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联盟!”顾时钧点头,他不得不承认,周惠给出的条件真的很诱人!仅仅是能护住顾小殊这一点,就足以让他动心!

  确定了联盟之后,周惠就开始盘算:“这么说,我们今天可以搬进来吗?下午,我们就可以开始针对林家和张家展开……”

  她动了动眉头,顿时顾时钧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点点头,道:“我也有要求!从今天晚上开始,必须从凌荛将军那边派人过来,五十个!”

  “成交!”周惠点头,又关心的问:“顾家现在,能坚持下来吗?”

  现在,税务局那边已经开始对顾家展开全方位的检查!可以说,只要张家父女一声令下,顾家就会遭到查封!这对顾家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危机!

  可现在,顾时钧竟然还这么淡定的带着顾小殊回到B市?这简直让周惠觉得可怕!

  他背地里,到底有多少底牌没有用出来,才会有这份淡定的气度?

  “这件事情不需要你担心,”顾时钧自信的笑了笑,这笑容笑得周惠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为什么觉得这个男人比林家和张家谢家全都加起来还要可怕?

  顾小殊醒来的时候,就看见绣楼地下有保镖在搬东西,仔细一看,那不是她从S市带过来的那些家具么?

  她尖叫一声,蹬蹬蹬的跑下楼,看着熟悉的家具被摆在绣楼里,虽然和这座绣楼里原来配的家具有所不同,当奇艺的是,这些家具竟然别样的和谐!

  “我的小抱枕!”顾小殊欢快的从柜子上面抱住她的抱枕,又看见林三带着人把一个大大的水床搬进来,顿时惊喜得瞪大双眼:“林三?这是?”

  林三笑道:“B市虽然气温不如S市那么高,但是白天还是有点热的!所以,我就自作主张买了水床,这样,你热了就躺在上面,也就降温了!”

  闻言,顾小殊立刻跳上去,冰冰凉凉的触感让她爱不释手!

  为什么一觉醒来就有这样的福利?顾小殊兴奋的大笑,问林三:“林三,顾时钧呢?他是不是还在工作?”

  话音才落下,顾小殊就听到顾时钧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想我?”

  “对呀!”顾小殊也顾不上矫情了,她光着脚丫子就跑了出去,由于腿上的伤还没好齐全,顾小殊跑得有点踉跄!

  o√酷7匠}/网唯一正OT版J,*其:他.都是"盗@A版Wd

  一出门,就看见顾时钧容光焕发的站在门口!

  顾小殊欢呼一声冲上去,一下就跳到顾时钧的身上,顾时钧稳稳地接住她,却又皱眉:“你怎么没穿鞋?”B市的地面有多冰她不知道么?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闻言,顾小殊嘟了嘟嘴,她拉着他的手,道:“走!进去!我们有水床了!要是热了,我们可以躺在水床上午睡!”

  一进门左拐,顾时钧就看到小房间里面的水床,这是他特意交代林三买的,因为她睡觉好动,他还特意让林三买了最大号的!

  “你喜欢就好!”顾时钧把她放在水床上,看着她光溜溜的脚丫子,教训道:“谁让你不穿鞋就往外跑的?脚脏兮兮的!”

  见他皱眉,顾小殊想也不想就认错:“我错啦!就是太想你了嘛!”

  看着她没皮没脸的样子,顾时钧揉了揉眉间,问:“今晚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明天有点事情我可能回不来了,王府里会有人搬进来,你要是喜欢,就和她们聊聊天,要是不喜欢,就不许他们来东边这边的院子!知道吗?”

  “怎么会不喜欢呢?”顾小殊歪着脑袋靠在他身上,讨喜的笑:“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喜欢!你看,现在这座绣楼已经变成我们的新家啦!这些家具都是我们用过的,顾时钧,我看着它们就好开心哦!”

  其实,最重要的是,这里的景色都是她最喜欢的模样!

  等顾小殊闹腾够了,顾时钧才去厨房给她做菜,顾小殊跡着拖鞋跟在他身后,嘴里停不住的说:“顾时钧,我想吃冰激凌,要草莓味和香草味的,你会做吗?”

  “顾时钧,这个炸鸡腿我可以比平时多吃两个吗?闻起来好香啊!”

  “顾时钧,这个蘑菇长得好可爱啊!我们的小宝宝将来小名而已叫小蘑菇吗?”

  那张小嘴喋喋不休的说,顾时钧时不时点头应她,有时候还回问几句:“这么可爱的蘑菇,你还要吃了它吗?”

  “是用来煮什么的?”顾小殊坐在厨房的角落洗蘑菇,这么可爱的小蘑菇,她是真的舍不得吃掉啊!她鼓了鼓腮帮子,问:“难道不能吃掉那些不可爱的蘑菇吗?”

  “用来煮滑菇汤的!”顾时钧把桂花鱼放上去炖,回头看她:“要不,今天不要吃掉这蘑菇了?明天再吃?”

  闻言,顾小殊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想了想,道:“我们要是不吃蘑菇,它会很失落的!还是成全了它吧!”

  最主要是,滑菇汤简直不要太好喝!她馋了!

  见顾小殊的口水都要掉下来了,顾时钧无奈的叹了口气,把蘑菇给处理掉,偏偏她一边想喝汤,一边还一副“你好残忍”的样子看着他,看得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吃完饭,顾时钧带着她在院子里乱逛,王府的景致比起顾家别墅那边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正的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亭台楼阁都极有韵味,看得顾小殊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

  他们逛一圈回来,正好碰见周惠带着一个中年女人住进来,那中年女人生得很漂亮,尤其那双眼睛,清澈得像是能看见她心里想什么似得!可是,这个女人似乎常常忧思,眉间皱成川字!脸上也有点蜡黄,很憔悴的模样!

  “顾先生,小殊!”周惠看见散步的两人,连忙打招呼,指着那个中年女人介绍道:“这是我姐姐周律!姐姐,这是买下王府的顾先生和他的夫人,小殊!”

  经过周惠的介绍,周律朝顾时钧点点头,然后看向顾小殊。

  这一眼,周律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产生了错觉,她对这个女孩子有种奇怪的亲切感,她的眼神定定的看着顾小殊,看得顾小殊毛骨悚然,不适应的拉了拉顾时钧:“顾时钧……”

  她真的不习惯被人这么盯着看啊!以前顾母也这么盯着她看,顾母的眼神很锋利,就像刀子一样,看得她有种自己被凌迟了的错觉!

  这个周律的眼神却不一样,虽然也是一直盯着她,可是顾小殊感觉得到,周律没有恶意,只是被一直盯着看,顾小殊终究不习惯!

  “凌夫人!”顾时钧提醒了周律一声,周律回过神来,看向顾时钧,抱歉的笑了笑:“真是抱歉,我,我是觉得这小姑娘看起来很可爱,就多看了几眼!”

  “我们先回去了!”顾时钧点点头,他也知道周律不容易,因此并不责怪,他带着顾小殊顺着原路往回走,忽然,周律竟然跟上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