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整个二十楼都紧绷了!好像连呼吸都能被听到一样,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望着张兰芝,这一次,她的脸丢得够彻底!

  “叮”的一声,电梯的门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小西装、踩着高跟鞋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来,她看着堵在电梯口的两人,忽然笑了!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林汐笑得很得体,她看向顾时钧:“顾总,上次走得仓促,忘了把这钱还给小殊,今天恰好我得空,就给您送过来了。”

  说着,林汐从包里取出一张支票,递给顾时钧。

  顾时钧垂眼看了那支票一眼,他身后的董晨立刻上前,从林汐的手中接过支票,然后董晨将支票递给顾时钧。

  见顾时钧把支票收起来了,林汐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她转眼看向一脸菜色的张兰芝,似乎才看到张兰芝一样:“咦?这位是税务局局长家的小姐,张兰芝小姐吧?我是林家的林汐,很早以前就想认识你了呢!”

  不得不说,林汐是个交际女!她的交际技巧简直炉火纯青!光是这两句话,就把所有人的目光从张兰芝的身上移过来了,林汐含笑:“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见了,要不,一会儿一起去楼下咖啡厅喝咖啡?”

  看见林汐在给自己台阶下,张兰芝勉强扯出一张笑脸:“好啊!”

  把张兰芝稳定下来,林汐又朝顾时钧笑道:“上次匆匆一见,我被顾先生的风采所折服,不知道顾先生能否赏脸?明晚我们林家在仓霖有一场宴会,我诚心希望顾先生能光临。”

  林汐的话说得漂亮,并不说是自己邀请,只说是家里举办的宴会。这样既不会显得她轻佻,也不会让人心生反感!

  闻言,顾时钧眯了眯眼,看着林汐的眼神中有点复杂。

  他微微点头,在张兰芝发绿的目光和林汐发亮的目光下,道:“明晚一定去。”

  “如此,就静候光临了。”林汐眼底的光芒更甚,她扭头看向张兰芝:“兰芝?你在这儿还有事儿么?没有的话,我们去楼下咖啡厅喝杯咖啡吧?”

  听林汐这么说,张兰芝也没有拒绝,两个女人携手走进电梯,就像她们就是一对好闺蜜一样。只是,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张兰芝眼底蕴藏的恨意,还有林汐脸上掩不住的笑意!

  看着两个女人消失在电梯里,员工们都松了一口气,他们就怕张兰芝发飙啊!要是张兰芝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了,要借着顾氏集团的税务把顾氏给掀了怎么办?他们可舍不得这么好的工作!

  顾时钧眯了眯眼,看向周围看热闹的员工:“都回去工作,顾氏没那么容易倒!”

  顿时,员工们立刻作鸟兽散!

  看了看窗外,顾时钧低声叹了口气,转身下楼,开车回家!

  回到家中,顾时钧就闻到一阵阵红烧鱼的香味,他愣了一下,飞快的朝厨房走去,就看见陈嫂正在烧鱼,而顾小殊则坐在椅子上,专心致志的看着身前水桶里的东西!

  “看什么呢?”顾时钧走过去,这才发现,那水桶里竟然全都是鱼!肥美的鲤鱼、鲫鱼、桂花鱼什么鱼都有!

  顾小殊听到他的声音,惊喜的抬头看他,炫耀道:“这些鱼都是我自己钓的哦!今天中午,我们吃全鱼宴!都是我钓的鱼!”

  “钓鱼?你们去哪里钓鱼?”顾时钧眼底一暗,他记得交代过林三,这段时间不能带顾小殊出去的!

  “林三在楼下布置了一大片水池,像泳池一样的!还在里面养了好多肥鱼,都是可以吃的!”顾小殊说起来很兴奋的样子:“我就坐在水池边钓鱼!陈嫂也一起呢!我钓的比陈嫂还要多!”

  看着笑靥灿烂的顾小殊,顾时钧的心情忽然就平静下来了,他垂头摸了摸她的头发:“好,我们就吃全鱼宴!”

  当各式各样的鱼被摆上桌子,顾时钧的眉头就皱起来了,他看向顾小殊:“我记得你怕腥味,怎么不准备点其他的菜吗?”

  说着,他就要站起来去给顾小殊做菜!

  :@看c正版章{T节上酷/匠@网.

  “不是!”顾小殊连忙拉住他:“我今天特别想吃鱼!尤其这个鱼汤!被陈嫂用文火炖了两个多小时了!你看,汤都变成白色的啦!超级香!”

  顾小殊一口吞了那鱼汤,顿时被鱼汤的鲜美征服!

  她连连朝顾时钧道:“真的超级好喝!你也来一点哦!这条鱼是我钓上来的第一条鱼!一定要和你分享!”

  “好!”顾时钧接过她分盛出来的鱼汤,喝了一口,确实是鲜美得很,半点不输那些酒店里的鱼汤!

  这顿饭吃得顾时钧和顾小殊都抱着肚子,坐在沙发上感叹:“真是太好吃了!”最重要的是,他们在一起吃的这顿饭!

  顾小殊躺在沙发上,把腿挂在顾时钧的大腿上,掰着手指算:“还有剩三条鱼,今天下午我再去钓鱼,我们今晚能换一桌全鱼宴!顾时钧,我今晚要给你炖一条清蒸的桂花鱼!桂花鱼的脸颊肉真的超好吃!”

  听她说得那么开心,顾时钧低头给她捏腿,等她说累了,才道:“我今晚,可能不能回来吃饭了。外面有应酬!”

  应酬?顾小殊眨巴眼,她认识他这么久了,从来没有见过顾时钧出去应酬的!不是从来都是别人想和顾时钧应酬么?

  这么高冷的顾大总裁,竟然也会应酬么?

  顾小殊想了想,问:“我能不能一起去看看?我就旁边吃东西的那种,绝对不会打扰你的!”她真的好想看看,顾时钧应酬是什么样子!

  见顾时钧半天没有回答,顾小殊试探的问:“不行吗?”

  还是没有回答!顾小殊顿时不开心了,到底是什么应酬?不能让她看看吗?难道那个应酬上有女人?难道……

  各种各样的难道已经充斥了顾小殊的脑海!

  她爬起来,朝顾时钧看过去,就看见他已经躺在沙发背上睡着了!虽然闭着眼,可是他的眉头还是皱得紧紧的,好像有心事一样!

  见状,顾小殊小心翼翼的把腿从他的腿上拿下来,然后爬起来,绕到沙发后面去,轻轻地用手给他的太阳穴按摩,又轻轻的把他皱起的眉头摸平。

  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好在,她耐心的一遍遍终于抹平了。

  迥异于这边的祥和平静,另一边的咖啡店里,一场女人和女人的战争正在爆发!

  林汐和张兰芝在咖啡厅坐下没多久,两人就聊起来了。哪怕林汐说话很有分寸,却抵不住女人对情敌的精准搜查,被张兰芝挑出了刺!

  张兰芝冷笑一声,睨着林汐那张花得精致的脸:“顾时钧,我爱了他六年,等了他六年,现在,眼看着我就要成功了,你竟然想截胡?就凭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