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原来模样的顾时桦,顾时钧忽然残忍的笑了:“顾时桦,你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么?”

  顾时钧从旁边拿了一块镜子过来,摆在顾时桦的面前,顾时桦就看见镜子里比鬼还要可怕的人!他本是顾家出了名的美男子,可是现在,镜子里的这个人连一点原来俊美的模样都看不出来了!

  “拿走!拿走拿走!”顾时桦尖叫着想要往后退,可是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个肢体是可以移动的!他只能看着眼前,那个惊悚的像鬼的脸!

  一个保镖从顾时钧的手里接过镜子,继续举在顾时桦的面前,顾时钧却站起来,低头睨着像死狗一样的顾时桦:“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顾家的其他人已经负责了,现在,轮到你了!”

  “我永远不会告诉你顾小殊被带到哪里去的!”顾时桦嘴硬,他闭着眼睛,快意道:“顾时钧!我会做这件事情就早想好了后果!这后果我担得住,你呢?你能承受得住顾小殊横尸街头的结果吗?”

  见顾时桦破罐子破摔,顾时钧道:“我记得,你有一个蛮喜欢的女人,已经怀了孩子。我让你见一见她!”

  “不可能!你不可能找到她的!”顾时桦的眼底闪过一丝心惊,他嘴里忍不住喃喃:“不可能!上个月我就把她藏起来了,你不可能找到她的!”

  “为什么不可能?”顾时钧冷笑一声:“你以为孕妇只要有吃有喝,就够了?”如果真是那样,或许这女人是怎么也不会被找出来!可惜,她偏偏去做产检了!这S市最好的医院无非就是顾时钧的翰林医院,后来,不言而喻!

  没过多久,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踉踉跄跄的被推进来,她慌张的到处乱看,看到地上面目全非的顾时桦的时候,她愣了一下:“他……”

  “他就是你孩子的父亲!”顾时钧点了点头,从董晨的手里接过一柄枪,突然抵住那个女人的肚子,朝顾时桦道:“我给你数三个数,你可以选择不说!至于你是不是从此断子绝孙……”

  顾时桦的生育能力已经被废掉了!他之所以还可以这么倔,无非是想着这女人肚子里还有一个儿子!可是如果,连这个孩子都没有了!

  可以说,就算最后顾时桦真的得到了顾氏集团,也不过是为别人做嫁衣而已!所以,顾时桦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孩子没了的!

  看着顾时钧手里的枪,顾时桦又惊又惧,他看着顾时钧:“顾时钧!这个孩子可是顾家的孩子!你敢!”

  “三,二!”顾时钧直接用倒计时表明了,他敢!

  顾时桦都敢绑了顾小殊了,为什么他不敢弄死一个顾家的孙子?顾时钧冷峭的勾了勾嘴唇,顾时桦说得对,他是疯了!在得到顾小殊被绑架消息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疯了!

  顾家?对他来说,十个顾家也抵不过顾小殊的一根指头!

  “我说!”顾时桦看着顾时钧暗红的眼珠子,打了个寒战,连连道:“你放了她,我告诉你!”

  “马上说!”顾时钧冷声道,手枪的安全栓已经被打开了,只要他动动手指头,那个女人就横尸于此!

  顾时桦咬牙切齿,开口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带她去哪里!我只交代了,朝偏僻的地方走!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带走小殊的人,是谁?”顾时钧冷着声音,再次问,这一次,顾时桦倒是没有任何犹豫,飞快的回答:“是她父母!”

  顾小殊的父母?

  顾时钧的眉头皱起来,他记得,在顾小殊发生了艳照门之后,她父母就带着那一百万消失了,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又出现了?

  他们那样的势利人,会善待顾小殊吗?小殊怀着孩子,要是路上车辆颠簸,还不知道会难受成什么样呢!更何况,被自己的父母劫走,顾时钧难以想象,这对顾小殊来说,又会是怎样的打击?

  “你真的不知道他们往哪里走了?那你们是怎么联系的?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我!”顾时钧把枪口抵在顾时桦的脑门上,顾时桦被逼无奈,只好把顾爸顾妈的联系方式说了!

  得到了一个电话,顾时钧立刻拨打,谁知,得到的竟然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关机?那说明这条线索又断了!

  顾时钧暴躁的看向地上的顾时桦:“关机!你怎么说?还有没有其他联系方式?”

  “没有了!”顾时桦闭了闭眼,道:“这电话是唯一的联系方式,联系不上的话,我也没办法!我把人交给他们,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死猪不怕热水烫的顾时桦,顾时钧这一次只是安静的点点头,然后朝董晨道:“马上去查,小殊爸妈的老家是哪里,还有,查路面监控,有没有破旧面包车这样的出入过顾时桦名下的房子,或者顾时桦去过的地方!”

  把事情都安排下去,顾时钧再次将目光转移到顾时桦的身上,他咧嘴笑了笑:“顾时桦,你说,我到底该怎么惩罚你,才对得起你的这一番筹划呢?”

  闻言,顾时桦打了个寒战,难道他刚刚经受的这些折磨,竟然还没结束么?不仅是顾时桦,就连他的那个女人都是被吓白了脸!

  接下来,难道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吗?

  另一边,顾小殊被丢进面包车里之后,面包车就开始颠簸的开起来,她安安静静的缩在后座上,望着窗外。

  眼泪摩挲,顾小殊感觉自己的世界被这眼泪糊住了,她怎么也看不清这个世界!从前,她以为顾时钧是个恶人,一直在逃避,可是一回头,顾时钧已经成了她一生最爱的男人!

  从前,她以为爸妈哪怕再不喜欢她,至少她是他们的孩子,虎毒不食子!可是,在那次艳照门之后,爸妈卷款逃走,现在,为了钱又回来了,把她当做货物一样的出卖!

  为什么这个世界变得这么可笑?难道二十多年的骨肉亲情,竟然比不过一点钱的诱惑?

  等等?钱么?顾小殊哭着,就想起自己手腕上还戴着顾时钧给她买的手镯,忽然唔唔的哼起来,把坐在前面的顾妈给吵得回头:“吵什么吵!”

  见顾妈回头,顾小殊连连唔唔的叫了两声,表示自己想说话!

  “说什么话!”顾妈冷哼一声,见顾小殊一个劲儿的朝自己的手上看,皱眉:“做什么?”

  “给她说一句话好了!”顾爸一边开车,一边道:“要是敢呼救,我们就把她从车上丢下去!”

  I?酷:匠网K首发

  现在车辆正好开在高速公路上,要是顾小殊被丢下去,必死无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