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顾爸手上的椅子就要砸中顾时钧的时候,张翥及时进来,他一脚踹飞那只椅子,顺脚把顾爸踹翻在地!

  “顾总,你没事吧?”张翥关心的看向顾时钧,顾时钧摇摇头,他的眼睛一直看着怀里昏睡的顾小殊,连眼神都吝啬给一个!

  “把他们都绑起来!”顾时钧垂头,亲了亲顾小殊的眼皮,眨着酸涩的眼睛:“我要弄死他们!”

  竟然敢这么对待他捧在手心里的女人!顾时钧简直不敢想象,如果他晚来一分钟,顾小殊会遭遇什么样的对待?

  顾小殊看起来傻乎乎的,什么也不在意的样子,可是她心底有多渴望亲情他很清楚!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心疼顾小殊!

  没有什么,比来自亲人的伤害更让人难受的了!

  张翥看着失去失魂落魄的顾时钧,低声叹道:“顾总,现在我们先按照林徐说的做,尽量保住少夫人的孩子,好吗?”

  保住孩子!顾时钧闻言,点点头,道:“林徐怎么说的?”

  顾小殊感觉自己就像溺水了一样,她挣扎着想要挣脱这种可怕的处境,可是逃无可逃走唔可走,好像整个世界都被水包裹住了一样!

  就连呼吸都好困难,她张口想叫,可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她害怕的抱着自己的肚子,竭力护住自己的肚子,这里面有她的孩子!

  慢慢的,她想起顾爸顾妈,想起自己好像流了好多的血,她的孩子会不会随着那些血液,就这么从她的身体里剥离出去?

  会不会,周边的这些血液,就是孩子的离去?

  想到这里,顾小殊忍不住开始哭,明知道哭泣是没有用的,可是她还是忍不住!

  “不要怕。”忽然,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那声音说:“我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孩子也会保住的,不要怕……”

  那声音就像安定剂一样,瞬间把顾小殊的心给安定下来了,她的双手无意识的抓住身边的手,紧紧的抓住,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

  然后,她就感觉眼前一亮,世界豁然开朗,那些笼罩住她让她窒息的液体不见了,视野中只剩下顾时钧那张担忧的脸!她眨了眨眼睛,不确定的问:“顾时钧?真的是你吗?我们的孩子……”

  说着,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是我!”顾时钧拉住她的手,安慰道:“没事儿的,我刚刚给你检查过了,裤子上的血是大腿被地上的碎碗给划破流的,孩子没事!”

  听他这么一说,顾小殊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她最担心的,就是孩子!刚刚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要是孩子再没了,那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人生了!

  顾时钧见她不再那么不安了,顺势轻声道:“虽然受伤的是大腿,我们还得包扎一下,你躺好,我帮你包扎好吗?”

  “好!”顾小殊乖乖的点头,她抹去脸上的眼泪,忽然笑起来:“只要我的宝宝没事,什么都好!什么都好!”

  闻言,顾时钧的鼻子一酸,他把顾小殊的裤子剪开,就看见右边的大腿上还嵌着一块寸许大小的碎碗,旁边还有几个伤口,不过好在那几块伤口没有嵌着碎碗!鲜血顺着大腿流下来,看起来格外恐怖!

  顾小殊裤子上的血主要就是这个伤口流出来的!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朝张翥道:“把镊子给我,还有碘酒和止血药!都准备好!”简直不敢想象,顾小殊就是拖着这样的伤,被顾爸捉弄折磨的!

  见他眼底的血丝更重了,张翥担忧的朝顾小殊瞥了眼,道:“顾总,你已经四天没有睡觉了,要不我来吧?要是一不小心,手一抖,少夫人要吃的苦更多!”

  顾时钧的手都止不住的抖了!四天没有休息没有好好吃饭,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这样的折腾啊!

  “顾时钧,你四天没有睡觉了?”顾小殊的鼻子一酸,拉住顾时钧的手,不让他蹲在地上给自己看腿伤,她撒娇道:“让张翥帮我吧?我怕疼,你抱着我好不好?”

  听到顾小殊说怕疼,顾时钧更心疼了!他点点头,站起来抱住顾小殊:“不怕,一会儿就不疼了!”

  “少夫人,楚娇说她在路上听到过你呼救?”张翥忽然问,顿时顾小殊的注意力就被他的话吸引过去了!她点点头,刚想说话,张翥已经手起手落,把那块碎碗给拔出来了!

  “啊!”顾小殊痛呼一声,扭头咬住顾时钧的肩膀!张翥怎么说也不说一声就动手啊?让她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顾小殊哭!

  顾时钧连忙摸摸她的头发,也不说话,只是无声的陪伴在她身边!只是,看向张翥的眼神像是要迸射出利箭一样!谁让他下手这么重的!

  见顾小殊疼得说不出话来,张翥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道:“转移注意力了,少夫人感受到的痛就能少一点,这是书上说的……”

  林徐到达破院子的时候,顾小殊腿上的伤已经被包扎好了,她满头大汗的窝在顾时钧怀里,正睡着。

  房间里很压抑,又很温馨,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气氛。

  “我是不是来晚了?”林徐讪讪的看了眼顾时钧,道:“要不,再让我检查一下?看看孩子好不好?”

  S…酷9匠`网¤q唯w一正M版√j,其他$都是1盗《版|Y

  听见林徐的俏皮话,张翥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快点吧!顾总都快急疯了!”要不是找到了顾小殊,顾时钧能这么安静?他这是已经被这四天四夜的疲劳掏空了!现在找到顾小殊了,精神一松,就陷入半昏迷了这是!

  “好的好的,马上来!”林徐摸了摸鼻子,连忙在沙发前面蹲下,给顾小殊检查身体……

  一番检查下来,林徐头上都冒汗了,他点了点头,朝张翥交代:“最近顾小殊只能喝粥,不要吃那些不好消化的东西,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反应,就找我!”

  说完,林徐又想了想,道:“要我说,顾小殊可能不适合住在S市了吧?张家、林家的势力最近都开始往S市转移,我建议让她离开S市。免得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弄得人心情也不好!”

  “知道了。”忽然,头顶上响起顾时钧的声音,林徐抬头,发现顾时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此时正认真的看着顾小殊腿上的伤,问他:“小殊腿上的伤怎么样了?需要重新包扎吗?”

  “不用不用!包扎得不错!”林徐赞赏的点了点头,松了口气,然后开始收拾工具,交代道:“小殊最好还是去医院住几天,观察一下,急救车就在外面了,要是方便的话,现在就能走了!”

  闻言,顾时钧点点头,轻手轻脚的把顾小殊抱起来,朝外面走去。走到院子里的时候,看见顾爸顾妈被张翥用绳子捆了,嘴也被堵上了!此时,两人正在那里胆战心惊的看着出来的顾时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