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顾时钧冷哼一声,现在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顾小殊更重要!不就是一个张家么?要是他愿意插手政界,十个张家都不够他玩的!

  闻言,张翥看了眼袅袅而来的林汐,点头开车,兰博基尼立刻就从顾氏集团的门前消失,林汐愣愣的看着消失在远方的兰博基尼,眼底闪过一丝阴暗。

  兰博基尼飞快的朝目标地点飞驰,顾时钧一路上都在催促,他真的是一刻都等不住了!他忍不住担心,要是自己晚去了一分钟,顾小殊是不是就会被伤害!

  “顾总,不能再快了!”张翥一头都是汗,本来需要一天才能走完的路程,他们花了三个小时就到了!

  到了陆家镇,张翥看着外面破旧的房屋,不确定的问:“这么破旧?真的会在这里吗?”已经过了午餐时间,路上连路人都没有!这么破落的地方,顾小殊真的会在这里吗?

  “在这里!”顾时钧点点头,朝张翥道:“根据定位走!我有种感觉,她就在这里!一定就在这里!”

  虽然顾时钧说话的样子更像是自我催眠,但张翥还是不敢违背,他点点头,根据定位,驾车朝前面开去!

  酷F)匠?网-o首V发√

  越朝前面走,路况越是糟糕,直到车开不进去了,张翥才停下车:“顾总,先下车吧?前面的路太窄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顾时钧已经开车下去了!他脚步飞快的朝前面走,绕过小巷,在路过一个破院子的时候忽然顿住了脚步!

  “顾总?怎么不走了?”张翥疑惑的看着他,按照定位,这车应该再前面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可是顾时钧怎么在这个破院子前面就不走了?

  “你听到了吗?”顾时钧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看着那破院子的大门。

  闻言,张翥愣了一下,他侧耳努力的听,却什么也听不到!

  “她就在里面!”顾时钧像是自言自语一样,然后点点头,一脚踹开破院子的大门,那扇大门顿时被踹得一晃一晃的,摇摇欲坠!

  这边,顾小殊被顾爸捉住了,她呜呜的哭,一直在哀求:“爸,就算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可是我们二十多年的父女感情啊!求你饶了我吧!”

  “不行!”顾爸冷哼一声,把顾小殊从桌子底下拎出来,丢在旁边的沙发上,然后扑过去:“我早就想玩玩儿你了!本以为你能嫁个有钱人,让我们也享享清福!没想到,你这个不争气的!”

  听到顾爸还是想要钱,顾小殊连忙道:“顾时钧有钱的!我也有钱!爸,我求你了,你放了我,我有三千万!钱可以给你的!顾时钧也会给你钱的!”

  她真的被顾爸这架势给吓住了!

  哪怕从前顾时钧对她最糟糕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么可怕!顾爸就像一只会吃人的野兽一样,她甚至能问道他口中的腥臭!一种又厌恶又害怕的情绪让顾小殊连连后退,把自己蜷缩成一团!

  顾爸的手到处乱摸,她害怕得尖叫,可是嘴一下子就被顾爸给捂住了!他嘿嘿的笑:“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也想看看,被顾总裁看上的女人,到底有多嫩!”

  顾小殊躲无可躲,被顾爸拎过去,衣服被撕碎,她绝望的闭上眼……

  “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踹开!

  一个高大的声音从门外飞快的走进来,顾爸听见声音,回头一看,还没看清那进来的人是谁,就感觉脸上一疼,一记拳头把他打得整个人一歪,就从沙发上摔下去了!

  紧接着,一顿拳打脚踢,打得顾爸都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了!他只知道这人很高,看起来瘦瘦的,可是打起人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顾小殊的衣服被顾爸撕碎了,一见顾爸被推开,她慌忙往后面腿,生怕顾爸再来折磨她!

  等了会儿,耳边只有顾爸的痛呼声,顾小殊睁开眼睛一看,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他一脚把顾爸踹开,然后转过来看着她。

  逆光的方向,她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可是莫名其妙的就是感觉有种安全感!大概是这身影太熟悉,也太伟岸了吧?

  她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透过模糊的视野,她看见那个人慢慢的走近,然后倾身过来,大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嘶哑:“我来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就“我来了”三个字,顾小殊的眼泪瞬间崩溃!

  “顾时钧!”顾小殊张了张口,努力的喊了一声,顾时钧点头:“是我!”他倾身,把她从沙发上抱过来,见她身上的衣服被撕碎了,连忙脱下西装,把外套给她穿上,然后轻轻地把她拥在怀里,拍着她的背:“不怕,我来了!”

  听着顾时钧的话,顾小殊忍不住大哭出来,她把脸埋在顾时钧的胸口,眼泪鼻涕蹭了他一身都是!双手无意识的抓紧他的手,生怕一松手他就不见了!

  “乖,我们先出去好不好?”顾时钧把她抱起来,安慰道:“没事了,马上就会好起来了!小殊不怕,好不好?”

  可是顾小殊把脸埋在他胸口,怎么也不肯抬头,她很安静的哭,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飞快的心跳声,心一下子就安定下来了!

  顾时钧,还好你来了!

  看着受惊的顾小殊,顾时钧刚想开口安抚,就听见她哭哑了的声音道:“顾时钧,我的肚子好疼,我害怕……”

  话音未落,她已经昏了过去!

  “小殊?”顾时钧顿时慌了!他低头一看,就发现顾小殊浅蓝色的裤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一整条长裤,有半条都是血!

  “张翥!打120!”顾时钧朝外面大喊一声,抱着顾小殊不敢动,他把顾小殊放平了,可是顾小殊哪怕是昏迷了也不肯放开他的手!就像溺水的人倔强的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门外的张翥闻声,连连点头,打电话给林徐:“车到哪里了?快点,少夫人的情况很不好!”早在他们出发之前,张翥就已经打电话给林徐,让他准备好随时跟上!

  可惜,急救车终究没有兰博基尼这么疯狂的速度,林徐还在远处的车上!

  “你按照我说的做,先急救一下,等着我们带着医疗器械过去!”林徐也是急得团团转,开始交代一些应急措施,争取先保住顾小殊和她的孩子!

  张翥听了,连忙转身去找适合的工具,见顾妈被打得懵了的坐在地上,顿时踢了她一脚:“快去帮我找这些东西,不然我弄死你!”

  房间里,顾爸被顾时钧打得摔倒在地上,见顾时钧抱着顾小殊坐在沙发上,顿时恶从胆边生,悄悄地从旁边拿了一支木椅子,扑过去偷袭!

  他顾二是什么人啊?在S市,还真没有多少人敢对他动手!这人竟然敢闷不吭声对他下手,这下抱着顾小殊没法反抗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季雨宸说:

  有看到催更的小盆友,所以我就大清早起来更新一下,剩下的还在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