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茗惠有些无语,年缨呆愣了一会儿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拉着温霂烑的袖子惊叫道,“侧妃娘娘!您还会雷系拟魂之力?”

  “?”

  温霂烑点点头有些不明白,当然会啊,不然刚才的是什么?

  “小姐!我的好小姐!不是说了在这里不能暴露您是雷系拟魂之力的吗!”

  茗惠把年缨拉开,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发现才瞪着年缨,“你记住!小姐是雷系拟魂之力的事绝对不能说出去!说出去的话我们就会有杀身之祸!知道了吗!”

  “放心吧茗惠姐姐,小缨绝对不说出去!”

  年缨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保证道,茗惠这才把他扔回小间的地铺上去,扶着温霂烑回内室。

  “小姐!这里是黎国摄政王府!您现在是宁侧妃万氏凝乔!袭国万府四姑娘是木系拟魂之力!若是让人知道您是雷系而且丝毫不知木系拟魂之力那就暴露了!”

  茗惠的话还是在理的,不过在不在理,温霂烑多少都听,她也不是没主见,不过是很有依赖性。

  “年缨虽然是小孩子,不过他很奇怪。”

  温霂烑没有马上回内室,见茗惠收拾完烤熟的蝎子便说道,茗惠有些不明所以,温霂烑看了一眼熟睡的年缨,也不再说话,拉着茗惠回去安寝。

  年缨在地铺上安安静静地躺着,明亮的眼睛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在小间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下,格外的水润。

  第二天,一个温霂烑从来没听说过的人来了。

  “凝乔妹妹。”

  安佳端莹是妩媚的,即使她是因为家族的关系才入的摄政王府,可是她是心甘情愿的,对于君无恨的宠爱是感激而又有一种不甘的。

  杨葭郁曾经是她最好的姐妹,两人一起长大,一起度过了童年最美好的日子,甚至许下了愿望如果是可以,要嫁于同一个夫婿,如今也实现了,可是杨葭郁早已香消玉殒。

  两人说不过其实是同一类人,但是两个人都爱上了君无恨,对于侧妃还是妾室原本是不在乎的,偏偏是都不能单纯的相夫教子,两个人曾经的纯真也因此磨灭了。

  温霂烑过于常人的地方也是这里,她可以看出一个人大概曾经所受的伤痛,这个女人、明明伤痛并不足以将她扭曲,可是如今的怨气却如此的庞大。

  “莺侧妃。”

  温霂烑知道今日是十五的日子,按照常例是侧妃们相见的日子,主要是谈论王府里正妃该管理的事情,因为没有君无恨明确的命令,所以王府里的事务都是由莺侧妃和仪侧妃两人共同打理的,如今多了一个平起平坐的宁侧妃,自然是要分一部分权利出去。

  (最P新}p章/节d上B?酷匠网C

  可是安氏端莹似乎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身后的丫鬟手里捧了一大堆的瓶瓶罐罐,都是锦盒绸布的护着。

  “这是……”

  茗慧站在温霂烑面前,她不会让不明目的的人这么近距离地接近温霂烑,可是安佳端莹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仍旧笑盈盈的,湖绿色的裙摆映着她桃红的面颊,灵气而娇柔的五官恍若沾染了春日里的清风,笑意就是那迎春花,茗慧不由得放心了些许。

  “这是……听闻妹妹不知为何受了伤,崔嬷嬷巧在姐姐不远的地方谈起来妹妹的伤药,所以姐姐知道了就给备了过来给妹妹看看。”

  说着打开其中一个瓶子,一股清香扑来,温霂烑拧了拧眉,心不由己地摆出笑容,“多谢莺侧妃好意,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擦伤了,凝乔就不推辞收下了。”

  安佳端莹笑意更深,拉着温霂烑坐下,一边茗惠行礼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