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顾时钧眼底的紧张和无奈,顾小殊忽然低头,把小脑袋抵在他胸口:“顾时钧,我错了,下次绝对不会了!绝对不会让你担心的!”

  见她语气诚恳,顾时钧松了口气,然后揉了揉她的头发:“知道错了就好!”

  此时,舞池的音乐早已响起,她们站在舞池中央,周围都是成双成对舞姿蹁跹的男女,顾小殊的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忽然笑起来:“顾时钧,我们也来跳舞吧?”

  “好,你把脚踩在我脚背上?”顾时钧低头看着她的鞋子,轻笑:“还好,你穿的是平底鞋。要是穿了一双恨天高,那我压力可就大了!”

  一想到恨天高尖尖的鞋跟踩在顾时钧的脚背上,顾小殊就“噗嗤”一声笑出来了!她亲昵的凑近他:“我才舍不得那么对你呢!”

  两人默契的配合着,在舞池中跳起来,顾时钧顾虑着她的大肚子,舞步放慢再放慢,看着就像个抱着孩子在跳舞的大人!

  舞池边,谢连埝看着紧密相贴,如同一人的顾时钧和顾小殊,眼底闪过一丝阴鸷!他真的不甘心!他受了顾小殊多少年,那么多美好的时光都是属于他们的记忆,可现在,她已经成为别人怀里的人了!

  “你喜欢顾小殊?”林汐将目光从顾时钧的身上收回来,就看见谢连埝的目光胶着在顾小殊的身上,一个大胆的想法顿时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听见林汐的话,谢连埝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这句话。实际上,只要林汐的眼睛没有瞎,她就能看得出来,他对顾小殊的势在必得!

  就算她成了别人的妻子,那也不过是“现在”!将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见谢连埝默认了,林汐的眼底闪过一丝灼热,她含笑道:“我们联手,我要顾时钧,剩下的那个顾小殊给你,怎么样?要是只有你一个人,只怕这辈子你都拿不下顾小殊!”

  “我的女人,我要自己抢回来!”谢连埝的目光一直没有看向林汐,他的目光被场上跳舞的顾小殊吸引住了!以前都没有见过顾小殊跳舞,没想到她跳起舞来竟然这么好看!

  最特别的是,她脸上的笑容好像比天上的太阳还要热烈灿烂,让人移不开视线!这样的她,让他怎么放得下?

  听见谢连埝不肯配合,林汐眼珠子一转,问:“你认为,你与顾时钧相比,你的优势在哪里?”

  闻言,谢连埝的眼底闪过一丝失落!他转身,从桌子上拿起一杯酒,仰头喝了个干净!他到底还在期盼什么?期盼顾小殊顾念他们之间六七年的交情?

  可是如果,顾小殊真的还记得那段时间的感情,她就不会跟顾时钧在一起!

  看着谢连埝难受的样子,林汐嘲讽:“被我说中了吧?你就是没有能力让她放弃顾时钧!还傲气什么呀?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我们这样的人都得不择手段!你说你,连个名分都给不了她,她凭什么和你一起?”

  被林汐说到心窝里,谢连埝的脸上闪过难堪,然后转向林汐:“我们什么样的人?我和你不一样,你要依靠林家的势力在政界发展,可我不一样,谢家的商业现在就靠我了!我们,不一样!”

  他不愿意成为和林汐一样的人!

  “你可真以为谢家就靠你?”林汐冷笑:“要我说,根本就是,离开了谢家,你什么都不是!谢家那些人不过是看你的经商能力还过得去,勉强用用你!还当自己什么人呢?”

  话音落下的瞬间,林汐就被泼了一杯香槟!

  她“啊”的尖叫了一声,目瞪口呆的看着还举着杯子的谢连埝,不可思议:“你疯了吧?”他的绅士风度呢?怎么跟个没教养的小流氓一样!

  听到林汐的尖叫声,周围的人看过去,一个个好奇的看着谢连埝和林汐。谢连埝见状,嘴角还是挂着笑:“抱歉啊,刚刚手抖了一下。”

  手抖了一下?这么精准的泼了她一身?

  林汐的嘴角动了动,还是没有揭穿他,她笑了笑,朝周围的人解释道:“是啊!没事儿的,就是太突然了,我也吓了一跳!”

  经过林汐的解释,周围的人才转回头去。

  “不错,有教养!”谢连埝放下酒杯,朝林汐笑了笑:“成!我们合作!”

  他已经忍不住了!林汐有一点说得对,他比起顾时钧差太多!并不是说他这个人比顾时钧差,而是他的硬性条件太差了!

  顾时钧不需要讨好顾家的人,坐拥顾氏集团那么大的企业,什么都有!可他谢连埝呢?就连M集团的经营权都是谢家施舍的!要想得到谢家的认可,他还得娶一个谢家人想要他娶的女人!

  什么都不能给顾小殊!他什么都不能给她!

  所以,他必须有所行动!必须让他们分开,这样,他才有机会!

  看着按耐不住的谢连埝,林汐的脸上绽开一朵灿烂的笑,她举杯:“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两人的酒杯碰了一下,都是一饮而尽,眼底都是势在必得的决然!

  而被盯上了的顾氏夫妇明显还没有注意到这边,他们俩跳完舞,就直接从舞池走了出去,出了宴会,坐上车踏上回家的路!

  回到家中,顾小殊就开始撒泼耍无赖了!她鼓着腮帮子:“顾时钧,我今天想吃大蛋糕!你亲手做的那种,奶油不要太甜,要有甜滋滋的樱桃,大樱桃哦!”

  现在已经六月底了,S市早就过了大樱桃的季节了!

  顾时钧笑了笑,抱着她,把她放在沙发上,点了点她的鼻子:“可以!现在,我就让林三给我们买大樱桃去?你想要颜色深一点的还是颜色浅一点的车厘子?让林三挑去!”

  看了眼站在门口的林三,顾小殊跪在沙发上,笑眯眯道:“林三,我想吃颜色深一点的的车厘子!麻烦你啦!”

  见顾小殊那娇俏的样子,林三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知道了少夫人,我给你买两斤回来,你今晚吃不了的,放在冰箱里等着明天再吃,行吗?”

  “好诶!林三你真是太好啦!”顾小殊欢呼起来,她扭头看向顾时钧:“走吧?我要在厨房里看着你做蛋糕!顾时钧,我真的是越来越爱你了!”

  闻言,顾时钧把她抱起来,抱到厨房里去,还给她布置了任务:“呐!你就负责打鸡蛋吧?”

  相对于公寓的甜蜜温馨,顾家老家那边简直闹翻了天!

  顾时桦站在顾家老祖宗的方榻前面,添油加醋的把今天晚上的事情说给顾家老祖宗听。林家的宴会上,顾时钧是怎么不给林汐面子的,顾小殊是怎么搅局的,还有,顾时钧是怎么丢下林汐自己走了的!

  !G酷KU匠‘网U首#发W

  听完顾时桦的话,顾家老祖宗暴跳如雷!

  她把方榻前面桌子上的茶具全都扫落在地上,大声叫骂:“那低贱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京都林家是我们能得罪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