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妃娘娘!今日的撒扫你可否做好了?”

  肮脏的污水泼到了脚旁,温霂烑亮琥珀色的翦眸轻轻敛起,紧了紧手中的扫帚,为了妹妹还有茗惠……她必须忍。

  “已经做好了。”

  “懒骨头、到现在才做好!”

  “崔嬷嬷。”

  更:t新m最#P快/;上h*酷A匠Gr网"v

  两个先前泼水的小丫头恭敬道,摇摇摆摆扭着肥胖的身躯而来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妇,她正是梧阁的掌事嬷嬷,仗着自己养大了君无恨,甚为得意。

  她当年不过是韦筱梦身边三等丫鬟都算不上的小丫头,后来韦筱梦流放她也被遣离打发到安家,谁知安家三少爷便是君舫旧部,最后把她带到一个奶娃儿面前让她悉心照料。

  先前还以为那孩子是安家三少爷在外头和谁的私生子,打心眼儿里看不起那孩子没怎么上心的,有一次偷听到是筱梦公主的遗孤,才惊慌失措。

  在她怕事发被牵连,想要去和安家三少爷辞行之前,偶然又知道了安家家主他们想要推翻韦国国君韦凛,而小小的君无恨成为了他们的寄托,只待他长大成人推他去当皇帝,她才知道自己要照顾的是多金贵的主,尽了心把君无恨服侍大。

  到现在君无恨仍然十分相信她以前是真心对他好的,十分尊敬她,在王府里其余两位侧妃都得让她三分。

  “怎么了侧妃娘娘?还当您是以前袭国贵族的大小姐啊?一个庶出的嫁进来,让您当侧妃可是抬举了!也不看看我家王爷可是摄政王!堪比皇帝!觉得委屈您了?就这么一点儿撒扫活儿都干不好、摆脸子给谁看呢?”

  崔嬷嬷尖声讽刺道,温霂烑已经习以为常,要是以前在万府,即使她是寄人篱下也没人这么尖酸刻薄地对待过,他们把她当成万人之上的万凝乔羞辱更是因为如此,让她感受人上人变成人下人的感觉。不过她真的不是万凝乔,真的早不定就翻脸了,她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替身,而且有妹妹这个把柄,做不到孤身一人时的洒脱。

  “没有,崔嬷嬷,是我不好……”

  “你?你是谁啊?!还敢自称‘我’?不知道奴婢要自称什么吗!”

  崔嬷嬷对着地上的脏水狠狠踹了一脚,溅起的污水打了温霂烑满头满脸,温霂烑死死咬着唇瓣,这才不至于怒起反抗,一想到连说话都不会甚至完全没有自主意识的妹妹,更是压下了心中的屈辱感,俯下身子行了个常礼,“是,崔嬷嬷,奴婢知错了。”

  “今天晚上没有你的饭,好好跪在你房门外边院子里醒醒脑!不知所谓!”

  崔嬷嬷又狠狠啐了一口痰,这才扭着她肥胖的身躯转回侧殿,一个使唤嬷嬷能住偏殿,也就足以看得出她在这个王府里的地位了。

  温霂烑突然想起以前在温家的日子,父亲是同姓的温家,家里的二脉,而母亲是雅兰姨母的庶妹,嫁于父亲是正室。他们同是温家之姓,虽然比起主脉血统不纯正,她也算得上是那支温家家族二脉的嫡女。母亲只有她们一对姐妹,父亲妻妾成群,花天酒地,和一脉的传承血统是比不了的。父亲对于生不出儿子的正室是打骂不已,再加上一出生就完全如同失去灵魂的躯壳的妹妹,母亲更是受到非人的侮辱。

  无论如何正室的院里总是要去的,父亲却可以半年都不见母亲。家里男儿金贵,只有四弟和六弟两人。女儿有十几个,她作为第二个女儿,也不算珍贵了。不是长女,不是幼女,女儿又多,真要算特别,她也就只有一个嫡女的身份了。后来一个妾室羞辱母亲,母亲实在是气不过了,便推了她,不过是擦伤了皮肉,父亲便扬言要休了母亲,母亲因此大病一场,没能熬过去。

  这之后,因为母亲去了,我们便被家族注意了。姨母来了家里,便是被家族请过来的。当时是为了和舅舅叙旧才回了温家,也想着顺道过来看母亲,而母亲却不在了。姨母见我和妹妹可怜,带到万家,对我们比亲生母亲还要体贴入微,那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一段日子。

  姨母疼着、表姐护着,有表兄弟姐妹陪着,没有纷争,平静而快乐。

  享受了不属于自己的生活,如今这是等同的代价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