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成全你。”顾时钧笑了笑,调侃的看向林徐:“林大医生,需要给你也调到B市去吗?”

  顾小殊也是调侃的看着林徐,在场的所有人,只怕只有这俩当局者迷吧?林徐以为自己还爱着楚娇,殊不知,他的心里不知不觉已经把感情给了陪伴左右的小颜!

  闻言,小颜也看向林徐,她眼底忍不住有点期待,期待林徐做出点反应!哪怕他只是点个头,她也能背弃一切留在他的身边!

  可是,林徐只是摇摇头:“我还有留在S市的理由,她去就好!”

  反正小颜本来就是B市的人,回B市也没什么不能适应的,林徐想着,回头看着林汐:“你还要在这里留下去吗?”

  “哥,你不打算帮我了?”林汐眼底含着眼泪,她今天在这里真的是吃尽了苦头!顾时钧、顾小殊还有小颜,全都欺负她!她林汐活了二十四年了,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的亏!

  林徐哼了一声:“你要是再不走,我就不拦着小颜了!”

  话音刚落,小颜就作撸袖子状,看样子就是林徐一句话,她就能扑上去把林汐给撕了!

  见状,林汐后退了一步,看着这几天人,最后咬唇,转身走了!她看明白了,要想搞定顾时钧,不玩点狠的是不行的!

  看着林汐走了,林徐皱眉道:“我也走了!”

  “我也去!”小颜从顾小殊身边一蹦一蹦的跳过去,跟在林徐的身后,朝两人的办公室去!她也要出大招了!这一次,她就不信这次搞不定他!

  目送小颜和林徐离开,顾小殊大笑:“唔……我怎么觉得,现在是林徐被小颜给吃定了呢?你瞧,林徐那紧绷的样子,好像很怕小颜呢!”

  “谁说不是呢?”顾时钧推着轮椅把她带回房间,给她带了一只宽边的帽子,然后推着轮椅出来,道:“我们现在先回家,收拾收拾,后天去B市!”

  “好啊!”顾小殊抱着一只硕大的抱枕,兴奋的问:“那我要把家里你的柜子上的那些书都带过去!还有我们上次一起买的金鱼,还有……”

  怎么办?越说想要带走的东西越多!

  顾小殊鼓了鼓腮帮子,扭头看向顾时钧:“怎么办?我简直想把我们家的东西都带走!”

  “那我们就把那些东西全都搬走!”顾时钧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知道,她把那个小公寓当做自己真正的家了!里面的每一个柜子,甚至每一个碗碟都是她警醒挑选的,舍不得是肯定的!

  听说可以把东西都带走,顾小殊就安心了!她托着下巴,笑眯眯的掰着手指头:“金鱼可以养在王府里面的假山水池里,还有我们还住在绣楼里吧?我喜欢绣楼,那里看起来很亲切!”

  “好。”

  “王府那么大,其实可以多住一些人的!”顾小殊偷瞄了顾时钧一眼,见他脸上都是笑意,连忙建议:“小颜不是想去B市吗?要不,让她也住在里面好吗?这样,王府也热闹一点!”

  闻言,顾时钧点点头,见她有点脸红又有点局促,知道她有话想问,便安慰道:“你放心,我已经着手帮你找亲生父母了,只要有消息,我马上告诉你!”

  “嗯。”顾小殊的局促终于消失了,其实刚刚,在林汐叫林徐哥哥的时候,她就想过,如果她也有一个哥哥就好了,她一定不会像林汐一样任性!她一定会乖乖的,一定会珍惜这份亲情的!

  &酷匠+网…y正{1版y首Y:发

  两人上了车,顾小殊看着车窗外景物飞快倒退,忽然凑近顾时钧,亲了他一下:“顾时钧,我觉得,其实如果真的找不到了,也没有关系!只要你在就好!”

  “傻瓜,会找到的。”顾时钧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安慰她:“我已经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了,你的养父母说过,他们是在S市偷到你的,他们说了地点,我已经派人找过去了!”

  顾小殊点点头,感觉鼻子酸酸的,她刚刚还在担心他忘记了帮她找父母,可是实际上呢?他早就给她准备好了!

  这样的好男人,或许就是上天给她的补偿?

  两人回到家中,顾时钧就开始问她:“这个柜子要带走吗?”

  “要!”顾小殊抱着爆米花,爆米花塞得她两腮鼓鼓囊囊的,看见顾时钧指着她存放内在美的柜子,连忙点头:“这个柜子特别好,分两边,可以放我们俩的内在美哦!”

  见她把这柜子夸得那么好,顾时钧哭笑不得,他点点头,朝门口的林三道:“这个带走!”

  把她平时用来装水果的水晶碟子举了举,顾时钧问她:“这个也要吧?”

  “要!”顾小殊点头如捣蒜,笑眯眯:“顾时钧,我一直觉得这个水晶碟子特别适合你当帽子!国王的帽子!”

  闻言,顾时钧一头黑线!国王的帽子?看来,怀孕的女人真的是越来越像孩子了!

  顾时钧把房子里的东西都问了一遍,顾小殊每一样都要,而且越说越开心,然后抱着他的胳膊:“唔……最重要的是这个,绝对不能忘记哦!”

  见她抱得紧紧的,顾时钧本来都无奈了的脸色顿时松了!他笑了笑,伸手点了点她的小鼻子:“你呀!就知道这么收买我!”

  这甜言蜜语的,谁受得住啊?顾时钧低头亲了她一下,然后把她抱起来:“这个大宝贝也不能少咯!”

  两人咯吱咯吱的笑,最后一顿在这个房子里吃晚餐。

  顾时钧给她做了她最喜欢的那些菜色,菜肴太多,连桌子都摆不下了!碗碟摆得厨房里的灶台上,冰箱上,置物架上满满的都是!

  顾小殊大笑:“顾时钧!我说你真是!不就是搬家么?又不是生离死别的,为什么弄这么多菜?今天肯定吃不下,明天我们就要出发啦!这不是浪费么?”

  “我乐意!”顾时钧拉着她坐下,给她点了无烟蜡烛,然后关了灯,道:“吃一顿烛光晚餐,怎么样?”

  “好!”这是顾小殊和他第一次吃烛光晚餐,她兴奋的去客厅里,打开音响,调出他最喜欢的轻音乐,然后举了举手里的高脚杯:“顾时钧,以后我们每个月来一次烛光晚餐吧?这感觉真不错!”

  烛光暖暖的,照在两人的脸上,顾小殊觉得这样的顾时钧特别好看,棱角分明的脸都被这暖光给暖化了,衬得他的眉眼特别的温柔!

  她最喜欢的,就是他温柔的样子,这样的顾时钧,没有谁能比得上!他就是全世界最完美的男人!

  顾时钧望着她那张红润的小脸,眼底的笑意慢慢的流出来,他低沉的嗓音轻轻道:“小殊,我这辈子最大的事情,就是护爱你一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