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妃,奴婢觉得那个宁侧妃也并非省油的灯,看她那肩膀上露出的伤口就是鞭伤,居然说成是假山上不小心摔下来的,她一个侧妃没事去假山上做什么?而且受了伤王爷也不闻不问,怎么可能?”

  “品卉,不要说了,怎么都是凝乔妹妹自己的事,她不想说便算了。以后她慢慢熟悉我们了,自然就会与我们说,到时候无论什么事,都会与我们分享不是么……”

  安佳端莹总是笑脸待人,品卉却深知那笑容后的意味,忙点头称是,不再言语。

  叶梁仪听闻安佳端莹如此的善解人意给温霂烑送了伤药,为了面子也给温霂烑送了一大堆的药,左右这些叶家不缺,茗惠将这些都换了银钱。反正又不是拘在王府里,可以出去也可以通信,在温霂烑的意愿下,也给年缨家中通了信。

  年缨父亲早已忘了这个嫡子,去了信回也未回,茗惠打听到年缨继母为他父亲又生下一对双胞胎,都是男孩儿,对于年缨也已经不在乎了。到底是还小的孩子,为了这事伤心了许久,茗惠开解了几日终于也开朗了不少。

  大事,也要发生了。

  万府来了信,在茗惠去街上采购之时不知何时放入了鱼腹中,回来茗惠处理时发现了,与温霂烑独处时拿出用烛火熏灼后细看。

  万长华报了温霂思的近况,还有温霂思微微卷翘的长发一缕,纸条上还贴带一小包油纸包住的粉末,要温霂烑下在君无恨的饮食里。

  “小姐!这……这怎么可能……王爷也不来……而且就算来了!梧阁的饮食王爷也未必动……”

  茗惠提醒道,温霂烑有些出神,不过仍然听进去了,对着温霂思的发丝轻轻闻了闻……

  没错,双生妹妹的发丝,她的味道和自己也一模一样……

  “茗惠,表兄传进来霂思的发丝不仅是告诉我她平安,还是告诉我如果我不做他就可以送进来霂思身上其他的任何东西。我必须做……”

  温霂烑有一些冷硬,她何尝不知道这是错的,可是她没得选择。

  等待了半月……安佳端莹处传出,她有了身孕……然后是君无恨的重视,和安佳端莹的同庆邀请。

  “哟,这就是凝乔妹妹了?”

  温霂烑首次见叶梁仪,她着了一身绯色长裙,上面精致的一片枫叶花纹,款式类似于及胸襦裙,从胸口垂下一枚如意佩,纯色的宽袖随手挡在腹前,看起来脸色很不好,眼下一层青黛。

  “仪侧妃姐姐贵安,不是侧妃相见的日子,凝乔也没法和姐姐仪侧妃姐姐说上句话,这可是第一次见,久闻姐姐娇美,果然名不虚传。”

  1酷c…匠◇5网LL永m久B…免j2费F看+小说

  温霂烑客套道,茗惠可是给她准备了很多功课,都让她背熟了才出来。

  “再美又如何?王爷不宠爱……如今里面那位得了麟儿,才是真正开心了的事儿……凝乔妹妹倒是和姐姐有几分相似了……”

  叶梁仪凉凉道,见茗惠眼色,温霂烑自己措了措辞,有些勉强地维持着笑容,“仪侧妃姐姐说什么呢,凝乔即不如姐姐娇柔,又不及莺侧妃姐姐有福气。再说了,王爷宠爱仪侧妃姐姐更甚凝乔,说不定过些时日仪侧妃姐姐也能喜得麟儿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