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小姐,这是?”顾时钧皱眉,虽然现在周家和林家谢家斗得火热,从这个角度上说,他和周家是同盟!可是,他从来不喜欢有人把这些糟心事闹到顾小殊的面前!

  酷:w匠mF网首k/发

  见顾时钧皱眉,周惠就知道他想什么了!她笑了笑,道:“顾先生放心,我这次来不是巍峨那些糟心事儿的!纯粹是来探望探望小殊,还有一些私事想要请求你们……”

  探望顾小殊的?顾时钧表示,他对这周惠说的话是一个字都不信!政治场上混下来的女人,嘴里能有哪一句真话?

  “站在门口说话也不像话呀,顾先生不请我进去坐坐?”周惠见他不信,也不勉强!她看向顾小殊,轻声问:“小殊,肚子应该已经七个月了吧?”

  “对呀!”一提到孩子,顾小殊就开始兴奋,她摸着肚子,道:“我们连它的名字都去好了,叫顾逸!”

  看见小妻子蛮喜欢周惠的样子,顾时钧眼底一暗,他朝周惠点了点头:“进来吧!”

  进了王府之后,周惠一直在看着周围的景色,明明才离开这个王府三个月,可是她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可以想象,自己尚且如此,何况她的姐姐?

  到了大厅,顾小殊就被顾时钧放在轮椅上,问她:“你要不要去睡一会儿?”

  “不用!”顾小殊摇摇头,笑眯眯道:“我刚刚在飞机上都已经睡够啦!”

  顾小殊乐颠颠的看着周惠:“你之前说的,有点私事要说?是和我说还是和他说?需要我回避吗?”

  “不用!”周惠连连摇头,见顾时钧看着顾小殊的眼神都是宠溺的,便知道,只要顾小殊同意,顾时钧八成是不会反对的!

  周惠喝了一口茶,道:“是这样的,我的姐姐周律一直不愿意离开王府,自从二十多年前,姐姐的孩子被人失踪之后,她就喜欢在孩子住过的院子里坐着!大概你们是不会体会得到那种绝望的,直到三个月之前,这作为王府被卖掉,姐姐被强制搬出王府,她的精神到现在都不好!”

  看了眼已经动情的顾小殊,周惠问:“小殊,我知道你不懂,你能想象自己的孩子离开自己二十多年吗?从那个孩子还只是个软绵绵的小东西的时候……”

  话说到这里,周惠已经忍不住哭出声了!

  顾小殊也动情的看着顾时钧,低声道:“她的要求,要么就满足她吧?”她真的无法想象,如果她自己离开自己的孩子那么多年,会不会相思成疾?

  而且,顾小殊觉得,她自己就是被偷走的孩子,要是自己的母亲也这么想念她,那她真的舍不得那个母亲那么难过!

  看着已经哭成一团的顾小殊,顾时钧叹了口气,点头:“好!”

  他看向周惠,道:“小殊和我住在东边的那个绣楼里面,你和你姐姐可以住进来,住在别的地方,不要打扰我和小殊!”

  闻言,顾小殊控诉:“那我得多无聊啊?你应该让她们来和我聊天什么的,这样,你工作的时候我也不无聊呀!”

  “好好好!”顾时钧不想让她不开心,只好道:“以后我工作的时候,让她们来找你聊天!”

  周惠见顾时钧已然动情,连忙告辞,谁知,顾时钧却喊住了她:“等等!我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和你谈谈!”

  说着,顾时钧抱着顾小殊转过长廊,抱回绣楼去!

  顾小殊被他放在床上,她不满意的抱怨:“你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和人家说?我告诉你,人家一个姑娘家家的,你可别欺负人家!”

  “我欺负她?”顾时钧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他张了张嘴,问她:“小殊,到底谁和你亲啊?那不就是个周家二小姐么?怎么她一来,我就没地位啦?”

  看着一脸委屈的顾时钧,顾小殊哈哈大笑,她仰头在他下巴啃了一口,道:“我就是和你开玩笑嘛!天底下哪有比我老公更重要的人呀!”

  “知道就好!”顾时钧头一低,就含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这天底下还有比这张小嘴更甜的嘴吗?一会儿一句的,把他哄得团团转!

  安顿好顾小殊,顾时钧又转回去,周惠果然还在!

  “周二小姐,你这一趟到底有什么目的,我需要了解之后才能决定让不让你们住进来!”顾时钧坐在上首的位置上,睨着周惠!

  现在,对他来说敌人太多了!张家、林家加上一个谢家!一旦没有认证清楚,很可能把顾小殊置于危险的境地!

  “这个,其实你不用担心!”周惠笑了笑,她脸上的泪痕已经被处理掉了!脸上噙着得体的笑容,周惠道:“这件事情对你们来说,真的不亏!”

  “怎么说?”顾时钧挑眉,就听见周惠细细道来:“我姐夫是谁?那是Z国第一将军!有我姐姐在王府坐镇,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林家、张家还敢来闹?你们来B市,无非是因为张林两家的小姑娘对你有意思,想折腾你的公司逼你娶她们!”

  闻言,顾时钧的眉头松开了,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周家一直不肯过多的参与商业活动,因此,他也不愿意过多的和周家来往!

  没想到,周家竟然自己送上门了!

  “你们要什么?”顾时钧想了会儿,又皱眉,周家和周大小姐周律的丈夫凌荛都不是乐意找麻烦的人!今天竟然自己找上门?如果没有特别的要求,顾时钧是不会相信的!

  果不其然,周惠含笑点了点头,道:“我们周家的人虽然不想参与顾家的事情,但是林家和谢家明显想对我们周家动手!我想,我们两家或许可以联盟?”

  和周家联盟?

  顾时钧沉吟片刻,看向周惠,冷笑一声:“我顾家不参与政事,否则前几次我也不用通过你们周家弄掉林霄!”他不肯参与政界的事情是谁都知道的,要是他肯参与政界,那林家张家什么的,分分钟都弄下台了好么!

  见顾时钧不乐意,周惠也不气馁,她解释道:“我知道,你不肯参政有你的理由!我也不会让你参政!我只是需要你们顾家给我提供财力,既然林家和张家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何不联手?再说了,我也可以保证,只要我们联盟,顾小殊在B市绝对安全!”

  有一个当将军的姐夫,她有能力保证顾小殊在B市绝对不会受伤害!而这,正是顾时钧躲避林家张家来到B市最关键的所在!

  闻言,顾时钧的眼珠子动了动,他手上的茶杯不知不觉的放下,眼眸深深地看着周惠,他的眼神很犀利,就像傲鹰的眼神一样审视着周惠!

  而周惠一直泰然坐在那里,含笑看着他:“顾总,我想,以你对小殊的爱护来说,这笔买卖你没有任何吃亏的地方!”

  他不愿意让顾小殊知道他自己的处境,那她就助他一臂之力!他会愿意接受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季雨宸说:

  表示真的不怎么会写这种过渡,大家就先看着吧,过渡了这点,就要大精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