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爱她一生?

  顾小殊不满意了,她鼓着腮帮子,控诉的看着他:“你不是应该说,陪伴我一辈子吗?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呀!”

  “你还敢嫌弃我的话?”顾时钧挑眉,佯装生气,他生气的话还没说出口,顾小殊已经踮起脚尖亲了他一下:“我道歉!”

  两人在这公寓里打打闹闹,一直闹到晚上八点多,有人敲门。

  顾小殊看了眼刚刚去卫生间放热水的顾时钧,一蹦一蹦的去开门,一开门就看见李姨拎着一个小袋子,正一头是汗的看着她。

  “李姨?你怎么来啦?”顾小殊睁大眼睛,她连忙把李姨让进门,朝里面喊道:“顾时钧,李姨来啦!”

  顾时钧含着笑意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知道了!”

  进了门的李姨看着已经完全变了模样的公寓,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小殊啊,我听林三他们说,你们明天就要走啦?不住S市啦?”

  李姨的声音很失落,顾小殊给她倒了杯茶,笑道:“也不是再也不回来了!以后可能还会回来住呢?毕竟B市冬天太冷,还是S市的冬天比较舒服!”

  闻言,李姨勉强笑了笑,她从带来的袋子里取出一套小人衣服,道:“这是我这段时间自己做的,虽然做工粗糙了点,好歹是一番心意,给你们!”

  看见那套小人衣服,顾小殊两眼一亮!

  那小衣服实在太漂亮了!粉蓝色的小衣服,袖子和领子处有精致的绣花,那些绣花都很疏松,不会硬邦邦的让孩子穿了不舒服!

  “李姨,这真的是你自己做的呀!好漂亮!”顾小殊忍不住惊叹,她没有推辞,笑着道谢,然后摸着小衣服爱不释手!

  “这些都是小事情!”李姨笑了笑,她看着顾小殊那笑得圆润的小脸,道:“我这辈子都没有个孩子,一直到遇见你,我才觉得上天终于赐了我一个孩子!可惜,你们又要走了!我本来还想着,你和顾先生住在这里,等你们的孩子出生了,我就帮你们带孩子……”

  说着,李姨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她和丈夫虽然恩爱,但是一辈子都没有孩子,说不遗憾那是假的!

  e酷.匠f}网,^唯w一.=正版{,C其0t他v!都是盗》版(

  “别哭啊!”顾小殊见她一哭,顿时慌了手脚,她连忙拿了纸巾给李姨擦眼泪,安慰道:“我们也不是不回来了!等孩子生下来,指不定马上就回来了呢?再说了,李姨你把我当孩子,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顾小殊飞快的进了厨房,拎了俩酒杯出来,递了一只给李姨:“我们俩喝一杯,等我的孩子生下来了,我一定回来看您!不过,顾时钧不许我喝酒,我和葡萄籽代替哦!”

  看着顾小殊俏皮的样子,李姨连连点头!

  两人喝了一杯,李姨开始说她和自己丈夫之间的故事。顾小殊这才知道,有一种爱情它很平淡,但是就像水一样,无孔不入!

  “你一定要好好护着孩子!”李姨再三交代:“那些孕妇不能吃的东西绝对不要吃!就算再怎么想吃,也要忍着!还有,怀着孩子可不能到处跑!担心点!”

  “我知道啦!”顾小殊大笑:“顾时钧会督促我哒!”

  闻言,李姨又道:“要不,我跟着你们去B市好了!我年轻的时候也在B市待过,我去B市照顾你生下孩子了再回来!”

  这时候,顾时钧已经从卫生间里出来了,他看了眼顾小殊,道:“去洗澡!”

  “得令!”顾小殊朝李姨笑了笑,站起来去卫生间。

  客厅就只剩下顾时钧和李姨了,顾时钧皱着眉头,问李姨:“李姨,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但是,这件事情不能让小殊先知道了!”

  说完,顾时钧朝门口看了眼,李姨立刻会意,跟着顾时钧出了门。

  出门后,顾时钧带着李姨去了楼下,这才问:“李姨,我听邻居说过,你年轻的时候也有过一个孩子?可你刚刚怎么说没有呢?”

  闻言,李姨沉默了许久,这才徐徐道来:“我这辈子没有生过孩子,那个孩子,是别人寄在我家养的!后来,那孩子走丢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孩子了!”

  她当年是真心把那孩子当自己孩子养,可是谁知道,竟然没了!

  听了这话,顾时钧低声叹了口气,安慰道:“你先别难受!我想问问,你那个孩子的身上有没有什么胎记?”

  “你问这个做什么?”李姨顿时皱眉了,她一直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情,可顾时钧今天怎么这么固执,一定要砸破砂锅问到底?

  顾时钧沉默了片刻,道:“小殊不是她父母的亲生孩子。”

  此话一出,李姨顿时明白了!她瞪大双眼,问:“那她的背后有没有一个铜钱形状的胎记?”

  铜钱形状的胎记?顾时钧摇摇头,他叹了口气,看来是错了!

  顾小殊的养父母一共给出了十几个地址,都是他们曾经偷过孩子的人家的地址!那时候起,顾时钧就开始让人找!

  那些地址大多数都已经找过了,没有顾小殊的父母!现在只剩下三个地址,林三把这三个地址给他看的时候,顾时钧就觉得奇怪,这三个地址都比较特殊!

  直到今天看到李姨来她们家,顾时钧决定亲自问一问!没想到,也不是这家!

  见顾时钧摇头,李姨刚刚明亮起来的双眼又黯淡了,她多希望顾小殊真的就是那个孩子啊!可惜,不是!

  楼上传来顾小殊的声音,顾时钧皱眉,想起他还没来得及给她准备更换的衣服!

  “李姨,你也别太难过,你丢了的那个孩子我已经在帮你找了!找到了我就通知你!”顾时钧交代了两句,就上楼给顾小殊找衣服去了!

  因为顾小殊大腿上的伤还没好齐全,他找了一条宽松的长裙给她换上,又皱眉看着她湿漉漉的头发:“你刚刚自己洗头发了?”

  “我看你没进来,就自己洗啦!”顾小殊笑眯眯道:“快帮我擦头发呀!我又不是不会洗头发,为什么一定要等你帮我洗呢?对不对?”

  顾时钧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可是你每次自己洗头发,都会把水溅到眼睛里!”每次眼睛被洗发水辣得疼,这家伙都哇哇大叫的!弄得他心疼死了!

  “那我也能自己洗!以后,我还能帮我们的孩子洗呢!”顾小殊穿着宽大的裙子,坐在沙发上,任由他拿着大毛巾给她擦头发,然后碎碎念道:“顾时钧,我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

  “什么?”顾时钧给她把头发擦了半干,就转身从柜子里拿了电吹风出来,给她吹头发,顾小殊乖乖的坐在那里,皱着鼻子:“我忘记了,刚刚洗澡的时候想起来了呀!”

  “那你再想想!”顾时钧打开电吹风,暖暖的风吹动发丝,他的手轻轻的在她头发上动来动去,舒服得顾小殊想睡觉,忽然,她一拍大腿:“我想起来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季雨宸说:

  一会儿还有第三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