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

  突然,楚娇的手机响了!楚娇看向跑车上的手机,皱眉,上前一步,扫了眼面包车里的人,并没有找到顾小殊的身影,楚娇皱了皱眉,就被顾爸喊了声:“别挡在车前面!”

  耳边的手机铃声想得更欢快了,楚娇皱了皱眉,飞快的朝自己的跑车走过去,看见是张翥打来的电话,顿时一阵惊喜:“张翥!你个死没良心的!总算知道给我打电话了?”

  她出外景去了五天,张翥愣是一个电话都没打来!没想到,这时候倒是来电话了?楚娇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谁知,难得的撒娇没有换来张翥的好言好语,他简短道:“小殊失踪了,你马上回来!我得回顾氏帮顾总!”

  “可我……”楚娇话还没说完,张翥的电话已经挂掉了!

  听着话筒里的盲音,楚娇气馁的叹了口气:“难得打一个电话过来,竟然还是要离开我的!真是没良心!”

  说着,楚娇放下手里的手机,这才后知后觉惊呼一声:“等等!他刚刚说什么?小殊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此时,车后面已经堵了一堆的车,喇叭声叫得欢快!楚娇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不就是晚点开么!至于一直鸣我喇叭?真是没绅士风度!”

  楚娇把车开到路边停下,忽然想起来,她刚刚就是听到了顾小殊的呼叫声,那岂不是说,顾小殊就是被绑架在刚刚那辆破面包车上?

  想到这里,楚娇飞快的拨打顾时钧的电话,谁知,他的电话竟然一直占线!

  “真是有事儿的时候一个都指望不上!”楚娇骂了几句,又打张翥和林三的电话,也是占线!无奈之下,楚娇只好打电话给林徐:“林徐,你找得到顾时钧吗?我有急事要找他!”

  林徐接到楚娇的电话也是一愣,他压低了声音,道:“有什么事情过几天再说吧!顾时钧已经疯了!他刚刚把顾家最有潜力的那个顾时桦给废了!我现在正在给顾时桦缝合伤口呢!”

  闻言,楚娇冷笑一声:“你告诉顾时钧,我有顾小殊的下落!看看他会不会理我!他娘的!老娘在这里晒着大太阳追人,你们竟然还不把老娘当回事儿!”

  听说楚娇有顾小殊的下落,林徐愣了一下,连忙道:“你可别开玩笑,这种时候要是撞到顾时钧枪口上,谁也救不了你!”

  大概是平时楚娇不靠谱惯了,林徐竟然不相信她的话!

  这气得楚娇火冒三丈!她深呼吸了好几下,然后道:“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让顾时钧联系我!”

  挂掉电话,楚娇开车循着刚刚那辆面包车离开的方向追过去,打电话的时间耗费太多,她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前面有一辆破面包车!

  楚娇接到顾时钧的电话的时候,她已经追着面包车进入一条很偏僻的小路,看着周围越来越荒废的街道,楚娇的眉头皱起来!

  “楚娇,你说你有小殊的下落?”顾时钧的声音显得很急切,楚娇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掌控方向盘,跟在那面包车后面,她不确定道:“我刚刚在十字路口的时候,好像听到小殊的呼救声!现在,我跟在那辆面包车后面,我发定位,你们马上追过来!”

  “好!”顾时钧立刻挂了电话,然后楚娇就把自己的导航给开了,把定位发给顾时钧!

  得到定位的顾时钧立刻带人出发,朝小镇飞驰而来!

  一大队车队沿着定位的方向追踪,等顾时钧带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循着楚娇的定位,顾时钧找到了她!

  “车呢!”顾时钧透过车窗,朝楚娇问。

  楚娇指了指不远处小院子外面停着的破面包车,皱着眉:“很奇怪,从刚刚这辆车停下来到现在,只有两个人下来,曾经搬了货物下来,可是,我一直都没有看到小殊的影子!”

  “不管了!先抄了再说!”顾时钧皱眉,看向身边的保镖:“抄家伙,把这个小院子给抄了!暂时先不要伤人!”

  顿时,一整个保镖队都出动了!他们训练有素的从两边包抄,然后由顾时钧带着一队保镖,从正门闯进去!

  CL更&@新最`)快/A上m酷W匠(~网

  顾时钧趁着所有人动的时候,检查了那辆面包车,里面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一些看起来破旧的麻袋,有股腥臭的味道从车窗里面传出来!

  整个院子都是黑乎乎的,没有一点的灯光,空气中有股压抑的气息,有点像是腐烂的东西发出的味道,很不好闻!

  院子里有月光的地方,隐隐约约能看到模糊的货物堆放的样子,还有些很古怪的东西被堆在院子那头的角落里!

  顾时钧皱眉,“开灯!”

  顿时,整个院子都被保镖们手中的探照灯照得通亮!院子里的模样一览无余!可是,顾时钧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这院子这么脏这么乱,要是顾小殊真的被关在这里面的哪里,那她该是怎样可怕的处境?她还怀着孩子,在这样又脏又臭的地方,心里该多难受?

  顾时钧拎着一把探照灯一马当先走了进去,到处都是半人高的集装箱,箱子里不知道装了些什么,都有一股很像腐烂的味道传出来!

  “把箱子打开!”顾时钧朝保镖道,他自己则朝院子里面走去!

  院子的里面,不像外面那么黑,有昏暗的灯光从里面透出来,有两个男人粗噶的声音传出来:“今晚加班加点,明天就能领到钱啦!”

  “累死了!那娘们儿就是不省事儿!”另一个声音应道:“不然呐,我们今晚还能加只烤鸡吃吃!”

  酒屁臭气从那扇窗子里传出来,顾时钧皱眉,他不知道那男人口中的“娘们儿”是谁!如果是顾小殊的话,那她是不是就在里面?或者,顾小殊是不是被他们关到别的地方去了?

  心里一急,顾时钧也顾不上保镖们都在后面了!他一脚踹开那扇门,就看见两个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的老男人正围在桌子前面吃东西,看着两人吃惊的样子,顾时钧冷哼一声:“人呢?”

  大概是顾时钧的脸色太差,气势又太强,愣是让那俩男人没敢动手!

  人?那两个老男人愣了一下,道:“转移了,让别人带走了!我们只负责把人带到这边来,其他的事情我们不知道啊!”

  转移了?顾时钧懊恼皱眉,他晚了一步!

  “往哪里转移了?”顾时钧上前两步,一脚就把其中一个老男人给踹翻在地上了!另一个男人见状就要动手,可是看见顾时钧身后出现的十几个保镖,顿时没了胆气,认怂的举着双手:“我们投降!”

  “转移到哪里去了!”顾时钧踩着那个被踹翻在地的男人,再一次冷声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