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到港口啊,他们准备把人给,给出口了……”老男人战战兢兢道,看着这架势,他实在是不敢骗顾时钧啊!

  “哪一个港口?”顾时钧的脸色瞬间黑了!只要顾小殊还在S市,他就一定能找到她!可是,要是她真的被偷渡出国了,那就真的成了大海捞针了!

  顾时钧脑门上的青筋抽了抽,看向那俩老男人的眼神凶狠,简直要把他们给生吞活剥了!

  “西港!”俩老男人战战兢兢的看着顾时钧,他们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男人!光是这眼神,简直就比刀子还要锋利!

  闻言,顾时钧转身就走:“去西港!这两个男人交到公安局去!我要他们这辈子都出不来!”

  不管身后老男人的鬼哭狼嚎,顾时钧出门就开车朝西港狂飙!他不知道这一趟来不来得及把顾小殊拦下来,但是他知道,他必须马上去!

  顾时钧的眼睛发红,此刻,他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兰博基尼彪得好像要飞起来了,顾时钧的车把后面的保镖远远的甩开,朝西港飞驰而去!风呼呼地吹,周围的景色极速后退,消失在视野中!

  当顾时钧的劳博基尼到达西港的时候,他就看见西港的码头上,有一队男人在把一个个的年轻女人往大船上赶!

  那些女人就像牲口一样,走得慢一点的就被身后的男人狠狠的推,有的女人被推得一个踉跄,摔在地上,紧接着这个女人就面对着一顿鞭打!

  这哪里是现代社会?就算古代的奴隶也不过如此吧?

  顾时钧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他打开车门就冲过去,扑过去就开始找和顾小殊长得像的,一个不是,两个也不是!一连找了六七个顾时钧都没有找到想找的人!

  而他的出现也激怒了那些看守的男人们,他们冲过来拦顾时钧,顾时钧还想往前找,他要找到他心爱的女人!

  一想到顾小殊有可能像这些女人一样,被像牲口一样的驱赶,顾时钧就感觉自己要疯了!真的要疯了!

  他捧在手心都怕摔了的女人,怎么能被那么对待?

  面对十来个强壮的男人,顾时钧挥动拳头,大展身手把他们撂倒在地!他的恨意通过这一拳头,一记腿,发泄!

  击垮了这群男人,顾时钧开始找顾小殊!他顺着那些女人站成的队伍,朝大船上面找,可是没有!顾小殊好像消失在人海中一样,他找了一圈又一圈,可是就是找不到顾小殊!

  “小殊?你在吗?”顾时钧忍不住叫起来,可是周围除了惊惶的陌生女人的脸,就是狰狞的受伤男人的脸!没有顾小殊,就是没有顾小殊!

  一遍一遍的找,拦住他的人都被他打倒了!

  等这附近的黑暗势力找来的时候,顾时钧的保镖也都找来了!两群人打成一团!附近都是尖叫着乱跑的女人,顾时钧在人群中找,越找越觉得眼前好像都是顾小殊,又好像哪一个都不是!

  “小殊,你到底在哪里?”顾时钧也不知道自己找了多少人,只知道每找一个,都不是顾小殊……

  “顾总!夫人应该不是被这些人带走的!”张翥从人群中找到顾时钧,连忙朝顾时钧道:“我刚刚查了,这些是贩卖人口的,不是顾时桦的人弄的!”

  话音落下,顾时钧愣了一下,他缓缓的转向,看着张翥:“楚娇不是说?”

  “楚娇弄错了!我查了监控录像,她跟错车了!”张翥无奈的叹了口气,要不是他留心,去查了监控录像,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呢!

  顾时钧眨了眨眼,点点头,道:“我们回去继续找!”

  其实,不在这里也好,至少她没有被像牲口一样的对待,没有被推攘得摔在地上,没有……没有差点被偷渡出国!

  “顾总,你不能再找了!”张翥叹了口气,道:“顾总,你已经三天没有休息了!要是再找下去,我怕……”

  “我没事!”顾时钧摇头,转身就朝自己的兰博基尼走过去,他还要找,顾小殊都还没找到,他怎么能停下来?

  见状,张翥也知道劝不下来,只好也跟着,他一边走一边说:“我找到了那卷监控录像,顾总,要不,你跟我回去,我们查一查那辆绑走少夫人的面包车到底去哪里了好不好?我开车,你在车上睡一会儿,睡一会儿醒来我们就找少夫人,好吗?”

  听到张翥的话,顾时钧顿了顿脚,又继续向前走。

  张翥连忙继续道:“不然,还没等找到少夫人,你就累晕了!还不如在车上你想睡一觉,养精蓄锐呢!”

  “你开车!”顾时钧走到车边,打开副驾驶座坐上去,然后闭上眼睛……

  他眼睛下面青黑的一片黑眼圈,整整三天不吃不睡,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坚持的!就像是用意念在坚持一样,一放松,立即就陷入昏睡!

  另一边,顾小殊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又换了个地方!这三天的时间里,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换过多少地方了!

  从一开始的小旅馆,到后来的民舍,现在这是在哪里就连她也不知道!

  望着脏得黑乎乎的天花板,顾小殊又叹了口气:“楚娇,我还以为你会发现我呢!拼了那么大的力气,竟然还是没用!差评!真是差评!”

  都说闺蜜之间也有心电感应的,为什么她发出了感应电波,却连二次元世界都没有给出点回应呢?

  还是被捆成粽子一样,被丢在沙发上,顾小殊动了动,发现自己竟然是可以坐起来的!她努力的坐起来,看向窗外。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顾小殊看着漫天的星辰,突然就很想念顾时钧。要是顾时钧在这里,他肯定舍不得这么对她!

  肚子涨涨的,顾小殊朝外面喊了声:“妈!我想上厕所!你能给我解开一下吗?”她已经一整天没有上厕所了!被捆成一只大粽子,她就连动也不能动,想上厕所还得和顾妈说,让顾妈给松绑一下!

  过了好久,顾小殊才听见顾妈骂骂咧咧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来:“真是麻烦!要我说,就给解开就是了!整天吃饭上厕所还要我伺候着!人家养女儿是孝顺,我养女儿这简直就是折腾!”

  “那不是顾老板要求的么?”顾爸的声音显得有点固执,他也憋屈着呢!

  6J更新最快上-N酷匠%网}¤

  顾小殊的那只镯子是被他们拿过来了,也坚定了是个好东西!可是顾妈死活不肯把镯子卖了!顾爸守着那镯子心里就憋屈啊!他更乐意守着一堆钱!

  “就她挺着大肚子跑得了?”顾妈哼哼唧唧的声音越来越近,就到了顾小殊所在房间的门口了!

  听见顾爸顾妈的对话,顾小殊连忙讨好道:“妈,你解开我的绳子吧?我不跑!我给你们做饭,像别人家的女儿一样孝顺、伺候你们,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