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d新最~%快U上d.酷{|匠G网i

  抬眼,顾时钧就看见穿着一身米白色西装的谢连埝正笑眯眯的看过来。那模样,倒是不愧那句“公子如玉”!

  “是很巧,没想到谢总也在这里。”顾时钧兴趣缺缺的看了眼谢连埝,转头看向林汐:“我去一趟卫生间。”那姿态,完全不像一个客人,倒像他才是这里的东道主!

  说完,顾时钧看也不看谢连埝一眼,直接走了出去!

  可惜,谢连埝没打算这么轻巧就放过顾时钧!他冷笑一声,走过去,瞥了眼顾时钧:“没想到像顾先生这样的大人物,有朝一日,会稀罕来这样的宴会?”

  闻言,顾时钧回头,看向谢连埝,眼底闪过一丝低嘲:“我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你谢连埝会成为泼妇一样的人,在宴会上像一个怨妇一样。”

  这一句话可谓是完全不给谢连埝面子!

  不仅是谢连埝,就连林汐也感觉到整个内厅的空气冻结了!

  没有谁会在这样的宴会上给人难堪,或者说,在这种宴会上给人难堪,那就是不给东道主的面子!可是现在,谢连埝和顾时钧这俩青年才俊,Z国最耀眼的俩星星,都这么不给他们林家的面子!

  “呵呵,你们真会说笑!”林汐站出来,看着顾时钧:“时钧,我陪你去外面的舞池里跳跳舞吧?我听说你的华尔兹跳得很棒,很早以前就想和你跳一支舞了呢!”

  所有人都能听得出来,林汐在给顾时钧找台阶下呢!

  可惜,顾时钧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汐,看得她毛骨悚然,就在她以为顾时钧不会点头的时候,顾时钧竟然点了点头。

  虽然顾时钧没有等她,林汐还是笑眯眯的跟了上去!

  见状,谢连埝朝主座上的林俞笑了笑:“林伯父,我也出去看看!”

  “去吧去吧!”林俞摆摆手,笑道:“年轻人就该和年轻人一起!和我们这样年纪的人就是说不到一起去!跟年轻人一起才玩的开心!去吧!”

  谢连埝走出内厅,而内厅里,林俞的脸色一下子就阴下来了!他看了眼身边的人,冷哼道:“要我说,谢家只怕根本就没有那份心要和我们联姻!谢连埝这家伙,就算看不上林梨霖,就连看林汐的眼神都没点意思!”

  “年轻人的事情嘛!都得慢慢磨合!”林家小叔笑道:“再说了,你看那个顾先生,不是比谢连埝更优秀吗?有顾时钧了,你还看得上谢家?”

  相比起谢家,与顾家的联姻才更合林俞的意思才对!

  闻言,林俞的脸上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相对于顾家,谢家就显得鸡肋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外厅,顾时钧一走出内厅就朝林汐道:“你先跳着,我去卫生间一下!”

  “好!我在这里等你。”林汐微微一笑,踩着恨天高捏着一杯香槟酒,朝顾时钧点点头:“记得回来哦,这附近的景色是不错,不过,时钧对这附近应该也很熟悉了。毕竟,这本来就是顾氏的产业!”

  两句话,告诉顾时钧,我知道这是你的产业,所以,你要是一去不回的话我可是知道你的意思的哦!

  看着林汐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顾时钧眼底微冷,却还是点头。

  目送顾时钧离开了,林汐似乎很失落一样,她看向随后来的谢连埝,冷嘲:“没想到,谢家少爷的礼仪就是这样的?当众给人难堪,你可真是做得出来!”

  听到林汐的嘲笑,谢连埝毫不在意的扯了扯嘴唇:“我也没想到,所谓的林家最完美的林汐小姐,教养也不过如此!”

  “你说什么!”林汐的眉头挑起来,睨着谢连埝,眼底的嘲讽越来越浓:“不过是个私生子而已!你还真当自己是谢家的正经少爷了?”

  无所谓的笑了笑,谢连埝的目光朝舞池转移过去,然后云淡风轻:“别说得好像自己不是私生女一样。”

  话音落下,林汐的脸顿时青了!和谢连埝一样,出身一直都是她的一个痛脚!她比谢连埝幸运的在于,她被父亲接回本家,过继给了母亲陈澜!

  哪怕陈澜再怎么不喜欢她,也改变不了她成为林家正儿八经大小姐的现实!这一直都是她最得意的地方,也是她不容许别人踩到的痛脚!

  可是现在,谢连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揭她的短!

  林汐冷着脸,看着谢连埝那张英气的脸蛋,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来!这种时候,要是继续说,她就真的成了个泼妇了!

  好在,没过多久顾时钧就回来了。

  林汐笑着迎上去,伸手去挽顾时钧的胳膊,还娇嗔道:“时钧,你要是再不回来,我都要去找你啦!”

  “抱歉,我是结了婚的男人。”顾时钧躲开林汐的手,走过去,和谢连埝并排站着,看着舞池里舞动的人影,意趣阑珊。

  看见顾时钧走过来,谢连埝笑起来,戏谑:“你还知道自己是结了婚的男人?我还以为你都被这女人迷了心窍了!这种场合都来?”

  本来是戏谑顾时钧的,可是说到后来,谢连埝就笑不出来了,他冷眼睨着顾时钧:“你就是这样对待小殊的?我珍藏了那么多年的女人,你既然得到了为什么不珍惜?还这样?这是做什么?找花姑娘?”

  “花姑娘”林汐的脑门鼓了鼓,她明明该是许多男人追逐的对象,可是为什么到了谢连埝和顾时钧这边,竟然成了她倒追了?

  尤其是谢连埝,竟然还这么不屑的样子!

  顾时钧听了谢连埝的话,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扯了扯嘴唇。他有没有对不起顾小殊他自己心里清楚!

  “怎么?没话说了?”谢连埝脸上的嘲讽更明显了,他瞥了眼旁边瞪眼的林汐,咧嘴:“也对!你也就配和这种庸俗的女人在一起!”

  一句“庸俗的女人”彻底把林汐给惹炸毛了!她瞪眼看向谢连埝,语气中已经没有了客气,完全火爆:“谢连埝你有没有教养啊?懂不懂得说话啊?难怪人家都说,嫁人得嫁高门呢!因为寒门养出来的只会是你这样的败类!”

  一通话说下来,林汐的气也发完了,顿时感觉心情舒畅了许多!

  可是,周围的音乐已经没了,周围的人全都奇怪的看着她,好像在沙漠里发现了一直猴子一样!这时候,林汐才知道,原来刚刚她说话的时候,音乐竟然已经停了!在场所有人,一字不落的把她的话都听进去了!

  “时钧……”林汐顿时露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朝顾时钧挪过去,扭扭妮妮的看向顾时钧,一副手足无措的小女孩的样子!

  就在林汐越靠越近,顾时钧准备走开的时候,门口传来一声娇喝:“捉奸拿……三?”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声音吸引过去,就看见一个穿着宽松长裙的女孩子正从宴会厅的门口走进来,小小的脸蛋气鼓鼓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