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惠把大夫请到床边,将温霂烑手腕放上丝绢便求大夫给把脉,小男孩儿在靖韩身后眨巴着泪眼,心想自己是不是迟了回来。

  “侧妃娘娘这是劳累过度、失血过多,外伤看起来很严重,是伤到筋肉了,这位姑娘好在先给侧妃娘娘先止了血,不过怕发炎症,老朽再给开一副药重新上药吧。”

  大夫是黎国京城里有名的坐堂大夫,先前是走不开身的,后来听得是摄政王府侧妃,又觉得奇怪,摄政王府的妻妾都应该有专门的太医照料的,怎得要出来求医,见得那个小男孩儿哭得凄苦,便心软了。

  o酷x匠p网唯一"正E=版:,其,_他r都{r是盗Y。版

  谁知在王府门口请到大夫了,侍卫不让进去,通报了宁侧妃也是于事无补,侍卫说府中有专门的太医,用不上外面不信任的大夫,不肯让进去。其实也不一定要是太医的,那些不受宠的妾室有时候也是请外面的大夫的,可是一搭上宁侧妃的事,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就要给些下马威。终于,小男孩儿闹了大半个时辰,和那些侍卫吵起来了,直到君无恨从练兵场回来,才一起过来了。

  “这是怎么弄的?”

  君无恨扫了一眼纱帘后安静的温霂烑,宝蓝色的短衫在练武时浸了汗水,却分外不减他的锐气,从小培养起来的居高临下的气质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寂寥。他打心底的厌恶那个已经气若游丝的女人,他不是厌恶她,是厌恶那个害死他最爱的人的万凝乔,却不知错了人。

  “小姐是……”

  “王爷有所不知!侧妃娘娘不知怎么的穿了一身侍女的衣服就跑出了梧阁外,在花园里遇见正在教导新来的小厮的侍女,突然说那小厮是侧妃娘娘的人,呵斥那侍女说不能管教,还对那侍女掐了好几下。那侍女见她同样是侍女服,又是委屈极了才顺手拿起奴婢遣她去拿的鞭子想要拂开她,殊不知后来怎么了的这么严重……”

  红鹃抢过茗惠的话回道,字字句句都说是温霂烑的错,还诬陷她换了侍女服别人不知道她是侧妃,她逃出梧阁也用意未明,又暗指伤势严重是温霂烑做出来给人看的,说不定是苦肉计。

  崔嬷嬷也不过一旁站着不说话,这红鹃和那边举着自己被掐得满是红痕、还破了好几处的手臂的侍女倒是振振有词,茗惠气得浑身发抖,一手指向那个小男孩,“你胡说!明明是那个侍女快要打死那个孩子了我家小姐才扑过去救他!你明明知道我家小姐是侧妃!我家小姐何曾对你动过手!你……”

  “你是侧妃的侍女!说的话可能信?”

  红鹃冷嗤道,那个手臂上满是伤痕的侍女更是附和着,“就是!你是侧妃的侍女!你说的话怎么能信?而且侧妃那时候穿着侍女服,又对奴婢又打又骂,奴婢受了委屈又是想要避开侧妃的打才……”

  “不是的!你撒谎!”

  小男孩突然站出来,把身上的衣袖扯开,小小的手臂上满是伤痕,手背上也是伤口开裂血水不断渗出来,他死死忍住眼睛里的泪水,倔强地不肯再让它们落下。“大姐姐是救我才被你打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