍是黏黏腻腻的,有些不安地搅动手指。

  V!酷匠q8网唯一/v正…版,其e@他都st是gs盗。版

  “今日端莹殿里的汤好喝嘛?如此有兴致自己在做糕点?”

  君无恨的问话让温霂烑警惕起来,她曾经听过类似于这样的问话,和表姐的风格还真是像,一样都是先找不着边际但是有一丝暗喻在里面的问,然后就可以突然切入主题打人措手不及。

  “莺侧妃手艺极好,婢妾笨拙倒是坏了莺侧妃姐姐的心意,这糕点不过是玩闹,王爷不嫌弃便用一些……”

  “本王用过晚膳了。”

  君无恨冷冷打断,她自转过身来也就没抬起过头,盯着自己的鞋尖不言不语,说了也是一些应付话,君无恨突然抓住她的左手,迫使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冰冷地凝视着她。

  温霂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能看到他眼底的一切,疑惑,审视,厌恶……

  “为何你没有让本王喝下去……”

  还真是切入主题了。

  温霂烑也没打算隐瞒了,这样问小孩子也知道他发现里面的毒了,只是有一些黯然,这样霂思不知道会怎么样,如果不伤害别人反而害了自己的妹妹……

  “杨小姐人一定很好……你才对她这么念念不忘吧……?”

  温霂烑看入他眼底,从没有人直视着他的眼睛这样说过,好像他不是那个曾经坚强独立的孩子,亦或是现在冷血无情的摄政王,而仅仅是一个有心伤没人倾诉的孩子,有些傻傻的不知道向谁哭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