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惠姐姐,膳房里送了午膳来了。”

  年缨将饭食端进来,茗惠看也不看一眼,便开口道:“一样将它们倒掉一点送回去吧。”

  年缨乖巧地去了,温霂烑听了很疑惑,茗惠却从小厨房里端上来一碗红枣粥,笑着要她用掉。“茗惠,你这些天都把膳房送来的东西这么打发回去了吗?”

  温霂烑有疑问也不藏着,该问就问,茗惠给她擦了擦嘴角的汤渍,放下了木碗。

  “小姐,当初夫人把我留下来就是为了照顾您,茗惠自己死一万次也不会害了您。这些人虽说送来的东西是上好的,可是王爷对您不您是不知道,明明知道您是受了委屈还包庇崔嬷嬷那些人,这些东西奴婢不敢信,一点也没给您用。这些日子的吃食和药膳都是奴婢让年缨在府外买回来的,没人知道的。”

  “茗惠,你从哪儿来那么多银钱?”

  温霂烑不懂,她极少用这些心眼儿,倒是一副神经很大条的可爱样子,茗惠叹了口气,对自家小姐的单纯有些担忧。“这是府里带出来的,奴婢偷偷藏起来,就是为了这种时候,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奴婢怎么样也不会让您继续吃苦了。往后府里给的任何东西您都交给奴婢处理掉,那些份例分发下来没有最好,有便一起装着送出府去换成银钱,绝对不要用。”

  3。酷:M匠●+网正版\首d\发

  “好。”

  温霂烑也是很依赖茗惠的,在这种时候对茗惠是言听计从,左右茗惠和她从小到大如同亲姐妹,在这种同甘共苦的时候也就只有她能信任了。

  温霂烑背后的伤毕竟太严重了,又拖了许久,留下了不少疤痕,开始结痂的时候到处都痒,温霂烑忍不住用手去抓,茗惠怕她熟睡时无意识把伤口再次抓破,晚上是和她一起睡的,而年缨就在外室与内室的小间里打地铺,小小的娃儿给两个大几岁的主子守夜。

  “茗惠姐姐!茗惠姐姐!”

  这日夜里,年缨忽然哭喊着一直拍门,茗惠怕吵醒温霂烑,套上鞋子拿了件外衣就从内室出来了,年缨一见她出来就扑在她怀里,两只眼睛里泪水哗啦啦地流。“怎么了?夜已经深了,别吵了小姐休息。”

  “那!那!那里有蝎子!”

  年缨指着外室而来的小间哭道,想必是吓坏了,小身子一直在发抖。

  “蝎子?”

  茗惠很疑惑,这夏天虽然说蚊虫鼠蚁不安分,可是怎么的会在这内室外面的小间里有蝎子?

  茗惠拿了前几日夹过防霉炭的钳子,蹑手蹑脚地和年缨出到小间,在小年缨的指引下,果然听到一阵鬼鬼祟祟的“唏嗦”声,将小间角落的桌子一移开,月光下一看居然是五六只小蝎子聚在那里!黄褐带黑的外壳在明亮的月光下反射着渗人的微光,“啊……”茗惠也不过是十六岁的小女孩儿,比温霂烑才大一岁多,看到这种恶心的生物自然会失声尖叫,不过还好在叫出来之前,她迅速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茗惠?”

  茗惠转身,居然发现温霂烑就在身后,好奇地看着她在做什么,她睡梦中感觉到茗惠不在,以为她去起夜,却没想到她迟迟不回,便出来看看。茗惠怕温霂烑吓到,正要挡住不让她看,谁知温霂烑看了几眼那一团的蝎子,左手一转便放出一个拳头大的电球,一瞬间把蝎子都电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间的女儿说:

前虐后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