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意的看着变成粽子的顾小殊,顾时桦拍了拍手:“不错!好戏,终于可以开始啦!”

  被他捆得死死的,顾小殊连眼泪都不知道该怎么流了!她可怜兮兮的朝顾时桦求饶:“你给我松开一点点好不好?只要一点点!我肚子被压得好难受!”

  “难道你不知道吗?”顾时桦蹲下来,亲手给她擦掉眼泪:“我要的,就是你难受啊!难道你以为,我是顾时钧?会怜香惜玉?”

  冷笑一声,顾时桦朝外面喊了声:“你们进来,把她带走!”

  门被推开,走进来两个发胖的中年人,那两人朝顾时桦点了点头,顾时桦道:“把她带走,该怎么做不需要我再重申一遍了吧?”

  “不用不用!”中年男人猥琐的笑了笑:“我们一定会办好的!顾老板放心吧!至于钱的事情……”

  中年男人故意顿了顿,朝顾时桦谄媚道:“等顾老板有空了再给我们吧!就算不给也没关系,只要我们之前欠的那些钱不找我们要了,我们一定把事情给您办漂亮咯!”

  紧接着中年男人的声音,中年女人也跟着附和起来:“是啊是啊!顾老板能饶了我们,我们已经很感激了!”

  “那你们走吧!”顾时桦满意的点点头,道:“这女人肚子里还有个小的!至于这小的么……暂时先留着吧!”

  闻言,中年夫妇连连点头,在顾小殊震惊的目光中,把她的嘴堵住,两人抬着顾小殊出门,把顾小殊丢在一两破面包车上,车辆启动,很快就消失在街道中……

  顾时桦目送那辆车离开,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疯狂!

  他真的很想看看,顾时钧找不到顾小殊的时候,那癫狂的神情是不是像他想象中那么可笑?

  H酷S匠网c永、久◇免、3费VV看{小说

  “顾时钧,好戏已经开始啦!”顾时桦低声说了句,然后把棒球帽反过来戴在头上,继续一边抽烟一边喝酒,朝街道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顾时钧动用了所有能够动用的势力,在第二天早上五点钟,终于在一家偏僻的酒吧里找到了顾时桦!

  此时,顾时桦已经喝得烂醉如泥,一张脸红彤彤的,就像被涂了大红色的油漆一样,他被顾时钧踹了一脚,从沙发上摔下来,当场就大吐了一场!

  呕吐物吐了一身,顾时桦在地上翻了个身,手到处乱摸,嘴里还念叨着:“酒?我的酒呢?谁抢走了我的酒?”

  那模样,别说是顾家的少爷了!就连外面的乞丐都比他好多了!

  看着这样的顾时桦,顾时钧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鸷!他看向董晨:“给我打!打到清醒为止!”

  话音刚落,董晨就带着三个保镖上前,把顾时桦堵在沙发下面,拳打脚踢,打得顾时桦一张脸跟猪头一样,眼睛青黑,比熊猫还要可怕!

  被打得清醒了,顾时桦就被董晨抓着按在墙上,强迫的看着顾时钧!

  “哦,是堂哥啊!”顾时桦嘴角挂着笑,虽然狼狈,却还是心情很好的样子:“堂哥也来我的庆功宴?是来祝我成功的吗?”

  “小殊在哪里?”顾时钧黑着脸,开门见山直接问。

  顾时桦动了动手,想擦去嘴角的血,却发现自己的手臂早就被董晨给打断了!此时,一双手臂就像没有骨头一样垂在那里,没有半点生气!

  无所谓的扯了扯嘴唇,顾时桦道:“堂哥真有意思,我要是告诉你,那我之前的付出不就白费了?你当我傻?”

  听着顾时桦死皮赖脸的话,顾时钧的脸上闪过一丝冷峭,他抬头,把枪口对准顾时桦的肩胛骨:“你是不是觉得,只要骨头没有碎,就算手臂断了,你也可以接骨?”

  顾时桦见状,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还不等他说话,顾时钧的枪声已经“砰”的响了!尖锐的疼痛从肩胛骨处传来,顾时桦顿时疼得脸色惨白!

  “不说?那就不要说吧!”顾时钧双眼通红,就像一只嗜血的恶狼一样,枪口一转,又是一枪,把顾时桦的另一只胳膊也给废了!

  “接下来,是你的腿……”顾时钧的枪口贴着顾时桦的腹部下移,移到他的膝盖骨的时候,“砰”的一声,顾时桦的膝盖骨顿时粉碎!

  疼痛侵袭了顾时桦的整个神经,他已经分不清耳边传来的尖叫声痛呼声是不是自己发出的了!他只知道,要是他不能马上得到最顶尖的医生治疗,他就废了!彻底的废了!

  “真是个倔强的孩子!”顾时钧的声音就像从地狱里传来的一样,他手往右移,把枪口对准顾时桦的另一边膝盖:“那我成全你!”

  “砰”的一声,顾时桦的膝盖完全粉碎,他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滑落在地上,他已经疼得浑身抽搐,恨不得马上死掉!

  可是,他还是不开口!

  这是他的倔强!顾时桦疼得直抽冷气,一双眼睛看向顾时钧,疯狂道:“顾时钧,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这一次,也要让你感受一下!这种失去的滋味!你的女人,你的孩子,都会死掉!”

  在顾时钧可怕的目光中,顾时桦似乎得到了一种快意!他一边抽气一边叫嚣:“你就等着,等着某一天,在汩罗桥下看到你女人的尸体!还有,你的孩子会被挖出来,对!挖出来!血淋淋的!”

  “砰”的一声,一道伤痕划破顾时桦的脸颊,鲜血淋漓!

  “顾时桦,你很好!”顾时钧慢慢的蹲下来,把枪口对准顾时桦的子孙根:“你要的,不过是顾氏集团总裁的位置,想把顾氏集团变成你们二房的所有物?想把它传给你的儿子?”

  他的声音森冷,冷得让顾时桦打了个寒战,全身都是冷汗!

  “那我就,废了你!”手枪的安全栓被打开,顾时桦突然尖叫起来:“不要!不要!顾时钧,你不能这么对我!”

  然而,“砰”的一声,顾时桦的双腿间流出一摊鲜血,他两眼一瞪,竟然昏了过去!

  “废物!”顾时钧啐了一口,然后转头看向董晨:“把他弄醒!”

  闻言,董晨点点头,从身后保镖的手中取过一只小桶,把里面的液体泼在顾时桦的身上,顿时,顾时桦的尖叫声再次响起!

  “顾时钧!顾时钧你竟然给我泼醋!”顾时桦疼得五官都扭曲了!身上各个伤口传来剧痛,把他从昏迷中活活痛醒了!

  这一次,他才明白自己与顾时钧之间的差距!

  顾时钧的心狠手辣,才能支撑顾时钧走到如今这一步!可是他顾时桦呢?说到底他只是个养在贵族圈里的男人,没有真正见识过可怕的事情!这是第一次,他被打得不像一个人!

  “顾时钧,你对我这么狠,就不怕将来收到的就是顾小殊的尸体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