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满屋子胆战心惊的长辈,顾时钧把枪递给董晨,道:“走吧!把顾家老宅这边整座山封锁起来,任何人不许进出!”

  “是!”董晨朝身边的保镖们看了眼,立刻,保镖就把自己手头上的人放掉,朝外面退去,然后从车上把通电铁索全都搬下来,绕着整个顾家老宅一圈,把顾家老宅完全封锁住!

  然后,留下五十个保镖,顾时钧带着剩下的五十个保镖离开了顾家老宅!

  顾家老宅里,顾奶奶看着委顿在地上的儿子们和媳妇们,顿时捶胸顿足的嚎哭起来:“真是报应啊!报应啊!”这就是他们顾家的家主!把顾家搅得天翻地覆的,竟然就是他们顾家的家主!

  她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整个屋子的中年人听了,都忍不住流下泪来,没想到有朝一日,顾家也会成为小辈作乱的家族!他们这些长辈,竟然还落了个被囚禁的下场!

  离开了顾家,顾时钧一边飙车,一边给张翥打电话:“找到顾时桦的下落了吗?没有?你继续追查他的下落!”

  挂了电话,顾时钧飙车到了顾时桦负责的那几家子公司去,把顾时桦的权利给架空了!这一架空才发现,顾时桦竟然很早之前就已经卷款跑了!

  这家伙,看来是早就已经打算好了的!

  顾时钧咬牙切齿,切断了顾时桦所有可能得到的资源,然后开始冻结顾时桦的银行卡!看着被弄得乱糟糟的公司,顾时钧道:“顾时桦的女人呢?”

  董晨皱眉,道:“这个需要找一下,不过……顾时桦有女人吗?我怎么一直都没有听说过?”

  “没有女人就找找他有没有男人!”顾时钧烦躁的皱眉,他喃喃自语:“如果有女人,我一定要找几个男人把他给爆了!如果有男人,就找女人把他给办了!”胆敢动他的女人,顾时桦是活着不耐烦了!

  听到顾时钧的喃喃自语,董晨好奇的问:“那他要是男女通吃呢?”

  “那就送他去做人妖!”

  相对于顾时钧的暴躁,顾小殊这边就显得安静了许多。

  顾小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沙发上,双手被反绑着,双腿被捆绑着固定在沙发的那一头,让她连动弹都很难!

  “看来真的被绑架了!”顾小殊出神的喃喃自语,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在自己家里被绑架,看来她顾小殊的运气还真是背到家了啊!

  酷s匠网:q正\U版首A发、o

  朝四周看了看,果然是陌生的环境,顾小殊皱了皱鼻子,自言自语:“不是吧?能在我家绑架我的人,竟然住在这么落魄的房子里?”

  这周围甚至有成堆的废弃易拉罐,顾小殊很纠结,难道绑架她的竟然是回收易拉罐的人吗?顾时钧给她配的保镖质量也太低了吧?差评!

  忽然,门口传来脚步声,伴随着一个易拉罐被踢飞的声音,门被“哐当”一声打开了,顾小殊连忙闭上眼睛装睡!

  门口走进来一个年轻人,他带着一顶破洞的棒球帽,嘴里叼着一支烟,手上还拎着一瓶酒,酒气混着烟草味从很远就已经传进来了!

  那酒气熏得顾小殊眉头皱得紧紧的,顾时钧从来不在她面前抽烟喝酒!这个绑匪竟然抽烟喝酒?不知道她是孕妇不能吸二手烟啊?差评!

  绑匪走进来,站在沙发前面不远处,看着顾小殊,然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嫂子,看来你的演技实在不怎么样!哪有装睡的人还皱着眉的?”

  “潜意识皱眉不行吗!”顾小殊懊恼的反驳,话一出口,她自己也愣了!她现在是在装睡呀!睡着了的人怎么会回答呢!

  果然,那人哈哈大笑起来,他走近顾小殊,蹲下来捏住顾小殊的下巴,看着顾小殊懊恼的样子,道:“我还说顾时钧为什么喜欢你呢!原来,竟然是个没脑子的啊!顾时钧也不怕你的智商拉低他的基因吗?”

  被捏住下巴,顾小殊懊恼的睁开眼睛,看见穿了一身褴褛牛仔的顾时桦正戏谑的看着自己,顿时惊讶:“咦?你是谁?”

  她还以为,至少绑架她的人是她认识的吧?没想到,根本就是个陌生人!而且,这个陌生人还叫她嫂子?这是哪门子小叔子这样对待嫂子呀!

  “我?我是你的小叔子呀!”顾时桦戏谑的看着她,见顾小殊还是一脸懵圈,又添了句:“我是顾时钧的堂弟,你可以叫我小桦!”

  闻言,顾小殊“哦”了一声,眨巴眼看着顾时桦:“小桦,你可以把我放开一下吗?我手脚都麻了!”林徐说过,孕妇是不能长时间手脚麻痹的!这样对胎儿不太好!

  “你想解开绳子?”顾时桦笑眯眯的问,见顾小殊连连点头,他也跟着点头,一副“我很好说话”的好好先生的样子,嘴上却一拐:“不行!”

  听见顾时桦的拒绝,顾小殊顿时气馁了!

  这人根本不好说话!根本就是一头大尾巴狼!混蛋!都不知道对孕妇好点!

  看着顾小殊如丧考妣的样子,顾时桦开心的大笑起来,他抬手,把酒瓶举到顾小殊的面前,诱惑道:“要不这样,你把这半瓶酒给喝了!我给你松开绳子!”

  喝半瓶酒?顾小殊翻了个白眼,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顾时桦:“你当我傻啊?喝了这半瓶酒,我自己就晕了!到时候你要是不给我解开怎么办?”

  被顾小殊的模样逗得直笑,顾时桦根本不像一个绑匪,反而像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孩子一样,他吸了一口烟,故意吐在顾小殊的脸上,呛得她连连咳嗽!

  顾小殊那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似乎取悦了他,顾时桦又重复了好几次,等顾小殊看起来咳得快死了的样子,他才止住了,颇可惜道:“要不是顾时钧追的紧,我还真想陪你多玩几天呢!顾时钧的女人确实挺好玩的!”

  闻言,顾小殊心里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她战战兢兢的看着顾时桦,勉强扯出一抹笑:“你,你这是要送我回去了?”

  “当然!”顾时桦笑眯眯的把酒瓶子丢在地上,然后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从柜子里丢出来一堆的绳子,看得顾小殊本来的惊喜转变为胆战心惊:“你不是要送我回顾时钧那边吗?”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绳子?而且,她还看见那绳子的末端红彤彤的,好像是血!

  “不是!”顾时桦回头,咧嘴大笑:“抱歉,我话还没说完呢!”他说的是,当然不是!

  听到顾时桦的话,顾小殊一脑袋扎在沙发上,为什么这家伙这么可怕?连话都要分成两半来说!害她空欢喜一场!

  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顾时桦走过来,看见顾小殊把脑袋埋在沙发里,顿时笑起来:“当鸵鸟是没有用的!来来来,我给你加件‘衣服’!”

  顾小殊抬眼,就看见密密麻麻的绳子朝自己罩过来,顿时吓得尖叫:“啊啊啊!救命啊!要杀人啦!救命啊啊啊……”

  顾时桦脸上的笑容越来越诡异,拎着绳子就把顾小殊捆成了个大粽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