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殊?”谢连埝惊喜的看向宴会厅门口,几乎同时,顾时钧已经穿越了舞池,走向顾小殊,皱着眉头:“你怎么来了?”

  听到顾时钧竟然还问她怎么来了,顾小殊的眉毛都要飞起来了!她鼓了鼓腮帮子,瞪眼:“不乐意我来?是不是我不来的话,方便你泡妞啊?”

  说着,顾小殊的眼眶里已经湿润了,她抽抽噎噎:“真是倒霉,老公都要出轨了,还嫌我碍手碍脚,我抱着大肚子来捉奸,还要被骂……”

  她那委屈的模样看在顾时钧的眼底,他眼底本来的惊喜褪去,更多的是自责:“不是,这就是个应酬!”

  “应酬……应酬那个女的都要扑进你怀里了,你都不躲开!”顾小殊朝林汐看了眼,鼓着腮帮子:“难怪了,那么漂亮的女人,不对呀!这女人有点眼熟诶?”

  说着,顾小殊蹬蹬蹬下了楼梯,朝林汐走过去,认了一会儿,忽然笑起来:“我记得你是谁了!大姐姐!”

  顾小殊的脸上绽开一朵笑靥,她亲昵的看着林汐:“大姐姐,我记得你还欠着我三千万呢,你刚刚是要给顾时钧送钱的,不是投怀送抱的,对吗?”

  还没等林汐说话,顾小殊又自说自话:“刚刚肯定是误会!像大姐姐这样家庭里养出来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会朝一个有妇之夫投怀送抱呢?对不起哦大姐姐!对了,你要给顾时钧的支票呢?给我吧?”

  说着,顾小殊还伸出白嫩的小手,另一只手抱着自己的肚子:“用这些钱,我可以给我和顾时钧的小宝宝买衣服!买玩具呢!”

  一连串的话说下来,听得林汐目瞪口呆的!

  谁说顾小殊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了?这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的!就算她这个自诩口才了得的林家大小姐都要自愧不如了!

  看着面前白生生的小手,林汐忽然想伸手狠狠的把顾小殊一巴掌!

  可是不能!顾小殊的手抱着已经看得出来的肚子,顾时钧已经走过来了,谢连埝也护在顾小殊的身边,她根本无从下手!

  而且,顾小殊是个孕妇,她要是现在对顾小殊动手,丢脸的不仅仅是她林汐,还是他们林家!在林家的主场上对一个孕妇下手,她林汐以后的人生就算毁了一半了!

  林汐憋屈得慌,偏偏顾小殊那笑容还显得无辜得可爱!好像真的是一个无知的顽童一样,而且,林汐看着顾时钧看向顾小殊的目光,简直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大姐姐,拿来呀?”顾小殊的声音脆生生的,弄得林汐都有点下不了台了!她要是承认刚刚是为了给顾时钧支票,那她马上损失三千万!

  要是不承认,那就是投怀送抱!她林汐丢不起这么大的脸!

  林汐的脸上挂上笑容,从随手包里取出一张支票,签完之后递给顾小殊:“对,这是我欠你的三千万。你看一下!”

  从林汐手中接过三千万,顾小殊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她笑眯眯的回头,看向顾时钧,扬了扬手里的支票:“顾时钧,我赚了宝宝的奶粉钱哦!三千万呢!”

  闻言,顾时钧宠溺的笑了笑,走过来拥着她的腰肢:“对对对!你赚了三千万,真是恭喜你!”这三千万真的是顾小殊自己赚的!借着林汐不敢承认羞耻的心理,硬生生赚了三千万回来!

  这是第二次,顾时钧发现顾小殊还真是懂得抓住人性中的弱点,在关键时刻给人致命一击!

  见顾小殊轻而易举就放下了这件事,谢连埝眼底暗了暗,他上前一步,看着顾小殊的眼睛:“小殊,他刚刚……”

  可是,谢连埝的话还没说完,顾时钧的目光已经看过来:“谢总今天很闲呀?这么喜欢管别人家的事情?”

  “我不喜欢管别人家的事情,但是小殊对我来说,从来不是别人!”谢连埝忽然大声道:“你顾时钧就是有意出轨!要不是被小殊撞见了,说不定你们俩今晚就真的苟且了!”

  “苟且?”闻言,顾时钧冷笑一声:“在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只怕就是你了吧?谢连埝,你自己有多少女人养在外面?还有,我从前只有顾小殊一个女人,现在只有顾小殊一个女人,以后也是!你,能保证么?谢家,允许你做出这样的保证么?”

  :酷D匠网N永'久M¤免费J看n小Jl说R_

  他顾时钧,与谢连埝相比,最大的优势在于,顾家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可以为所欲为!而谢连埝只是谢家的一个私生子,还是个企图被谢家接纳的私生子!要是谢连埝真的那么放得下,他就不会真的和林梨霖接近,上次在“星期天”就不会被林梨霖暗算!

  归根结底,顾时钧可以全心爱顾小殊,而谢连埝不可以!

  被顾时钧这么一呛,谢连埝顿时说不出话来了!他很清楚,对他来说,谢家的重要性远远比青春的爱情重要!

  见谢连埝不说话了,顾时钧眼底闪过一丝冷嘲,他拥着顾小殊,眼底的宠溺涌上来,他柔声问道:“你怎么来了?林三带你来的?”

  “唔……”顾小殊支支吾吾的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敢看顾时钧的眼睛,看到她这心虚的样子,顾时钧的心里有了个不好的预感!

  他盯着顾小殊明显心虚的眼睛,声音冷下来:“你不会是瞒着林三,自己偷溜着来的吧?”

  “唔……嗯!”顾小殊支支吾吾老半天,终于点了头!

  顿时,顾时钧就跟爆炸了的火药桶一样:“你真的敢自己溜出来?我说过什么?不要一个人出门,难道你就不会听人话吗?顾小殊,你什么时候能懂事儿点啊?你这样我有多担心你知不知道!”

  外面多少人打她的主意她不知道吗?还敢一个人出来?何况,她还怀着孩子,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谁来帮她?

  想到这里,顾时钧都开始后怕了!

  被顾时钧这么一凶,顾小殊的心虚都被他吼没了!她抬着头,倔强的看着他:“我不就是出个门吗?顾时钧,在没有你的二十三年人生中,我不也是一个人活得好好的?为什么出个门就要那么小题大做?”

  她又不是没有自理能力的人,为什么说得好像她是智障一样!

  “你怀孕呢!”顾时钧瞪眼,谁知,顾小殊的眼睛瞪得比他更大:“那我也是有自理能力的人!”

  顾小殊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泪也啪嗒啪嗒往下掉,看得顾时钧又是心疼又是气恼,偏偏心疼远比气恼更多,更让他难受!

  “好了好了!下次不要一个人出门了!”顾时钧叹了口气,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丝帕,仔细的把她脸上的泪水擦去,见她还是不乐意,他只能轻声哄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吗?难道你让我这么担心,还有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